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十段 【神燈內鱷魚炸成碎片】

(情節概要)

 

與唐美儀的一席對話,使春花領悟到自己在與水晶鱷魚周旋的過程中,可能已經犯下了失誤。

為了向水晶鱷魚故意獻殷勤,要討好牠,她將自己寫就的二十首俳句歌詞,唸給牠聽。

第七章    第二十段 【神燈內鱷魚炸成碎片】

 

春花吟唱完畢,頗覺得意,睨眼看著水晶鱷魚,不料換來的竟是嗤之以鼻,接著又是數聲冷笑!
她氣壞了!但隨即想到牠是外星人製造的,雖然可以用日語交談,卻不一定熟悉日本的文化,所以氣也就消了不少。
不料水晶鱷魚得寸進尺,對她說:「來,讓我幫妳改。」

「你憑什麼來改我的劇本?!」
「這麼憋腳的劇本,妳還想要演出轟動?!沒演到一半,觀眾就全走光了!」
「胡說!」她斥責。
「妳會不會寫劇本啊?裏面什麼高潮起伏也沒有,什麼戲劇衝突也沒有──」

「別忘了這是齣『歌舞劇』!我一邊在唱這些歌詞,一邊做著非常繁複的舞蹈動作!音樂由仙道也作曲,舞蹈由筱川雲友編舞,再加上我一出場穿的那件服裝,是羽生猊特別精心設計的!」她激動的強調:「老實告訴你,憑我們四個人的名頭,有新劇演出就能轟動整個東京!根本不必依靠你!」

「那──」
「我又請了珡海,用歌聲在一旁加強說明很多事情,並且推動劇情,她的鐵粉有青少年有老齡人士,更遍佈全日本!我還請到唐美儀助陣,她更是國際電影紅星!」
「難道妳自己不知道,這劇本錯得離譜?!」
她微微一愣,問:「錯了!?」

「為什麼不稱呼我『金鱷天王』?妳用『仙子』稱呼我是什麼意思!?」
「我就喜歡這樣,不可以嗎?」
牠沒答,卻又問:「為什麼你們人類喜歡把不熟悉的,不可解的東西就通通歸為『魔』!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是『天王』或『尊者』?」

她也沒答話,因為如果牠堅持要在這一點上修改,倒不是不可以的!
她轉著腦筋,像這類怪物,若不稱魔,另一可能就是『精靈』。
她問:「你在地球上生存有多久了?」

「妳問這個,什麼意思!?」
她其實根本沒想到要套問牠的歷史。
「我只是想到一個法子,照你的意思,來修改你的角色。你不是魔王的座騎,而是修成正果的某個凡間生物。」
可是修成正果總也要有幾千年的道行,所以她才問。

沒想到這一問,竟使她得悉了好多牠的過去,而且是瞭解牠的極重要的資料。
原來,嚴格說,牠竟是瑪雅土生土長的!原來牠的主人──解極茸,被解吉諾遣返海底後,過了數千年,竟神通廣大地取得了比解吉諾所運用的更先進的外星科技,創造了比水晶髑髏能力更強大的水晶鱷魚,遂帶著牠再度上岸,追蹤解吉諾等,到了瑪雅,展開復仇計畫。

但那時,解吉諾已不知去向,解極茸略施小技,便侵奪了他們在瑪雅的基地。水晶鱷魚便一直跟著主人在瑪雅人建立的城市間,挑撥離間,興風作浪。
後來解極茸似乎得了重病,不久也離開了瑪雅,就再沒回來。去了哪裏?牠並不知道,但可能又回到南極海底了。
就這樣牠在瑪雅蟄伏了約一千多年吧!

「一千多年!這太好了!我們可以用進劇本裏,這樣你就不用是『魔』了。其實你本是隅田川裏一條小魚,守護著那尊金身觀音,觀音金尊被供養到淺草寺後,你也偷偷前往寺內藏身,修行千年終於得道成仙,並且修成一條金色的水晶鱷魚!你看!這個故事不是太好了嗎!」
她興奮地一口氣說著。
她所說的 其實乃淺草寺官方的建寺歷史,

牠沒有反對,這樣的角色牠當然不會反對。
「我明天就照這樣來改動,重新改過,大概只要對後半段進行改寫就可以了。好吧,改好後我們再見一次面。」
說完,她伸手要去兜起錦囊。

「慢!改動後妳怎麼結尾?」
「結尾?結尾不需要改啊。」
「俳句裏妳只籠統的說,用愛來助我脫困──」
「我捧起神燈,用我的吻讓神燈放了你,然後妳立刻變得跟真鱷魚一般大小,我盤膝坐到妳背上,妳慢慢一步步帶著我,自花道走去升降板,我倆緩緩沉入佩藤伊察湖底,配著浪漫又哀傷的音樂,這是多麼美麗!多麼感傷的結尾啊!」
她自我陶醉地:「我從湖底來,又回湖底去──」

牠突然「呸!」好大一聲,並開始咒罵她:「妳這賤貨!」
她著實吃了一驚!
「妳根本就不知道怎樣解開這幾片破鏡子!根本沒打算放開我!對不對?從實招來!」

見牠撕下臉,她也豁出去了:「馬鹿野郎!你根本就是沒有良心的畜生!騙我幫你做事,要不是神燈關著你,我早就被你害死了!不只我,還有其他人,也早就被你害死了!」

「妳根本就沒打算把內丹給我!對不對?!」
「馬鹿野郎!你自己沒能耐去跟你主人更先進的助手去爭奪內丹,把我騙去幫你搶來了,要不是神燈關著你,你早就殺了我,奪了內丹,到你主子面前邀功去了!對不對!馬鹿野郎!」

這時神燈內的水晶鱷魚又開始翻滾,並疾速旋轉,更發出一種高頻率的尖叫,春花趕緊掩住耳朵。
水晶鱷魚已經通體金色,當旋轉到只成了一團金光時,突然自己在燈內炸成碎片,爆炸瞬間,陽台地上她放下的酒杯也霎時震碎。

爆炸的水晶鱷魚,未能炸開神燈。那神燈只不過膨脹幾乎成圓形,又被震得彈起桌面一寸左右。
當一切恢復原狀,春花放下掩耳的手掌,向神燈看去。

神燈內浮著各種大小形狀的金色物質,只見這些物質逐漸的聚攏,竟又合成了一條金色的鱷魚!
她湊近了仔細去看,突然金鱷的突兀的眼珠子睜了開來,嚇了她一跳。

金鱷兩顆大眼珠,射出兩股怨毒的眼光,直直的射入她的眼神內。
她打了一個冷顫,連忙將錦囊兜起收口,將袋口的繩子打了好幾個死結。
這條厲害的金鱷未能逃出神燈的禁錮,她立刻將神燈和錦囊,鎖入保險箱內。

 

(接  -  第二十一段【解吉諾放走了胭脂丸子】)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