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五段  【尋址】

《情節概要》

前一天,他們住進「桃源老農舍」,第二天一早被鳥吵醒。

當大家正在農舍前院聚集,準備研究那張畫著荊玉宮簡圖的圖片,設法鎖定地點時,農舍東主的堂弟胡庚生說簡圖乃一位麥小姐幫他畫的,並且荊玉宮所在的山頭──石龍堆,就在農舍東北處不遠。

他們依指示前往,卻有出乎意料的發現。

第六章  第五段  【尋址】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簡直是被鳥吵醒的。可是每一個人都睡得很香甜,一起身,一開窗迎面撲來新鮮空氣,心神舒爽。
然後準備吃了早餐後,便按圖上路,去尋找羅軒轅和憑空失蹤的薄鳳池。


昨天傍晚,他們於住進農舍後,方才有機會了解整個農舍的建築結構。
『桃源老農舍』共有大小七棟房子,其中客房三棟,可以同時容納十八名住客。
不過,此時此刻,由於不是週末,只有他們一組人住在這兒。


農舍的食堂備有中西兩種早餐,他們最後仍決定依西方的飲食習慣,吃了煎蛋、吐司、和咖啡。
然後大夥到正門的天井內,拉過竹椅,圍著木桌,仔細研究東京先生給他們的紙片。

 

紙片攤開在唐美儀前面,薄樂妮就坐在右手側,她從肩上掛著的皮質公文包內,取出兩張紙片,也鋪開在唐美儀前面。
一張是松陂鎮谷歌地圖的截圖,一張是紙片上的線條與谷歌地圖大致重疊的顯示圖。

 

這是他們回到墨西哥市時,薄樂妮即刻就將東京先生的紙片交給了祥茂禮和莎蘭席,讓他們琢磨到底在三星堆博物館附近哪裏,並進一步鎖定目標。
便是這對公關夫婦多年的製片經驗,將他們帶到了『桃園老農舍』來,接下來,就要完全靠他們自己了。


「祥和莎蘭的判斷非常準確,所有的線條彎曲和走向,和實際的公路完全吻合,三星堆博物館也正是在這兒西北方向的位置。」薄樂妮說:「可是東京先生就是沒指出荊玉宮在那兒!」
「他說過宮建在地底。」凱薩琳說。


這時,坐在媽媽身旁的羅珊蒂,自懷裏將紫水晶取了出來。
紫水晶發著極不規則,又快速跳動的紫光,像個神經緊張的人。
洛哈同問:「她說些什麼?」


羅珊蒂看著他說:「要找一張床。」
還要找床!上次找床差點沒被活埋!
他覺得對這塊語無倫次的紫水晶一點辦法都沒有!束手無策!


這時,薄樂妮突然『噢』了一聲,也自公文皮夾內,取出了一個迷你型的小水晶髑髏。大家緊盯著看,但一無異樣!
「放到紙片上,像放大鏡那樣。」唐美儀提議。
薄樂妮照做了,特別對那張谷歌地圖,她全面搜索著。但最後搖著頭,只好放棄。


這時大家眼光全轉向洛哈同,因為他穿著解吉諾的外套,大家都知道,外套袋子裏藏有不少寶貝。
洛哈同伸手進袋內,但空手出來。
「昨晚我試了好幾次,什麼也沒出現!」


這時與食堂毗鄰的廚房內,突然有人招呼著:「唐小姐,你們還要咖啡嗎?還是茶?Coffee ? Tea?」
原來是給他們打點早餐的文嫂,探出頭來問他們。
唐美儀回說:「文嫂,謝謝了,我們就要出去找地方呢。」
羅珊蒂和薄樂妮立刻將紫水晶與髑髏收了起來。


「是啊,你們是來找外景地點拍電影的。」文嫂從廚房走了出來,饒有興致地向他們說:「哎呀,真是好巧啊,就是上個週末,省電視台也來採訪這兒的一件大事,好大一輛電視車子,就停在我們這兒。」
唐美儀問:「什麼大事?」


她們倆以普通話交談著,因此其他幾個人都聽不懂,只有羅珊蒂可以聽懂一些。
文嫂繼續說:「他們說是北京大學的一位教授,發現宋朝的一個道觀,叫『荊玉宮』的。」
「井雨空。」「今一又攻。」這是洛哈同和薄樂妮洋人說的普通話。
「荊玉宮」羅珊蒂說。
「咦,這位小妹仔會說普通話的!」文嫂贊道。


這時,餐廳內一個洪亮的聲音說:「妳嗓門這麼大,把客人一早就吵醒了。」
原來是昨晚給他們辦理登記的農舍東主,文嫂的丈夫,胡樵走了出來,身後跟著另一較為年輕的人。


唐美儀笑著說:「胡先生,是樹上的小鳥把我們吵醒的。」
「這也是她先把小鳥吵醒了,小鳥才把你們給吵醒的!」
「你胡說些什麼!」文嫂笑著說,但白了他一眼。


胡樵沒理會太太,卻將那年輕人介紹給大家。
「這是我堂弟,胡庚生,他可以說英文,he talk english ,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他,或找他幫忙都可以。」


胡庚生跟大家打招呼,他的英語相當流利。
「我是這兒的桃源老圃,負責種蔬菜,也包括餵養雞鴨。他應該是桃源老農的,」他指指胡樵,「可是由於名字的關係,他變成桃源老樵。」


可是,他突然一臉驚訝,說:「我的天!」
原來他這時已站到桌邊,說話時眼光溜過桌面,見到那張紙片和上面簡略的地圖。
「對不起,你們這張圖是哪兒得來的?」他指著紙片問,「是不是一個日本人給你們的?」


薄樂妮說:「是一位叫東京先生的人給我們的,你也認識嗎?」
「我不認識東京先生,但我認識這張圖,是一位麥小姐畫給我的。」
大家聽了,不禁想居然有這麼巧的事!


透過他的說明,大家才知道,東京先生似乎還真的派出了手下,四處打聽羅軒轅的消息,難道這只是為了要跟羅珊蒂交換消息,以取得紫水晶嗎?他們無法想像,也無從猜測。


薄樂妮問:「這是多久前發生的事?」
胡庚生想了一下,「大概有三個星期了吧。」
唐美儀估計著,大約是她們到邁阿密機場開記者招待會前後。
她問:「那位東京來的觀光客,他有沒有說明要找的是什麼?比如一個歷史古蹟,或一個歷史人物?」


「他說他在收集全中國各地,考古發現現場挖掘的最新資料。」
正於此時,胡樵的手機響了,他向大家道了個歉,便和文嫂回到廚房去。
唐美儀繼續問:「那位麥小姐怎麼沒註明挖掘現場的實際位置?」


桌邊的胡庚生伸手指著紙片上那些不規則,類似地圖上同層高度的扭曲線條說:「這兒就是,石龍堆,從我們這兒的停車場能看到。』
頓了頓,他繼續說明:「麥小姐很心細的人,她沒有直接寫出來,可能是考慮到,他們的實驗室,那時才剛剛落成,若沒經過鎮委書記批准,恐怕還是不要私下發佈消息才好。」


「實驗室?」大家不約而同開口問,一旁的凱薩琳和羅珊蒂,顯得有些緊張。。
「石龍堆挖掘計畫是由北京大學的一位羅教授主持的,他在考古現場旁邊,建了個實驗室,又自國外運進一批貴重的儀器。」
這下連薄樂妮都緊張起來,羅珊蒂一臉興奮,但凱薩琳卻有著不安的神情,這事本來應該是她最清楚的,此刻卻由完全不相干的人處得知。
立即感受到母親的心情,羅珊蒂從旁抱住了母親,將臉貼到母親臂膀上。


看到這些情緒上細小卻複雜的變化,胡庚生小心翼翼地說:「石龍堆離這兒,走去頂多二十分鐘就到了,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過去。」
洛哈同說:「多謝了胡先生,但不用麻煩的,你告訴我們怎麼走,我們自己過去吧。」
「你們可以從停車場後面的小路過去。」他率先往矮牆外走去。
順牆右轉走到牆尾便是停車場。


洛哈同突然想起一事,問道:「胡先生,你們農舍可有 WiFi ?」
胡庚生答:「有的,可是你們的手機,恐怕要加一片卡才能通用。」
「哪裏可以買到 SIM 卡?」
「這一帶最容易買到的就是『移動』卡。旌金公路上,就有一間『中國移動』,這兒往北頂多半個小時也可以走到了。」


這時他們已來到停車場,胡庚生將大家帶到那排樹邊,穿到樹後,隔著一片雜草的凹溝,就是一條田埂土路,一直往東北方向通到一個小山丘去。
「那就是石龍堆,從空中望下,那丘陵的山頂,看著就像只蜥蜴,土話叫石龍子。實驗室在東北角,所以你們得從山腳下繞過去。」


「路到一半好像就不見了,」洛哈同指著前方。
「可以從那些菜圃的田埂上過去,如果實在沒路,就撿容易走的,或沒有樹擋著的地方穿過去。」
這種情況在都市裏真是不容易遇上的。


洛哈同走到最前面,自告奮勇當領隊,
正要前行,胡庚生突然喊住他:「洛先生,你們去看實驗室,我可以幫你們去買『移動』卡,如果你們有需要的話。」
結果他們決定需要三張,洛哈同是不用智能手機的,老人的水晶髑髏功能恐怕還更強大些,只可惜有好久都不出現了。


他們排成一排,像小學生遠足那樣,在土埂上前行。洛哈同忙著尋路帶路,三位女士都想著自己的心事,默默地跟著步伐。最開心的就是羅珊蒂了!
每當洛哈同為擇路而停足時,她就轉身回看著一路行過來的地方,看到那間貓頭鷹飛入的倉庫般小屋。


往西北看去,她發現遠處一條南北向的田間小路上,有人向她揮手。竟是那位胡先生!
原來胡庚生與他們分手後,便步行過去幫他們買『移動』卡,他特意走與旌金公路平行的小路,能跟他們保持一段視線的接觸。
他們這時已經來到山腳,轉過山腳兩方就見不到了。遂都跟他揮了手,再繼續前行。


才一轉過山腳,大家不禁傻了眼。
遠處看不覺得,近處看,這小山丘高得很,一條蜿蜒小路,以相當傾斜的角度,向上延伸,在半山腰間,向左彎進一個山坳,消失不見。
爬這個山坡,不消說,會是非常吃力的!
但令他們更不安的是,沒見到任何建築物,只見到茂密的大小樹叢!


他們順小路繼續前行,直到拐進山坳,才了解,這條小路其實乃蜥蜴的尾巴,而展現在前面的,還有兩個彎彎的突出山體,他們正前方較大較長的便是蜥蜴的身體,隔了另一山坳,更遠處一個小小圓形山頂,便是蜥蜴的頭了。


就在蜥蜴的頭與身體交接處,他們見到一棟白色建築物的頂部。
他們加快腳步,所幸的是,此處小路坡度銳減了一半,便跟平地差不多了。


那棟白色建築物,就建在蜥蜴頭與身體交接的山坳處。
佔地很大,單層,但幾乎有兩層樓高,形狀相當古怪,整個是方形的,卻由兩個部分組成;白色建築物,和一個較大,但似乎是竹棚樣的外搭架構,直接跟山壁連在一起。


那長方形白色建築物,一半卻又像弧形,好像山壁內,吹出一股氣,因此將長方形一邊的外緣,吹得膨脹而鼓了出來。而且,沒有窗子!可能有封鎖山腹內藏著的任何秘密的意圖!

他們走近了,更覺得白色部分好像建得斜了,令洛哈同想起了老人走路的樣子。
但別人覺著奇怪,凱薩琳卻了然於心,這正是考古挖掘現場,那與山壁相連的竹棚子顯示挖掘才剛剛開始。至於為何採取如此封閉的方式,她猜測,這可能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發現。


從正面看去,最外一圈是由鐵欄杆圍住把關,但鐵欄杆大門的位置,卻在白色建築物部分的中央。裏面一圈,則白色建築物和竹棚子又各有一個門,而且怪怪的不開在中央,卻開在左右兩側,大鐵門和兩個內門都好像是鎖著的。

鐵欄杆的最右邊,於稍高過視線的地方,有一塊木牌,上面寫著:『荊玉宮道觀遺址挖掘現場』。

他們正打算上前叩問,一個聲音嚇了他們一跳。
「你們終於來了!他們今天都不在。」
大家聞聲轉頭。


只見一位著青色道袍的道姑,握著一柄白鵝毛扇,坐在山壁一旁樹下的一張竹椅上納涼,這時起身向他們稽首問禮。
那聲音出奇的好聽,可是令他們吃驚的,這位道姑竟是個西方美女。


原來是李白煦正在此等侯他們的到來,可能已有好一會了。
她長得似乎格外『完美』,似乎將各類不同的女性的美貌,不知怎地給『集合』了起來;似乎凱薩琳的清純、薄樂妮的明朗、唐美儀的端莊,她都沾上了一點。


這時,甜美的聲音又響起:「我是中國道教協會正式授籙的散居正一派天師,我叫李白煦,」但突然她轉用法語說:「Lilas de Blanche,從馬賽來的。」
薄樂妮驚呼:「妳一定認識鳳池!」
「我也認識薄無道道友!」
薄樂妮更張大了嘴,那是她父親。


然後,李白煦轉向唐美儀說:「我特別要向唐小姐,」她又向薄樂妮致意,「還有薄小姐道歉。」
唐美儀揚了揚眉,做了個詢問的神色。
「因為是我把薄先生,緊急地拉到這裏來,主持重要的事情,所以他才不告而別,等你們見面後,我請求妳們,不要責怪他。」
唐美儀和薄樂妮對看了一眼,沒有答話。


一旁的凱薩琳聽了,私下希望李天師,也能為羅軒轅解釋一下,為何她發了兩個網郵給他,卻如石沈大海!
他們之中,只有洛哈同和羅珊蒂,對李白煦有著戒心。羅珊蒂甚至感覺到懷內紫水晶有些害怕,一動不動,好像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那樣。
這時洛哈同開口問:「妳說我們『終於』來了,妳能預先知道我們今天會來嗎?」


李白煦看著他說:「我是持有授籙的正一道天師,會扶乩作法,也會替人鎮魘消災,雖然這些現在變得不太流行了。可是我最拿手的是算天時,望氣數,一早起來就算準了今天有──『紫氣東來』。」
突然她轉過頭睜大眼盯著羅珊蒂看。羅珊蒂確實被她嚇一跳。凱薩琳趕緊將女兒拉靠緊一點。


洛哈同心中一動,想著,難道這李天師指的竟是紫水晶不成!
但隨即李白煦微微笑著說:「你們別擔心,明天下午便能見到他們了,」說著她轉身自竹椅上取了三張紙箋,分給三位女士,「這是明天下午的雞尾酒會,邀請你們全體光臨。」她向洛哈同和羅珊蒂指了指,表示也包括他們兩人。


她繼續說:「他們明天也不上班,會直接去梨香榭,所以明天酒會上便能見面了。好吧,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他們答話,搖著白鵝毛扇,轉過屋角,逕自走了。


他們呆在當地,想著剛剛發生過的事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唐美儀將看過的請柬遞給洛哈同,他看完又順手遞給了羅珊蒂。


這時薄樂妮悄悄地掩到牆角,往後看去,李白煦已經不見,她轉出屋角。大家也都跟了過去,想一瞧究竟。
「原來這棟屋子是扇形的!」薄樂妮說。
不但扇形,這一邊弧形牆面整片全是玻璃窗子,窗外全部加罩鐵欄杆,玻璃上似乎也佈滿了警戒系統。


大家都湊近了鐵欄杆往裏瞧,他們見到的卻只是淺淺的一片空間,由一面牆將弧形的部份,單獨隔了出來,作為員工休息室兼餐廳,因為有一張長沙發,一張小方桌,和四把椅子,而咖啡壺、電爐、微波爐、小型的冰箱,甚至一個小小的洗手臺,和擱瓶瓶罐罐的小架子,幾乎一應俱全!
整面的白牆,在左手三分之一處,有一扇門通往裏間,只是此刻關著,無法見到門後的情況。


薄樂妮又打頭陣往扇形屋尾端走去,大家陸續跟上。
果然這一端也是內向傾斜,也是白牆與竹棚各有一扇門,卻開在與正面那兩扇,不同的地方。
這一棟建築的門窗,設計得煞是怪異,門,東開一扇,西開一扇;窗,要不全是,要不全無!


扇形屋的這一端,幾乎貼著山壁,只離開一碼左右,也有一小截鐵欄杆門把關。
小路到此也是盡頭了,但有一條踩出來的窄窄通道,往前往下斜斜通向掩在樹叢後的一個簡陋小棚,極可能是個廁所。
再往前,便是山頂,也就是蜥蜴的頭,但全是樹林子,也沒見任何小徑,所以他們搞不懂,那位李天師究竟是如何消失的!


雖然這次沒見到要找的兩人,但總算有了下落,所以他們只好原路下山,先回農舍去。
下山的路上,唐美儀突然想到一件事,提出向另兩位女士討論。
「請柬上寫的是『雞尾酒會』,我相信我們帶著的服裝,恐怕沒有適合出席正式酒會的。」
討論結果,她們決定,回農舍後,便開車到成都去『治裝』。

(接  -   第六段【酒會】一)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