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六段【聖子  妳終於回來了】

(情節概要)

 

往藏寶室的地道內,東京先生帶著蓉娜通過一道道的電子檢驗關卡,首先是驗聲音,然後驗瞳孔,就在這一道關卡,由於蓉娜能進入物體的奈米層次,因此見到了東京先生眼內曾見到過的所有相識或不相識的人物。而蓉娜本身就是一種影像的投射,所以她的容貌身形,經開始不停的幻化出東京先生記憶中曾遇見過的各種人物。

第七章    第六段【聖子  妳終於回來了】

蓉娜繼續變換著形貌,並加快速度,形像因此較為模糊,就在模糊的光影中,東京先生見到解吉諾的身形快速掠過,隨後,一個穿日本傳統服飾的中年男子,抱著兩名初生嬰兒,向他走來。
大約就在三十年前,他剛興起要收集外星人留在地球上的稀奇寶物,放話出去後一個月不到,便接到了一則秘密的回應,這回應他的人,極其出名──乃日本淨土宗總本山,京都『知恩院』的住持善照。
善照願將私藏的一項寶物奉獻給他,一根龍頭拐杖,這正是他收集的第一項寶物。

但善照的奉獻是有條件的,他必須協助並應承一位於鐮倉『壽福寺』隱姓埋名的忍者武術大師的要求,扶養並照顧兩名孿生嬰兒一生的生活。
這位大師便是『梭星如來流』忍者武術的創始人──北条崇信。而兩名孿生嬰兒便是今日的江戶川行雲和江戶川佇雲。

善照大師是在知恩院的一間密室內,將寶物轉交東京先生的,當時在場的還有一位年輕西方男子,據善照的介紹,該男子乃加拿大魁北克人,名叫克拉比,對這項寶物有權威性的研究,而其研究的結果發現,這根龍頭拐杖乃秦始皇宮中三寶之一的『驅山鐸』,乃徐福自秦宮內盜出,而帶到日本的。
至於寶物奇奧的功能,克拉比聲稱,他也不清處,但他指出寶物是會擇主的,寶物的真正主人,應該會自動的明瞭寶物的驅動方法!

『克拉比』,東京先生這才恍然大悟,那是他首次與老人解吉諾接觸。

這時,北条崇信隱去,蓉娜變成一位絕美的少女,東京先生只一眼,便再也把持不住,淚流滿面喃喃說:「聖子──妳終於回來了──」
之後蓉娜不再變換形貌,而這少女與春花若子驚人的相似。
見到自己一生摯愛的女子出現眼前,東京先生走上前緊緊抱住她。
蓉娜沒有說話,任東京先生沉緬在過去甜美的回憶中。

絕美少女武乘春若花,來自神奈川縣橫濱一個有名望的家族,因追求西式的教育,進入紐約巴納德女子學院求學。
而當時東京先生在該學院教授二次大戰歷史的課程,正是她的老師,更因為他的祖父和父親兩代,與東京的淵源頗深,因此她昵稱他「東京先生」。
這時他終於放開了她,蓉娜輕輕問:「我今後就以她的形象陪伴著你好嗎?」
東京先生感激的合十低頭。

她遂又勾住他的手臂,親蜜地偕著他向前走去。這一條通道較前兩條似乎要短了三分之一,但仍以舒緩的角度稍稍往下傾斜。
兩人都沒說話,蓉娜知道東京先生正緬懷著與春若花聖子最初墜入愛河時的喜悅亢奮的情境裏,只不過,這段美麗的愛情竟遭到老天的嫉妒,每以為是向幸福甜美的憧憬跨出的一步,卻恰恰一腳踏入泥沼,首先是女方家長不同意,因兩人年紀相差太過懸殊,他幾乎大她三十歲。

毅然脫離了父母與家庭,她以名為姓改成『春若花聖子』,隨他到了東京。正當他們開始準備婚事的時候,她卻因早產兼難產,被上蒼奪走了生命!
東京先生傷痛之餘將早產的女嬰送往英國一間猶太人開的幼兒托育中心代養,因為他將聖子之亡故,歸咎於女嬰;直到兩年後,發現女嬰容貌竟幾乎與母親一模一樣,這才親自帶在身邊。這女嬰就是春花若子,由於東京先生將她真正的身分極度的保密,因此外間一直搞不清兩人間撲朔迷離,又極曖昧的關係,也再不會猜到她竟是他的私生女!

這時兩人來至通道盡頭,左側凹入牆內又是一扇木門。
他們一次右轉,接著兩次左轉,這地道的設計,似乎要讓他們相對的回到原點。
這兒身份認證的黑盒子也在左側,但比先前的大很多,結構亦有變化,電眼在上緣,而整個黑盒,竟是片熒屏。
蓉娜說:「讓我來。」她知道這兒的檢驗是認臉型。
東京先生連忙說:「不是聖子──」
蓉娜說:「我知道,是春花,她才來過不久。」
蓉娜讓電眼掃描了左臉,然後又掃描右臉。
春若花母女兩人容貌和氣質上,有細微但顯著的差別,母親純情溫柔,女兒卻孤傲冷豔。

他們進入通道,這兒以大約三十度的斜角往上延伸。
東京先生突然問蓉娜:「聖子,她是在天堂裏嗎?」
蓉娜沒有立即回答,她完全可以欺騙東京先生的,但想了一下她說:「我幻化出來的所有人物,全都存在在你的記憶裏。除非聖子本人出現,我,至少在目前我還不能知道她的過去或未來。」
東京先生側過臉,想向她說沒關係的,他能諒解,可是驚異地發現,蓉娜的春若花少女的面貌,竟已改換成少婦,明麗美艷,又高貴端莊!他知道這全是為了配合他的年齡,如果讓一個妙齡少女一直陪伴著他,外界肯定會批評他老牛吃嫩草!

他們乃往上爬坡,東京先生因此顯得有些吃力地喘著氣。
蓉娜又繼續說:「有好久,好久了!因為都不使用,幾乎被我完全忘掉。這會兒自動的又啟動了,應該跟我和季子馬上就要會合很有關係。」
東京先生脫開了被她勾住的手臂,轉跟她手牽手起來
蓉娜繼續說:「解吉諾給我們每人配備了一個髑髏,一個內丹。如果紫水晶也在我這兒,我應當會知道更多的消息。」

這時他們已走到斜坡盡頭的平坦處,這個通道的盡頭向左拐進一個約三公尺乘一公尺半的小空間。小空間左首牆面上凹入的也是一個木門,似乎這就是進入藏寶室最後的一道關卡了。
這次木門兩側沒有任何電眼,門上也沒有開門的把手,只有門中央一小片橢圓型的金屬小片。東京先生將拇指按了上去,『喀嚓』一聲門向右開啟,聽機件電動的聲音十分沈重,原來實際上是扇鐵門。
兩人走進藏寶室。

 

(接  -  第七段 【不好  春花有危險】)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