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八段 【『蛺蝶飛針』暗器霸道又難防】

(情節概要)

 

春花若子在千葉一間五星級酒店的頂樓,分梯次召見了所有她創作的『金波仙子』歌舞劇的製作團隊,包括了音樂作曲仙道也,舞蹈藝術家筱川雲友,和服裝設計羽生猊,另外又包括了與劇院經營管理有關的劇院經理伊藤浩文,藝術指導宮澤十兵衛,和舞台監督香川柳沐等。

當天下午她約見的則是兩名重頭人物:便是將與她同台演出的唐美儀和瀨戶內珡海。

但連袂出席的唐美儀和瀨戶內珡海卻有一項重要的過節,要向春花攤牌,並責問。

這個過節緣起於四川成都石龍堆地底秘宮內發生的事情。因為春花引誘他們進入地底秘宮,幾陷他們於死地!特別是唐美儀在一處長廊邊,遭到凌厲『漫天花雨』星形鏢的攻擊,她必須要向春花當面問清楚。

她要春花出示『蝶甲蜂刃流』的獨門暗器。

春花取出『蛺蝶飛針』並示範發射手法,果然霸道又難防,唐美儀遂知道,地底長廊邊暗中襲擊她的不是春花,而另有他人。

第七章    第十八段 【『蛺蝶飛針』暗器霸道又難防】

 

她握訣向空中彈出,只聽極輕微一聲『剝』,然後『嗡嗡』振翼聲,只見兩片薄翼開闔,一只蝴蝶翻飛,蝶翼振了十多次,突然『啪」一聲,針,從中射出,兩片蝶翼以弧形向前射出,『奪』一聲釘入對面木質的牆柱,恰似一只蛺蝶停在柱上。
瀨戶內珡海不禁拍手叫好,唐美儀也讚道:「果然奇巧,又霸道難防。」

春花自牆上取下蝶鏢,並問:「姐姐因何考較小妹暗器?」
唐美儀正色說:「因為有人暗中射出手裏劍偷襲我。」
春花悚然一驚,立即記起瑪雅球場上,水晶鱷魚便是從她背後發星形鏢去射猿大郎女兒!

唐美儀正想繼續說,卻被春花以手勢阻住。
「珡海妹妹,美儀姐姐,今日天氣甚好,這一家旅館,樓下有個很美的花園,我們不如去逛逛吧。」
兩人聞言起身,春花則返回內室將鏢袋擱回抽屜,卻自另一抽屜內,取出一個錦囊袋在身上。

樓下花園,其實是個頗大的戶外泳池,這時並無人戲水,她們找了池旁樹蔭下一個撐著遮陽傘的小方桌坐下。
唐美儀首先解釋,她並非興師問罪,但有些在四川成都石龍堆發生的事情,牽涉到人身的攻擊,甚至使一些人受到生命的威脅,因此她無法袖手不管。

「這些傷害到人身或性命的事件,與我有關嗎?」
唐美儀思考了一下說:「妳參加羅博士的酒會,是誰的邀請?」

「猿大郎──羅博士讓麥小姐給我和東京先生發了網郵請貼,麥小姐將我們──珡海妹妹和一色導演直接由機場接去梨香榭酒樓。」

「妳真不記得第二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第二天?」
──第二天她去找羅軒轅取回一樣物件。
「第二天我們在羅博士的實驗室,又見到妳。」
「實驗室?」
──她是在一個黑暗的閣樓內,一具發光的儀器旁,從猿大郎身上,取得解吉諾的內丹。

唐美儀繼續告訴她,羅博士建立實驗室的目的,是為了要挖掘並調查石龍堆地底埋藏著的一座,被歷史遺忘的道教廟宇。
當大家正在調派人選,集齊裝備,準備開始鑽進山腹內時,她卻獨自闖入一間密室。

「那密室內藏著一片剛剛出土的歷史古物──『和氏璧』。我和珡海,還有一色導演,幾乎立即跟入,想知道妳有何意圖,卻見到妳正運用玉璧,居然開啟了一條時光隧道!

「就在妳穿入隧道消失前,妳回過頭跟我們說:『快跟我來!』」
──不錯,她聽到白玉璧內一個聲音就是這樣告訴她:「快跟我來!」
──可是她並沒有回過頭招呼他們也跟進!
「你們也跟進了嗎?」
──可是她根本就再沒見到他們!

唐美儀示意瀨戶內珡海先說。
「一色拉著我的手跟在妳後面進去,之後就是一片黑暗,我什麼都不知道,一直到被唐大姊救醒,還有一色,後來解先生來將我們一起送回實驗室。」

唐美儀的經歷就更為驚險,一進入地底就遇上忍者『滿天花雨』手法打出的星形鏢的攻擊,幸好美樂妮有先見之明,轉交給她一個水晶髑髏,受到髑髏產生磁場的保護,震落 360 度方位射來的飛鏢,她才逃過一劫!
通過髑髏的引導,她找到珡海和一色,發現他們似乎吸入了某種毒氣!也是靠了水晶髑髏,配合她深厚的內功逼出毒素,將兩人搶救回生。

他們是由春花引進地底的,卻等於跨過『鬼門關』,即使星形鏢不是她的暗器,日本忍者之間又從來不聞有『使毒名家』,即便可以相信她不是這要置他們於死地的人,但唐美儀聲明,她有責任必須要向她當面問個清楚。

聽完這些過結,春花第一次感到事態嚴重,在此之前,她完全充滿了自信,她成功的將一個具有超人能力的外星強敵,禁錮在一個外星神器內;她成功的將一個外星人的內丹,取到手中。
她的自信來自,她確知能做到這兩件事所靠的是她的機智,是她對事件的判斷處理能力。

而如今唐美儀向她敘述了第三者眼中的真相,她發現她所知道的曾經發生,或她曾經做過的事情,很可能是經過水晶鱷魚,或者比牠更新的版本的外星人工智慧,所『剪接』過的!甚至一些片段她本身更是無辜的受害者!
如此一來,她如何可以仰賴自己的記憶或意志,去做正確的判斷和選擇呢!?

她飛速地轉著腦筋,衡量什麼是眼前她必須吐露的真相,什麼又是她仍不可吐露的真相。
「姐姐所說,我完全的不知情!可是我相信我知道是誰,想傷害我們姊妹間的感情。因為背著我用忍者星形鏢暗中傷人的事,在瑪雅的球場上便發生過──」

她逐漸透露,於瑪雅球賽時,她發現有一水晶鱷魚一直在暗中尾隨著她,如今已被她帶來東京;她相信所有這一切的背後主使者,便是這頭水晶鱷魚。
「水晶鱷魚?妳是說像水晶髑髏那樣的嗎?」唐美儀問。
春花搖頭:「水晶鱷魚是可以自行走動的,是會跟妳對話的。我猜想,牠是一種外星人打造的人工智能機械鱷魚。」

「妳是怎麼將一條鱷魚從中美洲帶回東京的。」
春花搖頭:「不,像水晶髑髏一樣,牠是手掌大小,像個玩具那樣。」
「妳將牠跟東京先生其他的寶貝藏在一起嗎?」
春花又再搖頭:「此刻被我關在一個神燈內,」不等唐美儀發問,春花立刻解釋:「神燈是東京先生收藏的寶貝之一,我發現它能禁錮水晶鱷魚,使牠出不來。」

唐美儀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這一切,但春花繼續說:「我要將牠寫入劇本,所以才想請姐姐演出『神燈使者』,提著神燈出場。」
唐美儀說:「參加妳的歌舞劇演出,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我還有其他的問題想問妳。」
「姐姐請問,小妹知無不答。」

「我們跟妳穿過時光隧道後,就再沒見到妳。妳穿過後又是怎樣的經歷?」
春花心想──該來的終於來了。
她解釋,她之所以要進入地宮,是要向猿大郎索取解吉諾的內丹。

 

(接  -  第十九段【二十首俳句歌誦與金鱷仙子的悲情】)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