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東京之愛與恨』    第二段  【東京是個極為鍾愛淨水的都市】

(情節概要)  

 

江戶川天外崎的天外來客居酒屋,乃東京先生秘密存放他所收集的外星人異寶的屋子。地面上的部份,幾乎可以說是專為外星人設計的遊戲屋,而藏寶室則深入地下。

最初居酒屋是對外開放的,但發現引來不少偷寶、盜寶的宵小,因而關閉了一段時間,更利用外星異寶,加強了整個天外崎的防禦設施。不過如此一來,使得一般大眾竟有不得其門而入的感覺,因而這『天外來客居酒屋』逐漸的被東京人遺忘了。

由瓜地馬拉的提卡爾廢墟,返抵東京後的第三天,東京先生偕同解蓉娜,由水路來到了居酒屋,因蓉娜本身就是外星人,她將對東京先生的藏寶,做一次綜合性的檢視。

第七章    第二段 【東京是個極為鍾愛淨水的都市】

 

其實,有另一個重要原因,令遊客卻步,就是交通不便。天外崎深入江戶川中,由陸路接近,主要有都道 450 號線和縣道 6 號線,其中的縣道就是行德橋,但都是穿越而過的快速公路,橋下周圍卻是曲折而狹窄的巷弄街道,適合自行車,不適合汽車。
如果搭地鐵而來,則乘東西線經葛西、行德駅到妙典站下車,仍尚需走十五分鐘,才會見到天外崎。

第三個選擇,便是水路,照常理看,天外崎深入川中,水路應當是最為捷速的路線。
正如這一日,即東京先生偕蓉娜由提卡爾返回東京後的第三天,他們前往天外來客居酒屋,與季子會合,取的便是水路。
但這與事實卻有違背的,乘遊艇前往,仍有一番折騰!這是因為,天外崎三角洲距新舊兩江戶川的出海口──東京灣,只有十公里不到的距離,可以說正是江戶川吞吐水量的咽喉。
所以天外崎底端兩側左右各有一閘門設置,西側舊江戶川上的是『篠崎水閘門』,東側江戶川上的是行德橋下的『行德可動堰』。

東京是個極為鍾愛淨水的都市!並且由來有自,從 1603 年德川幕府入主江戶以來,東京都的飲水、灌溉、與防洪等的治水工程,便逐漸被策劃與建設起來,至今已有四百餘年歷史。
尤其是在這關東平原南端的東京都及其周邊地區,基本上遍佈著眾多的河川,這些都被巨細無遺的精密地利用著,使發揮出最大的水力資源效應。
這些河川源頭又主要分布在東京以北的群馬縣和埼玉縣,幾乎每條河川都建有水壩,如最北的矢木沢壩、奈良俣壩;中部的利根大堰、渡良瀨貯水池;加上引導的武藏水路、朝霞水路等為東京都的居民帶來山林間純淨可口的飲水。

流過東京而注入東京灣的這些河川中,江戶川更是其中的重要飲水水源之一。
出自山岳裏純淨的自然甘泉,流到了有千萬居民的繁華都會,水質受污染在所難免,因此需要進一步淨化處理,東京都內有十一所淨水場,負責江戶川水源的金町淨水場,離河口約十五公里。

而東京先生的天外崎三角洲兩旁的水閘,便直接的起著協助淨水的功能。
西側的篠崎水閘門建於昭和十一年到昭和十八年,也就是二戰期間,實際包括了一個閘門和五個水門。閘門用來管制船的進出,水門用來控制水量,但另有一個相當重要的任務,就是阻止東京灣海水倒流。

當時的都水道局甚至在上游十七公里處的流山橋附近檢驗出鹽水的成份。
東側的行德可動堰,於昭和三十二年設置,三個水面下的鋼筒閘門,由四座橋墩電動控制,以齒輪上下運轉以調整水面高度,因此除了阻止海水上溯,更重要的是用來洩洪。
正是由於天外崎兩脇的水閘,使得前往天外崎的水路交通也十分不便。

但一般東京先生若親自前往天外崎,則多半走水路。
所以這日近午時分,他偕同蓉娜,由港區白金台的豪宅,開車往江東區的夢之島公園,他的私人遊艇便停泊在那兒的碼頭內。
駕著遊艇經由荒川,出東京灣然後順舊江戶川 ,逆源而上,駛到河原春日神社前的河源碼頭上岸,便可以步行到江戶川天外崎。
他們的到來,不但不會被擯諸門外,天外崎的大總管,天外豬太郎便在短垣外,迎接他們。

天外豬太郎穿著淺灰色的和服,外加淺棕色的茶羽織,相對於穿著西裝的東京先生和蓉娜,他倒反而更像這裏的主人。
豬太郎相當魁梧,但行動卻毫不粗魯,反而有些溫文有禮。
他領著他的老闆和貨真價實的天外來客,進入了居酒屋南端入口的第一間房間,在那兒,他將向老闆做簡報。

天外豬太郎是東京先生忍者武士『天外團隊』的一員,另兩位團隊成員,便是天外竜之介和天外猿之助。但豬太郎卻負起了一項專責,管理江戶川天外崎與守衛天外來客居酒屋。
最終,天外來客居酒屋未能成功開放給遊客觀光,原因之一乃覬覦外星異寶的人太多,因而東京先生才把手下武功最高的一位忍者武士派到這裏來坐鎮。
天外豬太郎的『惜世聖法流』博大精深,與春花若子刁鑽古怪的『蝶甲蜂刃流』恰恰相反,後者讓大家如遇蛇蠍,前者卻受當前的武術界極度尊重。不過用在這兒,兩者卻異曲同工──幾乎杜絕了來意不善的闖客!

另有一重要原因,使東京先生決定將外星異寶深藏不露,是他對這批異寶的功能與效用,幾乎完全不知!他要想滿足的只是『虛榮心』,只想自己成為『十全老人』,於寶物到手後,並沒有特別想去研究,就是如此的心態,使他被騙了兩次,那兩次他收集到的『寶物』,是唯一他知道用途的兩項!
從這個角度深入去考慮,如果寶物落入他人手中,並被冒然啟用,萬一引發了某種無法挽回的後果,甚至更摧毀了人類的文明,這筆帳豈不都得算到他的頭上!
所以,自提卡爾回來的第三天,他和蓉娜便匆匆趕來居酒屋,照著老人解吉諾給他們的建議,讓那紫水晶髑髏幫他了解各種外星異寶的用途。

那是個十二疊塌塌米的房間,中央一張長几,東京先生和豬太郎在長邊相對而坐,蓉娜的客座設在東京先生的左手邊。
由於這次東京先生出門的時間,幾近一個月,所以匯報花了相當長的時間。
首先報告最近發生的事──春花小姐三天前來過了,由江戶川佇雲開車送來,直接將帶來的龍頭拐盒送入藏寶室,但在藏寶室內停留三小時,離開時帶走了一個大錦囊和兩個小錦囊。

江戶川佇雲乃東京先生『江戶川團隊』兩名忍者武士的一員,另一成員是江戶川行雲。
相比於『天外團隊』,這個團隊有一特別重要的任務,就是在全球各地,幫東京先生尋找蒐集外星人遺留地球上的各類異寶!
團隊的兩名成員,每年九個月,輪流周遊世界蒐集異寶,他們的名字是可以互換的,凡出遊的便是江戶川行雲,留守的就是江戶川佇雲,留守的也負起司機駕車的任務。

他倆是『梭星如來流』的忍者武士,而這一忍者流派,正是東京先生一手創立的!約三十年前,為了成全好友的心願,東京先生設立了這個忍者流派。
那好友是一位隱姓埋名的忍者武術大師,於一次行俠仗義的行為中,救下兩名襁褓中的孿生孤兒,之後,決定領養,並欲將自己一身的武藝,盡心傳授給兩名孤兒。
而東京先生也慨然允承下他們的全部生活費用。
那忍者武術大師過世後,兩徒弟便留下來為東京先生做事。他倆本是孿生,所以『佇雲』稱呼留守的,『行雲』便是出遊的,就不會認錯了。

 

(接  -  第三段【小動物都不願離開天外崎】)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