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六段 【仲見世通道上浪漫的舞踊】

(情節概要)

 

由於胭脂丸子十分淘氣,而羅珊蒂則心靈特別敏感,兩者擺在一起,可能把兩者都逼瘋掉,所以洛哈同向羅珊蒂要過了胭脂丸子,讓凱薩琳幫她拿著。

他們隨著大家看過雷門後,便往仲見世通道繼續向淺草觀音寺朝聖前進。

凱薩琳見女兒有捨不得吃那盒都是可愛小動物的和菓子,見到仲見世通進口處正有一家和菓子舖,便去買了另一盒都是水果形狀的來,並讓她拿著送去給走到前面的幾位阿姨叔叔們也嚐嚐。

羅珊蒂往前送和菓子時,有穿著傳統日本服飾的舞者團體,和伴奏的樂者,開始跳起一種民俗舞蹈。

第七章    第二十六段 【仲見世通道上浪漫的舞踊】

 

這時他們身後敲起韻律的鼓聲,更夾著清脆的鈴聲,似乎舞蹈已經開始。
美樂妮轉身張望,發現一群身著色彩鮮麗華美和服的舞者,已集中到路面中央,準備邊舞邊前行,她們手中握著一些不同的舞蹈用的道具,有扇子、花傘、小鼓、和繫在手腕的鈴鐺等,而路上遊客,紛紛讓出道路中間,給她們舞著向前推進。

美樂妮並不知道她們為何在這條熱鬧的街上,突然要跳起舞來,可是她發現一名傳統裝束的男子跟在舞者一旁,並正向遊客們散發一些傳單。
她正想要將瀚海拉到路旁讓舞者們通過,不料卻見一個東西落到她腳邊。

她看了一眼,發現竟是瀚海選的那顆金魚和菓子,她俯身拾起,正要給回他,卻嚇一跳。
原來他正津津有味地咂著嘴,雙手手指撮著打開的銀色小丸子。
她連忙搶下小丸子,但裏頭的胭脂幾乎已經完全被他吃掉了。
「你怎麼把唇膏全吃下去了?」
他對她傻笑著。

她匆忙將小丸子蓋上,連同金魚置入袋中,接著就要拉他離開街中心,因為這時那群舞者已經與他們距離很近了,其他的遊客幾乎都已經退到了路邊,只剩下他們兩人在路中央。
不料這時,瀚海突然摀住肚子,彎下腰來,好像要嘔吐的樣子。
她急急的問:「你怎麼了?」從旁扶住他。

那舞蹈隊伍就快到他們前面,整個隊伍分成了四組,各佔一角,以田字形往前進,擊鼓、抖鈴,舞步身段完全配合著手持之物,持傘的柔美羞婉,舞扇的拍螢撲蝶,她們更邊舞邊合唱著一首純樸清新的歌謠:『春之華』
 

『片片櫻花瓣

    春來淺草十二階

    女童幼髮上

 

『落巢春之雛

    淺草花屋敷樹下

    女童掬手中

 

『櫻瓣片片落

    和服少女顏如花

    春鳥周身翔

 

『為酬救命恩

    咯姑姑啊咯姑姑

    鳥語又花香』

 

原來她們是一間『演舞場』歌舞劇院的舞蹈演員,特別來到淺草寺仲見士通,以實際的舞蹈,向大眾通告她們的新舞劇──『戀戀淺草 ○ 春之鳥』。

舞蹈著的隊伍幾乎已來到她們跟前,美樂妮仍彎著腰在照顧瀚海。但這時他突然直起身子,又打了一個嗝。
就這樣,美樂妮迷惘地抓起他的衣領,吻上他嘴唇。

就這樣,舞蹈隊伍從他們兩旁舞過,經過他們身邊時,每一名舞者都以舞蹈動作將他們融為一體;舞傘的將傘在他們頭上滴溜溜的旋轉而過,舞扇的收合刷開,似乎在為他們拉開帷幕。擊鼓的繞著他們交叉換位,振鈴的為他們灑上祝福的鈴聲。

就這樣,舞者越過了他們前去,遊客又奪回了整條的街面。
擁吻中的兩人,也被人潮淹沒。當然有不少人經過他們身邊時,向他們吹著口哨,以年輕的西方人比較多。
也有不少人不以為然的側目而視,因為來這兒遊覽的以東方人較多,不會贊同如此露骨的熱情表現,特別是在這麼一條朝拜菩薩的道上。

美樂妮於相吻分開後,心頭是一片難以消去的迷惘。這是她第二度情不自禁的吻上他,難道這就是一見鍾情嗎?
拉著他的臂膀往前走,她側臉看他,毫無疑問他十足的英俊,雖然行動總有些遲鈍,應該不是弱智,或許可能只是一點點自閉症。

她很喜歡他,但她對自己非常清楚,她會是第一次見面就熱吻的人嗎?不!她不是性飢渴型的女人。
她只是不希望這次突來的愛情,有外在影響力的介入。

這時他們已走到傳法院橫街交叉口來了,穿過橫街後,便只有右手邊是商店,左邊變成了一個公園外的鐵欄杆圍牆。
再往前是寶藏門,穿過寶藏門,就到了觀音堂正殿。

可是他的腳步似乎又有些顛簸起來。
她問:「你怎麼了?」
她將他領到欄杆邊的石墩上坐了下來。又想起和菓子,遂自袋內取出,將那金魚的給他,自己則吃了草莓的。
至此,金魚和菓子才總算被吃掉。

但他讓包裝紙掉到地上,她見到撿了起來,然後起身要去一旁的垃圾箱扔兩張包裝紙。
見她站起來,他也緊張的站了起來。
但她示意他坐下,告訴他自己馬上回來。

方形小垃圾箱走兩步就到,扔下紙片,才轉身發現他在她身後,她不禁莞爾,怎麼一刻也離不了她了?但他越過了她繼續向前走。
她問:「你要去那裏?」
「小鼓聲,小朋友。」
她什麼也沒聽到,但跟著他走去。

原來前方不遠就是公園敞開的鐵欄杆大門,原來『淺草寺幼兒園』就在這公園內,這時一群大約十多名小朋友,在草地一角,似乎正練習著一種舞蹈,因每個小朋友手中都握著一個兒童手搖小鼓,響咚咚,甚是好聽。
因是小鼓,聲響不大,加上公園鐵欄杆內側,全是濃密的樹叢,他們坐在欄杆前面,所以美樂妮聽不到,但他聽到了。

小朋友全體也都穿著小孩子的和服,色澤雖沒有剛才舞蹈隊伍的鮮豔,卻十分清爽柔和,不論男孩女孩,全然的天真無邪。
練習似乎還沒開始,兩名穿著平常裝束的女性老師,一位站在全體前面,正在說著什麼,另一位在旁邊幫著維持秩序。
瀚海向前走近,佇立一棵樹下觀看,美樂妮也站到他身旁。

不料這時他卻低下頭突然咳起嗽來,她正想關懷問他,卻見那位幼兒園老師領著一名小女孩向他們走來。
老師以日語跟瀚海說了一大堆,又遞給他們一人一個手搖鼓,然後小女孩牽起瀚海和美樂妮的手,將他們領到最前排的中央。

美樂妮趕緊追問要去做什麼?可是瀚海無法解釋清楚,只重複說著:「教小朋友,教他們,跳舞。」
原來,這些小朋友過幾天要到西面一個叫『西原』的小區,區內有個『舊古河庭園』,以種類繁多的玫瑰享譽東京,再過幾天該園即將舉辦『春之玫瑰祭典』,淺草寺幼兒園的小學生,被邀參加一個舞蹈表演節目。
可是聽不懂日文的美樂妮,委實搞不懂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這群小朋友要他們去教跳舞!

他們已被拉到小朋友們最前面站定,退到一邊的老師,吹起了口哨,並要小朋友們,看著他們的動作來照著做。
美樂妮簡直不知如何應付才好,緊張的看著瀚海。

他倒真的開始動作,只是,相當奇怪的動作,只見他將搖鼓往前揮動,但同時卻半俯下身子,左手又內彎去捂住肚子。
美樂妮以為他又肚子痛了,正要上前查看,他卻左腳原地,右腳打橫方向往前跨了九十度。

而這些小朋友們居然真的學起樣來,當然有快有慢,動作完全不能劃一,卻純真可愛。
他以同樣的姿勢,做了三次九十度的跨步,即在原地,以那怪異的姿勢,轉了一圈。
她無法忍住不笑出來,因為那些轉得七零八落的小朋友們,可愛得讓人愛煞!

但她終於知道他在做什麼了!他在學麥克傑克遜的舞步,那個夜路遇鬼的『驚慄』!
她非常喜歡那影片,印象深刻,特別是『流行音樂之王』那些精采獨特的舞步!她見過不少介紹和解說的影片,因此對這些舞步相當熟悉。

 

(接  -  第二十七段【童子拜觀音】)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