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四段 【蓉娜收編三忍者為『天外樂隊』】

(情節概要)

 

豬太郎攜來許多和菓子還有綠茶饗客,更帶來兩隻金花鼠,牠們跟羅珊蒂特別的熱絡。

豬太郎要求能瞭解一下春花若子數日前在藏寶室的行動,紫水晶髑髏遂以三維映像,將這段記錄演放給大家看。

看完大家都對那水晶鱷魚的強大能力和邪惡的本質,感到悚然,更為春花感到擔憂。

然後蓉娜便出現,因為紫水晶髑髏通知了她,大家齊聚在這兒。

而大家自然也十分驚訝,此時蓉娜已成為春若花聖子的容貌和身形。

第七章    第十四段 【蓉娜收編三忍者為『天外樂隊』】

 

「如今的我是春若花聖子,春花若子母親的形像。」
解傑若立即說:「我借用羅博士的形像,是因為妳用了我的相貌,如今妳的面貌已改,那我──」
不料蓉娜斬釘截鐵的對他說:「我不喜歡看到你的相貌。」
他錯愕了一下,懦懦地向凱薩琳看了一眼,說:「那我就仍然用羅博士的樣子不改了。」

蓉娜隨即向他們解釋,趕回來見大家的目的。
「春花若子身陷極度危險中,目前大家都在找她,卻無人知道她在哪裏,但連我都無法感應出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只有一個結論──
「大家剛看過季子記錄的全部影像,這條鱷魚大言不慚的批評季子,所以我發誓,要跟季子聯手鬥鬥這條泥鰍!
「同時,我需要你們的合作。」

蓉娜此時趕來,正是想從他們身上取得眾人在石龍堆地底的所有經歷。
她當然無需通過三維立體映像,只需將資料上傳給她便可。所以她收集了洛哈同水晶髑髏和紫水晶內的資料,再由解傑若處取得一個副本,便對石龍堆地底所發生的事件,全盤了然於心。

蓉娜唯一的目的,救春花若子,她相信春花本身根本還不了解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她僅看到了『成果』──水晶鱷魚被禁於神燈中,解吉諾的瑪瑙內丹已掌握在她手中。
但蓉娜知道,這一切都可能是水晶鱷魚,或牠的製造者的設計,若不能掌握這一層的考量,她一步步向前走入的極可能是個陷阱,不是成功!

為能確切的保護春花若子,蓉娜一次又一次的過濾全部資料,企圖掌握所有暗藏的蛛絲馬跡,來洞徹水晶鱷魚的真正目的,然後定下她自己的對策。
此刻她能確信的是,只要水晶鱷魚仍被鎖在流銀水鏡變出的走馬燈內,春花的安全就不會有問題。但這個安全能維持多久?

流銀水鏡的確是一件威力強大的外星異寶,蓉娜到現在都沒能找出破解走馬燈之法,這卻並不表示水晶鱷魚也不知道!假設牠已經知道,那麼牠何時何地破燈而出,便是牠使出殺手鐗的時刻!
水晶鱷魚在藏寶室內曾主動的要求春花將牠寫進她的歌舞劇內,並聲稱保證能使她的演出轟動京城!想到此處,蓉娜眉開眼笑心生一計。

她向豬太郎指示道:「請立即招集天外團隊 到居酒屋來報到,換江戶川佇雲去保護東京先生。」
豬太郎立即俯身:「是。」
「我有重要的任務託付你們,但我要先問你,你們天外三人,對傳統的樂器知道多少?」

豬太郎遲疑著:「對傳統樂器?」

「傳統樂器,比如三味線,或琵琶,尺八,和太鼓,古琴──」

「猿之助會吹笛子,竜之介我不清楚。」

「你呢?」

「我會彈吉他。」

「不錯,不錯!我要先跟仙道也聯絡一下,安排特別的排練,等春花小姐歌舞劇開演,我要將你們也送上舞台,去保護春花小姐。」

「是。」豬太郎正要起身,他掛著的那布袋內,兩隻金花鼠鑽出頭來。
蓉娜看了牠們一眼說:「你們也想上台表演?」然後嘴角抿笑說:「好,答應!快去準備吧!」

 

豬太郎與兩隻金花鼠離去後,蓉娜立即問解傑若說:「你查過屋裏東京先生這些藏寶沒有?」
「查過──」
「我也查過。」
「是嗎!」他竟完全覺察不出來!
「春花來後,隔了一天我和東京先生也來了。」
「可是──」
「可是我將季子內的記錄完全消掉了。」
「是為了水晶鱷魚?」
「是的,我發現這兒所有的藏寶,幾乎全被牠控制了!」

他不禁動容,而且居然也未查出!
「我讓季子坐鎮,以偷天換日的手法,先接收藏寶的直接控制權,然後才轉輸給他。」
「讓他覺察不到控制權已經易手!」
「這裏的藏寶有幾件威力非同小可!這個便宜牠非撿不可!」

解傑若指著刻了像眼鏡般物件的壁板說:「可怕的毀滅性力量!」
「還有這個。」她指著對面牆上,左邊第三個壁板。
「聖杯?本身有一層保護膜,我進不去!」
蓉娜轉向凱薩琳說:「就煩請丹芙博士將聖杯取出來,只要輕輕按上浮雕就可開啟。」

凱薩琳略感意外,但又想到或許要考考她的眼力,因聖杯在『基督文明』的領域,傳說紛紜,一向是中古時期的武士,為之捨身去尋找的一個重要古物。就連其形狀與質地都有好幾種說法,想到此處,凱薩琳自己都幾乎迫不及待地要一窺究竟。

壁龕中,只見淺灰色碗狀物,有腳座卻只有碗高的一半,表面並無任何裝飾,要斷定像這樣物體的年代和出土地,是很困難的。
雖可稱高腳杯,但這個腳座顯然不適合擎舉,因此她用雙手去捧。

聖杯入手居然十分沈重,杯體約一指幅寬度,近看非金非石,難辨質地,卻是半透明的!但更令她驚訝的是,手掌中完全沒有『觸覺』!她不知如何去描述這種感覺,似乎她捧著一團沈重的『空氣』!

還未到几邊,突如其來,似乎有雨滴灑到她掌心和手指,她險些失手將聖杯掉落,這團沈重的『空氣』內,恰恰怪異地似乎下起了雨來!
她急急將聖杯置上長几,向掌心查看,卻也不濕,也無異樣!

但她手才放開聖杯,半透明的灰色杯體內部便冒出無數針尖般細小的光點,而杯底亦逐漸分泌出一種灰色的液體,液體內又似乎有某種物體在浮動翻滾。她湊近去細查,光點和液體卻又突如其來的消失不見。

回到原位坐下,她正想詢問蓉娜,不料蓉娜先開口問解傑若:「你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嗎?」
「複製器!」
「是的,這個聖杯可以複製幾乎任何的物體。」
「妳要複製丹芙博士嗎?」
「當然不是,我讓丹芙博士去拿,因為她是這裏唯一水晶鱷魚無法直接探查到的人。」
「妳想複製什麼?」

蓉娜沒有回答,卻對羅珊蒂說:「妳去把妳洛叔叔的頭髮拔一根下來。」
羅珊蒂以為聽錯了,看到蓉娜向她孥孥嘴,立即又『咭咭嘎嘎』笑開了。
她跳起身,剛要邁步,凱薩琳卻輕輕拉了一下女兒的手。羅珊蒂回過頭向母親笑著點點頭,然後走到洛哈同面前。

小妮子裝模作樣的在他頭上東看西看,洛哈同覺得頭皮發麻,索興俯下頭伸到她面前讓她挑選。不料她退後一步,向他一鞠躬說:「洛叔叔,我可不可以在你頭上拔下一根頭髮?」
頗感意外,洛哈同抬頭,但遇上她真摯的眼神,可愛的笑顏,立即說:「請拔,請拔。」

原來羅珊蒂從她在居酒屋樹林外,作主強行闖入,到此刻所發生前前後後的事情,使她有機會觀察到周圍好幾位成人,和他們不同的行事,比如她原以為春花若子是她和媽媽的敵人,如今知道不是;豬太郎經理堂堂君子的風範;唐阿姨和美樂妮阿姨對她和媽媽伸出的友誼之援手;還有對她無盡呵護和保護的解公公;還有她母親給她的無私無止境的愛;當然還有最疼她的洛叔叔。

使她自覺到太喜歡逞強,特別在洛叔叔面前,這一次更幾乎使他變成一個妖怪。母親時時教導她要向好的榜樣學習,她決定今後要盡量改去爭強好勝的習慣。

(接  -  第十五段【我必須要得到控制變形的能力】)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