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五段 【一隻紙摺千羽鶴像火鳳凰一樣誕生】

(情節概要)

 

瀨戶內珡海在本齣戲中扮演著一個解說及推展劇情的角色,她甜美純稚的歌喉,配合著春花投入的演出,讓所有的觀眾體會到這則仙界故事中,蘊含著真情真愛的力量。

另外,羽生猊的服裝『白無垢』,由操作與展現的過程中,又闡釋了春花內心的掙扎與外力的介入。

羽生猊曾透露,他的這件戲服,在舞台上要經過『減、加、乘、除』四個階段。

『減』便是將白色外服及拖尾,一條條撕落,現出底下的猩紅。『加』便是這時,當春花在險惡的凡間,向眾鬼問路找尋金鱷時,那由第三名黑衣人,以腳尖鉤住而慢慢展開的黑紗層,被其他兩名黑衣人拉起,而一層層的加到春花身上。

披覆著三層黑紗的春花,走完花道,而走上正面的舞台,卻不料左右同時,出現黑衣人手持大風扇,輪流向春花吹著,結果她的身形與行動,完全地被黑紗糾纏與阻礙住,她瘋狂地企圖擺脫這一切,嘶喊著,她扯下這一身負荷,將衣衫全部往上拋出。

正當半空中的白無垢加上黑紗,往下墜時,舞台右邊幕後發出金光連閃,驚堂木連連震拍後,一隻紙摺的人形偶千羽鶴,提著錦囊神燈出場。

第七章    第三十五段 【一隻紙摺千羽鶴像火鳳凰一樣誕生】

 

如此這般目不接暇,極致的聲光變化,觀眾爆出熱烈的掌聲。
先是春花將紅、白色的白無垢,和垂飄的黑紗,隨著解放的喊聲,統統扔上了九霄雲外。當白緞紅綢墜下,黑紗仍像水母在海中飄搖之時,金光狂閃,雷震隆隆,一隻千羽鶴就像火鳳凰一樣誕生!

熱烈的掌聲裏,卻遮不去觀眾紛紛驚愕的喊聲,是那隻千羽鶴,太神奇了!是一隻『紙摺』的千羽鶴,放大到兩倍真人大小。
這隻千羽鶴連春花見了都嚇一跳,因為紙摺的尖尖翅膀,彎起鉤著一個錦囊,錦囊內便是此刻仍被神燈禁錮著的金色的水晶鱷魚!

按她的『原著』,神燈應該由『神燈使者』唐美儀提著出場!她要借重唐美儀卓越的武功,若有任何突發的緊急狀況下,來克制威力奇大的金鱷。
如今他們竟拿一個紙敷的兒童小玩意,來掌控金鱷!一時間她連生氣都忘了!

但這時老人解吉諾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這千羽鶴不是紙敷的,是解傑若和洛哈同一起變形出來的,所以比讓唐小姐來監視水晶鱷魚,應該更有效一些。
「唐小姐稍後出場,蓉娜另外有重要任務派遣給她。」

老人提起洛哈同,使春花這才注意到,與摺紙千羽鶴同時上場的,還有兩名人形偶操作黑衣人,將千羽鶴的雙翅,緩緩上下振動著,操作鉤著錦囊的左翅──即台前的,看個子分明是個小孩,所以兩人必是羅珊蒂和她母親了!

 

舞台之上是不能有冷場的,所以紙鶴才一出現,珡海就唱道:
『堪憐凌波仙──
    尋遍千山與萬水
    無緣相會金鱷仙』

這唱詞將注意力回轉到側身坐在舞台中央的春花身上。
當她拋起整件白無垢加黑紗,落下時,舞台右側立即出現那第三名黑衣人,將整件戲服接住,高舉著,便自台左跑出,那黑紗和紅緞飄逸消失在半空中。

因此此刻春花身上只剩下白無垢的最後一層,一件金色雜著黑色晶片和晶絲的半透明戲服,隱約展現了春花健美的身材,這對日本舞台上的女性演員來說,完全是一種顛覆傳統的形象設計!

可是這件戲服上,袖口和衣邊又有數道晶亮黑色的九曲迴紋,再配上她披散著長髮,使她看上去像極了傳統繪畫中的『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這讓她的粉絲衷心愛煞,更想將她攬入懷中。

 

珡海續唱道:
『精誠施無畏
    金石情堅感動天
    覺迷菩薩現』
她雙手合十,轉身向舞台中央右後方,虔敬仰望上空,迎接菩薩的到臨。

於是著觀音寶相的唐美儀,结跏趺坐雲中,左手持一株淡紫色水晶蓮花,右手结大悲施无畏印,從舞台中央右後方的上端,緩緩降下,停留半空。
觀眾席傳來一陣輕聲的驚愕,然後是喃喃念佛聲。不少中年婦人更不自覺喊出『淺草觀音』!『淺草觀音』!

 

就在唐美儀扮著觀世音出場時,老人也開始向她解釋:「蓉娜的佈局是分工合作的,也是全面的,唐小姐的任務,保護觀眾,她的武功原本就有足夠的能力來達成這個任務,而蓉娜又給了她她手中握著的那株紫水晶蓮花,她運用氣功配合紫水晶,可以在觀眾席前,張起一片絕緣的保護膜層,這樣應該可以擋住那鱷魚任何的爆破性攻擊。」

珡海合十仰拜著觀音唱道:
『巍峨總本山
    香霧繚繞金明滅
    觀音顯聖靈』

唐美儀在雲端唱:
『觀須彌芥子
    世界娑婆菩提心
    音傳入大千』
這時雲端的唐美儀開始變換位置,由鋼纜的引導,慢慢『飄移』到花道與舞台接觸點的上方,這正是保護觀眾席的最佳掌控據點!

老人碎碎唸又響起:「蓉娜的全面布局是這樣的──」
在蓉娜的策劃之下,天外團隊的竜之介和猿之助專門負責保護春花的安全;豬太郎照顧珡海;洛哈同保護凱薩琳母女,加上兩隻金花鼠;解傑若則隱形負責保護台上所有人員的安全。

珡海朝拜著觀音,因此跟著轉移方向,此時正面對著春花,唱道:
『可憐凌波仙
    喜得菩薩來襄助
    終得會金鱷』

她開始向春花詳細的解釋:「凌波仙子聽了,金鱷本非凡物,乃宮戶川內一條小游魚,每日生活自自在在無憂無慮。
「我推古天皇三十六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一尊金聖觀音像於宮戶川出水,並被奉入金龍寺內。不久,小魚也設法混進淺草寺,私下追隨秘宗觀音修行,歷經千年方修得金身。

「不想不久金鱷的元神竟被一天外來的魔頭攝走。元神不幸被盜,金鱷變了性情,因此對妳絕情而離去。

「攝走了牠元神的天外魔頭,要脅牠去盜取一位對手的內丹。那不但是非常危險的使命,更是一項魔鬼邪惡的使命,為了保護妳們,菩薩暫時將金鱷安排於神燈之內。」
珡海側身,用手指著那千羽鶴提著的錦囊。

 

(接  -  第三十六段【唐美儀的淺草觀音结跏趺坐雲中】)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