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七段 【不好  春花有危險】

(情節概要)  

 

東京先生帶著蓉娜到了天外崎的天外來客居酒屋,然後通過了四個電眼檢視關卡,進入地底藏寶室。

第七章    第七段 【不好  春花有危險】

 

才一跨進藏寶室,蓉娜便喊出:「不好!春花有危險。」
東京先生著急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蓉娜視察全屋,她確切的感受到春花遺留室內的費洛蒙,即便經過了三天,已經很微弱。就在這層費洛蒙之間,她覺察到某種絕對的『空無』,就像宇宙天體間存在的『黑洞』!令她感受到無限的危機!
她見到擱在長几中央的紫水晶髑髏,立即拉著東京先生到几前的座墊上坐下來,捧住髑髏,展開溝通。
在蓉娜的接觸下,髑髏內逐漸顯現出春花若子在藏寶室內發生事情全部的過程。

東京先生邊看邊張大著嘴,不過他看不出來春花的危險在哪裏。相反地他還感到驕傲,春花與外星人的人工智慧鬥智,不但鬥贏了,更利用他所收集的外星異寶,將鱷魚禁制在一盞走馬燈內,若沒有天賦的智慧,靠其他任何因素都不可能辦到!
而在蓉娜,這是她首次見到水晶鱷魚,並立即知道,她在這間密室內感到的黑洞般的空無,正是水晶鱷魚造成的!這絕對是她不可忽視的可怕對手。

她想到春花對水晶鱷魚所做的批評:「他們都是被動的,在這兒等待著被主人使用。你卻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更能照自己的意志去行動。」
而這水晶鱷魚對紫水晶髑髏所做的批評,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耳邊不斷重複:「一樣是一樣,只有質地上。我們版本不同,她,太老舊。」
當初,解吉諾為他們三個配備了兩項工具:一個內丹,一個髑髏。不,應再加一項──一枚玉器,他們因而能夠組成並幻化成各種不同的人物,能與地球人類完全融合,這至今仍是一項科技上頂尖的成就。
又是誰,能製造出水晶鱷魚這一『新版本』的人工智能呢?!
只有一個可能──解極茸!

蓉娜是他們三人中,最遲被解吉諾帶上岸來的,她抵達三星堆後不到半年,解吉諾突然毫無說明地就匆匆的結束了在三星堆的發展,將她和解傑若送去瑪雅叢林,更將解極茸遣返海底。
過了不知多久,解吉諾又離了瑪雅,不見了,可是蓉娜相信,解極茸卻於那時,跟攝她來到瑪雅,誘使她吞食解傑若,盜走了他全部的工具──玉琮、內丹、和水晶髑髏。對她,只留給她髑髏一項,她自己的內丹和一小片玉環,悉數被他拿走。

由此推測,解極茸被遣返海底之後,極可能在他們的太空船內,發現了某種被解吉諾忽略了的先進科技,因而可能變得比解吉諾還要強大。
可是,如果他想要報復解吉諾,為何這次只派了水晶鱷魚來翻雲覆雨,自己卻沒有現身?
解極茸目前在哪裏呢?又回到了南極海底嗎?
最初只有解吉諾才有能力帶他們由海底轉到地面上來發展,現在情況顯然有變,如果解極茸真的控制了他們於南極海底的老巢,那麼他們還能再回得去嗎?

什麼時候開始,解吉諾的領導地位已悄悄被奪走?就在這段『強弱異勢』的時間裏,解吉諾究竟去了哪裏呢?又究竟在做些什麼呢?
說實在的,蓉娜並不特別喜歡解吉諾,她覺得洛哈同才是眼下解吉諾真正關心的人,但這次,她決定站在解吉諾一邊。
因此她立即向東京先生解釋春花面對的危機,是水晶鱷魚背後仍未露面的那個主人,此人相信已擁有強過解吉諾數倍的超自然能力!

東京先生果然立刻緊張了起來,「妳一定會出手救春花的,對嗎!」
如何來救春花?就此刻現實的狀況來看,以她來對付解極茸,蓉娜自忖這絕對是個『打不贏的仗』,但她鄭重的向東京先生說:「我一定會幫助春花的,我的能力有限,但是你收集的外星寶貝,我們當然可以拿來運用!」

他們起身盤點藏寶室的寶物,春花帶走了一個錐形小墜子,一件類似袋錶的東西,一片水銀鏡面變成的走馬燈,還原成龍珠的龍頭拐杖,和一個裏面是胭脂的銀色小丸子。
留下的則有:那枚戒指,一塊像棋盤的板子,一面古羅馬盾牌似的東西,一個鑲滿珠寶的銀酒杯,一本空白的無字天書,和那個目前負起無形磁場安全防禦系統的黑盒子。

蓉娜此刻沒有太多時間詳細審視這些異寶的實際功能,但她滲入了黑盒子,更改了防禦體系的設定,讓無形的磁場縮小只蓋住天外居酒屋,和其後的小屋,因而解除了對飛禽走獸和河底魚類的禁制,使豬太郎的日常工作輕鬆一點。
她又選了兩樣異寶,一是戒指,讓東京先生戴在食指上,然後又取起那本無字天書。
東京先生問:「這本無字天書,會有什麼用處呢?」
蓉娜說:「有字的,只是你見不到。」
「噢!寫些什麼?」
蓉娜將書打開,裏面最多只有五頁。
她解釋:「這是外星人的社交網錄,還沒有太多人加入,已加入的人要求絕對的保密,因此稱這個小冊子叫『無臉之書』。」

說完,她將無臉天書置入懷中,又將季子挪到一旁,然後起立並轉過身,自藏寶龕中取出了那片棋盤。
這片毫無奇特處的方形棋盤,大小約略和中國圍棋的棋盤相等,上面什麼圖案都無,只有兩公分見方的淺淺刻痕,將整盤切割成一百二十一個小方格,並且這棋盤完全看不出是何等質地。
蓉娜將棋盤放在長几中央,然後伸指在那些小方格上飛快又完全不規則的按著。東京先生相信,大概就兩秒鐘內,蓉娜按了有五十多個方格!

然後她捧起紫水晶髑髏說:「雖然代代新人備出,但讓我倆聯手,好好的來鬥鬥這條自我吹擂的『惡』魚!」
說完她將季子放在棋盤的中央,才剛放好,那棋盤的刻痕中,射出了一道道光線,就在光線繚繞中,季子逐漸隱去,然後棋盤也一併隱去。
蓉娜說:「這是保護季子不受任何外在的傷害,但她將在此坐鎮,除了守衛你的這些藏寶外,她和我隨時都是緊密的聯繫著的,必要時她更能透過棋盤將異寶的奇特功能,轉輸給我,助我勝出!」
聽她如此一說,東京先生心頭大石總算落下,如今他們要做的,就是隨時在暗中保護春花了!
但春花去了哪裏了呢?

 

(接  -  第八段 【俯瞰東京灣的頂樓】)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