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三十四段 【仙子名金鱷  玲瓏雕琢透晶瑩】

(情節概要)

 

戲一開始是她──『凌波仙子』在湖邊自苦自責,因為『金鱷仙子』,棄她而去私下凡塵。

這又是因為金鱷仙子懇求她前往中土,幫她取回一物,但凌波仙子因不願跟她須臾分離,而不肯協以援手,金鱷遂棄她而去,而她亦跟著下凡尋找金鱷。

她開始唱時,協助她操作服裝的三名黑衣人,便展開了複雜又高難度的動作,其中兩名,開始將白無垢最外層的拖尾,一長條一長條的撕了下來,露出底下猩紅的綢緞,但在觀眾眼裏,竟好像春花受著無情的鞭楚,那一條條的猩紅色,便是血痕!

歌唱著的春花的自苦自責如此逼真,竟使觀眾席內傳出不少唏噓和哽咽。

在懺悔中,春花懇求金鱷重回到她身邊。

第七章    第三十四段 【仙子名金鱷  玲瓏雕琢透晶瑩】

 

春花陷入深深回憶中,優雅地自半臥的位置起身,並唱道:
『湖上初遇汝
    夏日慵懶一午後
    一見便鍾情』
珡海問:
「妳一見鍾情的仙子,可有名號?」

這時,春花身後的黑衣人,又開始撕扯白無垢,但用了不同的方式。這次只有最接近春花的那名,以最小幅度的動作,極緩慢的將線頭一點點拆開:因此,春花背上的白無垢所剩下白色的部份,便一條條左右來回的被抽下,逐漸將整個背面,變成全紅色!

春花繼續唱道:
『仙子名金鱷
    玲瓏雕琢透晶瑩
    天界亦罕見
    身逾金剛堅
    力士天王勝無敵
    倚天擎磐石』

珡海:「想金鱷允文允武,而妳蕙質蘭心,如此良配,正所謂只羨鴛鴦不羨仙啊!」
春花:
『天外更有天
    但千絲萬縷之關懷
    唯我情最深
    唯我情最真』

這時正好黑衣人扯掉了白無垢背上所有的白色綢緞,現出了整片的紅綢。
春花亦邊唱邊完全的匍匐俯倒在舞台上,象徵性的將赤誠無條件的來獻給金鱷。

珡海憐愛地向著俯臥的春花:
『凌波仙情深
    全心關愛付出多
    祈天長地久
    相依廝守不分離
    豈料金鱷仙
    绝裾而去不反顧
    真情換絕情』

側身坐在花道盡頭,春花懺悔著:
『啊!不!非關絕情
    實乃我有負金鱷
    她求我相助
    代她往某一寶地
    取回一密寶
    不捨與她須臾相離
    我沒有應承』

春花身後的黑衣人,於她起唱後,立即啟動了一連串複雜的動作,準備將那疊幾乎完全展開了的黑紗,分三次,披掛到春花身上,這正是『減、加、乘、除』四階段中,『加』的部份。
只見前面的兩名黑衣人,雙雙向後翻了一個筋抖,來到了長長黑紗的起頭部分兩側站定。
第三名黑衣人,立即放開了鉤住黑紗的腳尖,讓兩人抓著黑紗的兩角,揚起黑紗,快步上前,將紗披到春花頭上。

珡海好奇地問:
『有情竟無助
    妳於金鱷有虧欠
    代她往何處?
    可是路遙畏奔波?
    何物需取回?』

春花仍沉溺於心中之悔意:
『始料所未及
    不忍須臾暫分離
    如今後悔來不及』

她們對唱之時,兩名黑衣人持續為春花又披上了第二和第三疊的黑紗。這黑紗試辦透明的,並摻雜著金絲,因此略有晶瑩的反光,而她背上的那片紅色,在層層黑紗交疊之下,像一雙雙窺視的紅眼睛,神祕又邪惡。
第三名黑衣人在黑紗被揚起時,開始回收撕扯下來的白色綢緞,在陸續起伏的黑紗底下,慢慢將所有的長短白緞布片,全推進了升降台的洞中,最後自己亦像一條魚般的溜了下去。

這時珡海追問:「金鱷仙要妳往何處?要取回的又是何物?」
春花:
『往唐土秘境
    於地底一宮殿內
    取回一內丹』

此時那兩名黑衣人為春花披好了層層黑紗,亦往回游到花道升降台口溜入,消失台下。
羽生猊設計這套戲服,在緊要的部位,縫上不少小磁片,因此當三名『梭星如來流』學員,暗捏口訣,以打暗器手法,將黑紗送去春花肩背之上時,輕易並準確的就能讓黑紗罩上固定的位置。

珡海又問:「內丹?怎樣的內丹?誰的內丹?為何要取回?」
春花:
『或許屬強敵
    或許乃自己遺失
    詳情我不知』

珡海:
『妳不肯相助
    她絕情負氣出走
    胡不歸來兮金鱷仙
    莫踏百鬼夜行路
    莫令真愛癡心等
    回頭是彼岸』

 

春花這時起身,從花道跨上正面的舞台,由左向右邊跑,讓層疊的披肩黑紗,拖曳飛揚在身後,一面唱道:
『我亦淪凡塵
    為愛踏上不歸路
    痴迷與執迷
    苦海輪迴難自拔
    尋妳千百度』
她跑到左舞台邊後,立即轉迴向右跑去。

當春花走上正面舞台時,珡海、豬太郎、和兩隻金花鼠便退到舞台左後角,讓出了整個舞台空間,給春花拖著飄逸的黑紗,在台上恣意的翱翔著。

可是她才從右側跑向左側的半途中,突然左側幕後,一黑衣人掌握著一架大型電動風扇,對準春花,強風送出,那疊了三層的黑紗,被兜風鼓起空中,竟像降落傘般,陡然拉住了她前跑的趨勢。

同時她也雙臂前伸,手掌張開,與迎面吹來的強風掙扎。
顯然這就是『減、加、乘、除』中,『乘』的那部份了。

春花辛苦對抗強風,因此珡海唱道:
『上天又入地 凌波仙
    為尋真愛陷苦海
    橋邊見「橋姬」
    可曾見到金鱷仙?
    橋下水中尋』

春花逆風而行,風吹下了她頭上套著的黑紗,連帶的也將髮髻上的頭飾散落不少。因此她側轉過身子,以背部對著強風。有小部分的黑紗,經她的轉身,被帶到身後,受背後吹來的強風,反而粘貼在她身上。

珡海又唱:
『天照天岩戶
    鈴鐺清脆「鈴彥姬」
    不見金鱷仙
    可知何處可藏身?
    隨我狂舞到天明』

豈料這時,春花情況又變,原來舞台右邊幕後,第二名黑衣人也掌控著一架同樣的電動風扇,對著她吹起強風,並同時左邊的風扇卻霎時停下,因而被左邊的風吹飄的黑紗,此刻風向轉變,黑紗一股腦的全貼到她臉上來。

珡海續唱:
『「九尾玉藻」前
    妖王威力通千古
    能否助我尋金鱷?
    去!去!休來此聒噪
    何不去煩「晴明師」!』

春花在原地旋轉,企圖脫開纏身的黑紗,不料左側風扇又吹起,她幾乎無處可逃,頭飾已全部落下,散開了一頭亂髮。

她尖聲喊出:「啊!」隨即自肩膀將整件白無垢和全部的黑紗,抖落下來,揮手拋入空中,於此同時,兩邊的風扇霎時都停了下來。

正當半空中的白無垢加上黑紗,往下墜時,舞台右邊幕後發出金光連閃,驚堂木連連震拍後,只見一隻紙摺的人形偶千羽鶴,提著錦囊神燈出場。

 

(接  -  第三十五段【一隻千羽鶴像火鳳凰一樣誕生】)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