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十六段 【三人手牽手向河原春日神社走去】

(情節概要)

 

蓉娜趕到居酒屋的地下藏寶室,來與大家會合。由於她目前有取代老人解吉諾的趨勢,因而儼然成為他們的領導人物,大家遂完全聽從她的調遣,準備在金鱷劇院的舞台上,如何來保護春花,並應付任何可能的緊急情況。

她利用了『聖杯』來幫助洛哈同發展完成本身得以隨意控制變形的能力。

她並狠狠的訓了一頓解傑若和紫水晶,數落他們退化的能力,簡直一無是處!但終於答應讓紫水晶跟著羅珊蒂一起走。

第七章    第十六段 【三人手牽手向河原春日神社走去】

 

「那好,你們可以走了。」蓉娜竟然下起逐客令。
凱薩琳牽著女兒的手,站了起來,她剛稍稍習慣了日式女子的跪姿坐法。
這時長几上的紫水晶,緊張地閃跳著微弱的紫光。
羅珊蒂拉拉媽媽的手,看著她。凱薩琳想了一下,俯下身跟她咬耳朵。

羅珊蒂謹慎地走到蓉娜跟前,小聲地問:「春若花姑姑,我想求妳讓紫水晶跟我一起走。」
按春若花聖子的輩份,羅珊蒂應該稱呼她姑婆或姑奶奶的,把她叫得年輕一點,目的當然是討好。稱姑姑而不稱阿姨,自然因羅軒轅的關係。
蓉娜瞄了她一眼,卻轉向紫水晶,紫水晶紫光哆嗦著。

蓉娜毫不留情地開始罵她:「瞧妳,沒有出息的樣子!我以前是這個樣子的嗎?!妳溜走之後有過長進沒有!沒有!更加退化了!口齒不清,面目可憎,腦袋瓜裏一堆豆腐渣!我以前有過這樣嗎?!我根本用不上妳!妳要離開,就滾吧!丟人現眼!滾得遠遠的!」

似乎意猶未盡,氣呼呼的蓉娜轉向眼淚婆娑的羅珊蒂:「過去把她拿起來。」
羅珊蒂走到几邊,取起紫水晶,端在心口呵護。
「拿去交給媽媽看管。」
羅珊蒂慢慢走到母親身邊,將紫水晶交給凱薩琳。
「讓她們兩個成天在一起,一點好處都沒有。」
凱薩琳將女兒摟在懷裏。
「你們可以走了。」

他們循原路離開居酒屋時,解傑若是垂頭喪氣的,羅珊蒂失神落魄,洛哈同仍致力於消化吸收所承受『如何變形』的魔力。
凱薩琳則緊握著袋內的紫水晶,試著以掌心去溫暖觸手冰涼的紫水晶。其實她是紫水晶於博物館展出時期,第一個接觸紫水晶的人,也是第一個覺察到紫水晶有奇異功能的人。

雖然她知道女兒內心受到的傷害不小,但她卻不能就這樣將紫水晶直接交給女兒,蓉娜罵紫水晶雖然不免稍覺狠毒,但所指出的卻相當的正確,讓她們繼續一起結伴,對兩人都沒有好處,羅珊蒂特殊靈敏的感應,結合紫水晶內丹本質的通靈性,只會助長她的自大與優越感;而羅珊蒂本身對紫水晶的成長來說,是無以為助的。

他們來到樹林邊緣時,停了下來。凱薩琳面對著女兒蹲下,愛憐地捧起女兒的臉龐。當羅珊蒂渙散的眼神,遇見母親愛撫的眼神,再無法自持的流下淚來。
「媽咪──」她哭得甚為傷心。
凱薩琳將女兒抱在懷裏。
洛哈同也蹲在她們身旁,只有解傑若仍站著,一片失落的神色。

好不容易羅珊蒂止住了哭聲。
撫著女兒的頭,凱薩琳憂憂的說:「凱絲,媽知道妳心裏的委屈,但妳聽媽說,春若花姑姑對小紫好兇,是因為恨她不成材,愛之深責之切,其實心裏是愛她的,妳知道為什麼嗎?在最早最早的時候,春若花姑姑和小紫,就好像媽和妳一樣的。

「後來小紫──我們以後就叫她小紫好嗎?──被春花姑姑的敵人拐走,並且扔掉了她不管,讓她變成了孤兒,再沒有人來照顧她,直到遇見了妳,好像見到親人那樣開心,解公公也為她感到高興,便讓妳跟她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妳知道,這個拐走又扔掉小紫的敵人又出現了!他派出水晶鱷魚,迷住了春花姑姑,把解公公的瑪瑙內丹,也偷走了。
「這個敵人太可怕了,春若花姑姑,為了要去救春花姑姑,都找不到一個可以幫她的助手,所以借用外星人的聖杯,讓洛叔叔有特別的異能,希望在春花有危險時,有人能救她。

「媽知妳捨不得小紫,但小紫本身的能力,應該甚至比春若花姑姑更強一點的,如果有人能教導她,訓練她。
「所以媽現在不能把小紫立刻給妳,小紫應該交給傑若叔叔,因為只有他才知道怎麼訓練她,好讓她能幫助她的媽咪──春若花姑姑。
「媽知妳捨不得小紫,但妳懂得媽說這些話的意思嗎?」

忍住淚,羅珊蒂點頭。凱薩琳抹乾她淚痕,然後取出紫水晶,讓她拿去給解傑若。
解傑若道謝後,握著紫水晶百感交集,他確信,這個吐紋紋人的真身,曾跟他結為夫婦。她是最後一個來到三星堆的,一到便挑起了他和解極茸之間的情敵鬥爭,從而令解吉諾放棄了三星堆,轉往瑪雅叢林,並將解極茸遣返海底。
誰能料到,解極茸竟變得神通廣大,逃出海底,更在瑪雅挑撥蓉娜將他吞食。

他向她們母女說:「我一定會好好教導小紫的,讓她成為我們的好幫手。」
說完,他將似乎已經了無生機的紫水晶,吞下肚去。
這時洛哈同和凱薩琳都已站了起來,他向他們說:「我將消失一段時間,專心調教小紫,但你們也不可閒著,應照著蓉娜說的,盡量收集資料,訂出一個搶奪瑪瑙內丹的計畫來。」
然後他逐漸消失:「我會儘快回來的。」

當解傑若完全消失後,他們才見到遠處居酒屋旁的一棵樹下,豬太郎在跟他們揮手道別,然後他們見到豬太郎腳邊,兩隻金花鼠竄上他左右肩頭,也向他們打揖做別。
他們也揮手致意,羅珊蒂又哭又笑的。然後他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居酒屋。

穿過空地,穿過六號縣道,母女倆隨著洛哈同走上一條鄉間小道。
凱薩琳問:「洛哈──同,」她仍有些不習慣連名帶姓的叫他,「我們要怎麼回去?」
「丹──哦,凱薩──琳──琳,」他直接以芳名稱呼她,總帶點口吃,「前面有一個──」
「你不如稱呼我『凱特』吧,我的朋友都這樣稱呼我的。」
「凱特?好!」他也靈機一動說:「凱特,妳也不如就稱我『洛哈』好了!」
「洛哈!」她莞爾笑了。
羅珊蒂也笑了:「洛哈叔叔。」

「洛哈,我們該怎麼回去?」
「前面有一個『河原春日神社』,旁邊是個泊船小碼頭,我們可以租船回東京。」
「你怎麼知道的呢?」
他頓時又覺得十分迷惘,不十分確定,「是──好像是蓉娜跟我說的──我們快過去吧。」
他拉起羅珊蒂的手,她又牽過母親的手。他們三人遂手牽手,走在和平寧謐的東京郊區的一條小道上,映著午後溫煦的陽光,向河原春日神社走去。

 

(接  -  第十七段【春花召見她的歌舞劇製作團隊】)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