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九段 【二十首俳句歌詠與金鱷仙子的悲情】

(情節概要)

 

唐美儀偕同瀨戶內珡海應邀與春花若子見面,討論演出歌舞劇的事宜。可是唐美儀卻有一件至關緊要的事,需得春花親口解釋。

春花將她們引進地底荊玉宮,幾乎陷她們於死地!唐美儀要確定這不是春花主動所為。兩人問答互動後,唐美儀相信春花乃無辜的。

但春花聽了唐美儀所敘述的地底荊玉宮內發生的事件,卻令她悚然一驚。因為這些都是她所不知道的發展,如果這些都是水晶鱷魚在她背後所為,那是否意味著她根本就沒有控制住水晶鱷魚?

當晚她取出了藏著神燈的錦囊,這將是她取得老人解吉諾的內丹後,第一次的正面與水晶鱷魚的交談。

第七章    第十九段 【二十首俳句歌誦與金鱷仙子的悲情】

 

她回想著當時的情形:「我進了密室,就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下一步的行動。」
「是男的?還是女的聲音?」
「是女聲。我一穿過隧道,便見一台在黑暗中發光的太空人儀器,猿大郎就站在旁邊,我向他索取,他從身上取出來給了我。
「然後那聲音說『妳可以回去了』,我見到白玉璧又開通了一條隧道,通過隧道,我已經回到了東京。」

「解吉諾的內丹,妳取來何用?」多數時候,唐美儀縝密的思慮,於聽完敘述之後,幾乎即刻便可挑出其中的漏洞。
「我幫東京先生收集,他一直耿耿於懷,沒能拿到紫水晶。」

 

「是水晶鱷魚告訴妳去取的麼?」
春花突感緊張:「可說是,也可說不是。」然後連忙解釋:「我跟牠提起東京先生念念不忘紫水晶,牠說我如果應邀出席羅博士的酒會,就可能有機會釣到更大的一條魚。」
「不錯,只是,如果那內丹是由羅博士的女兒掌管的話,妳就不會取得這麼容易了。」

唐美儀有這樣的想法,自然是因為她不知道春花若子掌握著胭脂丸子,也不知道內丹被老人以『貫頂』的手法,植入了羅軒轅的頭內。


 

唐美儀覺得想要知道的事都已問清楚了,因此說:「我可以應允妳演出『神燈使者』,如果妳有劇本,請給我一份。」
「劇本是我編寫的十六句俳句,不如我用網郵寄給妳們吧。」
於是唐美儀和珡海起身告辭。
春花又記起來:「還有,請妳們就這幾天內,先往劇院實地看一下,我會交代劇院經理帶妳們內部全看過一遍。」

 

◇  「五月最後一週了,二十天後開演。」
 

今天她幾乎忙了一整天,向『金波仙子』的製作團隊,發出了各式的指令。
此刻到得晚間,她剛洗過澡,在陽台上喝酒休息過一陣子,便決定要跟禁錮在神燈內的水晶鱷魚,再度對談一次。

自居酒屋她將神燈置入錦囊後,已有八日,她沒再查看過神燈和燈內的水晶鱷魚了。水晶鱷魚會有怎樣的焦慮症侯出現呢?

春花喝完杯內紅酒,順手將酒杯擱在陽台邊地上,便進屋,於臥室的裏間,打開保險箱,將大錦囊提了出來,放到陽台的桌上。
她甫打開囊口的繩結,才拉開了袋口,便發出一聲驚愕,因為錦囊內突然一束金光射了出來!

褪下錦囊整個神燈顯現,燈內的水晶鱷魚上下翻騰,又左右滾轉,簡直像走馬燈一樣。
至於那束金光,不只因為神燈本身會發光,更因為那水晶鱷魚體內,竟出現大小不等的金色斑塊,又由於水晶鱷魚不斷的翻滾,產生的效果是整個鱷魚變成了金色的水晶!煞是好看!
她著迷似的盯著看,移不開眼光。

突然燈內的金色鱷魚停止翻騰。
「喔,妳回來了!」
「你真是好看,金光閃閃!又那麼的晶瑩透剔!」
可是牠最關心的是內丹取到沒有?
「解吉諾內丹取得了嗎?」
「取得了。」她回過神來。
「給我。」

「現在還不能給。」
「那,先放我出來。」
「現在也不能放。」
「什麼時候才能放?」
「總要到演出完成後吧。」
「演出要多久?」
「大約一週到二十天左右吧。」

她陡然覺得一股敵意向她襲來!
知道牠不會滿意她的這些回答,她趕忙稱讚牠:「怎麼幾天不見,你竟變得這麼好看!你的水晶體內,怎麼有了金色的物質出現?」
牠冷冷地說:「妳真不知道嗎?猜也不會猜嗎!」

她幾乎阿諛地說:「其實這樣更妙了,你一定可以成為東京舞台上的一顆新星!」
靈機一動,她興奮的說:「這樣,我們就把淺草座的劇院就叫『金鱷大劇院』!」
「『金鱷大劇院』。」牠跟著說。

「而且,我要把劇本原來的取名『金波仙子』,改成『金鱷仙子』!」
她殷勤解釋:「『金波仙子』故事指的是我,改成『金鱷仙子』就是以你為主角了!」
「妳不要在我面前變什麼把戲!最好先把內丹交給我,讓我趕回去向主人交差!」

她陡然板起了臉說:「你終於露馬腳了!如果現在就給你,並且把你放了,你不馬上溜掉走人!還會留下來幫我演戲嗎?!」
水晶鱷魚又開始在神燈內翻滾,並且體內凝聚了更多的金色物質。

她立刻說:「你說要幫我演出轟動,所以我才幫你拿到內丹,你想要解除我們的協議嗎?內丹我自然會給你,但不是現在。」
水晶鱷魚停止了滾動。

「你不用心急,我今天要跟你談的,正是有關演出的事情,比如說,我要讓唐美儀提著神燈,帶你出場。」
「我為什麼要唐美儀來帶我出場?!」
「你先別急,讓我把故事情節先跟你說一說吧。」

見牠沒答話,她繼續說:「我編寫了二十首俳句,來說這個故事,我先把這些俳句唸給你聽。」
於是她用一種吟唱的方式,背誦了她寫的二十首俳句給牠聽。

「妳為何這樣?
怨恨我將妳束縛?
誰執迷不悟?

我之心所繫
千絲萬縷的關懷
反成愛之陷阱

妳遺棄仙界
不告而別踏凡塵
苦海不回頭

凡塵忒凶險
魔界鬼魅盡猖狂
不如歸來兮

愛之難釋手
玲瓏雕琢透晶瑩
天界亦罕見

身逾金剛堅
力士天王勝無敵
倚天擎磐石

巫山有片雲
曾經滄海難為水
我是巫山雲

天外更有天
千絲萬縷來關懷
唯我情最深
唯我情最真

痴迷與執迷
苦海輪迴難自拔
尋妳千百度

尋妳千百度
驀然回首妳卻在
金光明滅處

(神燈使者提著神燈出場)
見神燈使者
高舉著金鱷仙子
蟄居明燈內

可受苦挨凍?
見妳蒙塵我心碎
何不歸來兮

不──妳為何這樣 ?
翻騰折轉神燈內
掙扎難脫困

是誰禁錮妳?
望神燈使者賜告
我定往求情

(神燈使者唱)

仙姑聽了
金鱷非凡物
實乃魔王座下騎
智慧又饒勇

魔王委重任
派來人間盜密寶
只因失敗受禁錮

 

(春花若子唱)
聽罷使者言
淚眼潺潺難自禁
我令妳受罪

妳求助於我
悔當初未曾答應
不願暫分離

耽於相廝守
致使妳任務失敗
沉淪落凡間

我愛可渡妳
脫困後妳隨我往
佩藤伊察湖
投湖殉情不再分離

 

(接  -  第二十段【神燈內鱷魚炸成碎片】)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