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八段  【奇門】

《情節概要》

酒會後第二天,大家再度往石龍堆,受邀正式參觀實驗室。但解傑若終告出現,並由他來主持地底荊玉宮的實地探險。

第六章    第八段  【奇門】

這次的四川三星堆之行,他們的目的是很簡單的,找到他們心愛的人。到目前為止,這目的已然達成,卻遇到不少的變數。

這些變數表面上來看,比如凱薩琳見到了羅博士新歡,春花若子也來到這裏,並且更是羅博士的舊識,羅博士主持著一項歷史性重要發現的考古計畫工程,而這個工程與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道教有關。

這些本無甚關連,也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問題,甚或任何威脅的事項,卻令洛哈同感到憂心重重!因為他隱隱感覺,有一個比老人更強大的力量,在主導著這一切事情的發生。

而且,他認為老人已然給他示警了,通過了那隻見到兩次的貓頭鷹,和昨日紫水晶在三星堆博物館旁那些奇怪的反應。因此他對下一步要走的路,抱著很大的戒心!

今天,他們要再次的造訪羅博士的實驗室,並參觀挖掘現場。
昨天的酒會裏,丹芙博士提早離去,但唐美儀等也跟著要離去之前,薄鳳池正式的邀請大家第二天到實驗室再度的碰頭。

羅博士也一個晚上連發了三個網郵,要凱薩琳帶著女兒第二天到實驗室會面。
所以洛哈同在心裏提高了警覺,作了萬全的準備來應付一切危機,並希望那不是某種強大的力量,所設下的陷阱。

第二次上山,他們本想開車去的,因據胡庚生提供的資料,石龍堆乃該小山頭東邊的稱法,西邊原先稱做梅家堰,但現因挖山取土,三分之一幾乎已經犁平了,故改稱梅家坪。如果要開車過去,可以泊在梅家坪後面的停車場,然後由山後的小徑走上去到實驗室。不過,有一缺點,就是這條小徑的坡度就更陡了。

結果大家都認為還是徒步上山為妙!第二次走這條山路,他們居然覺得挺輕鬆,沒人覺得累。
當他們拐進最後一個山坳,見到那白色實驗室的時候,只見羅軒轅和薄鳳池站在大門口談話,見他們到了,立刻迎上來。

羅珊蒂喊著『爹地』跑上去,羅軒轅仍是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薄鳳池上前向未婚妻和妹妹打招呼,然後向大家說:「歡迎光臨我們的實驗室」。他接著介紹說:「你們有沒有覺得這棟建築看上去很特別?」
大家紛紛點頭。

「因為這是軒轅的傑作!整個的結構,他是根據中國傳統的一種『奇怪的門』和『逃走的盔甲』方式設計的。」
大家這回聽得一頭霧水,但唐美儀卻『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知道他在說什麼,但這可是她聽到的最有趣的一個翻譯了。她知道薄鳳池說的是『奇門遁甲』。
看大家都聽不懂,薄鳳池更洋洋得意的說:「不信那我們就先在外面走一圈看看。」

薄樂妮說:「外面我們前天早晨來的時候就看過了,半圓形的那一面,全是窗子。」
聽她如此說,那站在門邊的羅軒轅說:「那麼我們就先到裏面來吧。」
他放下羅珊蒂,拉開了鐵門讓大家進去。

屋子的設計果然怪異,鐵欄杆門進來,是個狹小不太規則的三角形空間,面對的牆,右手邊,又是一扇門,看來這兒只是個玄關。
他打開門,大家陸續進屋。

裏面卻是極寬敞的長方形空間,三個辦公桌,和三組不同的科學儀器,以齒牙交錯的方式,由一端到另一端排開。儀器與桌椅之間,讓工作人員走動的地方,也並不會嫌擠。

他們陸續走進室內,第一眼印象較為怪異的,就是每邊牆上有一扇門,卻東開一扇,西開一扇,完全揚棄了『對稱性』,甚或『習慣性』的因素。
嚴格說來,只有長邊兩端有門,可以關上,橫檔兩邊的只是門框而已。

洛哈同殿後,當他在門口那張羅軒轅的辦公桌前站定時,羅軒轅和凱薩琳母女,正站在左側中央的辦公桌旁,而薄鳳池則已經走到他自己的辦公桌前,向大家介紹著那台高高圓筒狀的電子顯微儀。

洛哈同稍一環顧便注意到右側中央牆上,貼著的三星堆凸眼銅人頭像海報。他心中忽然一動,覺得似曾相識。
隨即他猛然旋身,見到身後牆上貼著的那張三星堆巨人銅像海報。

就在他眼光觸及巨人銅像的那一秒,眼前真的就冒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巨人,立在海報前,右手握一塊透明的結晶體,左手握一片玉琮。

就這樣,一個五千年前出土的文物突然像『顯靈』,或『還魂』般站在他們眼前,那一刻,所有人都大聲驚呼著,除了洛哈同,他知道,老人已將解傑若打造成功!
就在下一秒,這三星堆巨人竟又憑空蒸發,而跟大家一般裝束的一個解傑若,出現眼前。

眾人的驚呼,引出了員工休息室內,比他們早到的幾位,最先走來探看究竟的,是麥麗詩,然後是春花若子、一色理性、和瀨戶內珡海。
但他們都沒見到那三星堆的巨人,只見到解傑若。

羅軒轅問:「你是誰?」
他的問題,卻讓春花若子給回答了。
「解傑若!你怎麼也來了?東京先生呢?」

解傑若一時之間沒有回答,卻眨了好幾下眼睛。
洛哈同本能地想代他回答,但似乎又被某個無形的手阻止住,他向羅珊蒂看看,她也似乎克制著自己。

「妳是春花若子,我見過妳,妳見到的我不是我。」
「你只不過換下了睡袍而已,你不是你,又是誰?」
「我的配偶借用了我的身體。」
「難道你們倆弄仙人跳,來騙東京先生?」

但話才出口,她便知不對,因為東京先生並沒有被騙走任何寶物,反而得到了紫水晶髑髏。
見解傑若沒有作答,她又說:「你知道季子麼?」

他又眨眨眼說:「季子的一半是我的,可是我現在有了我自己的『二楞子』。」
他自外衣口袋內拿出一個比手掌稍大的透明水晶髑髏。
知道中文『二楞子』意思的,不禁莞爾,沒有什麼人會如此自稱的!

隨即他又自衣袋內拿出另一樣水晶物件,托在掌上,居然是個水晶寄居蟹,和真實的寄居蟹大小幾乎一樣,煞是新穎好玩。
他轉向羅珊蒂說:「這是要給妳的。」
羅珊蒂開心極了,小心地接了過來。她曾見過老人的真身,「謝謝你,解公公。」她心中默念著。

這時,解傑若向著洛哈同和美樂妮說:「還有你們兩個的也請取出來。」
他們取出後,解傑若說:「不錯,這些就是我們所有的裝備了。」

他看著手中的髑髏說:「髑髏的功能不大,更不是攻擊性的武器,但足以做為護身防禦的重要參考,所以一但進入山裏頭,每一步都要先用髑髏探測一下周圍──」

「請慢,」這時羅軒轅突然出聲阻止,說:「這位謝先生,你說『一但進入山裏頭』,是根本不可能的,至少目前是,我們根本還沒開始挖掘呢!目前我們才剛開始用鑽隙探測器,試著去瞭解如何才能安全的往前一步步的推進。」

解傑若想了一下說:「不錯,按理應該向你解釋一下的。」他停了一停,又四周看看說:「你下了很大的心思,在這間實驗室的建築設計上。」
他又仔細打量著所開的門戶,「不錯,你是按照『奇門遁甲』設計的吧。」

「哦,謝先生也是行家?」
「行家不敢,但我能先看一下你們的挖掘現場嗎?」
於是羅軒轅將大家從他身旁那扇中央的門框走出外面,原來外面竟是像個『天井』的大敞棚,乃倚著一片剛剛開始挖掘的山坡建起來的。

天井裏到處擺著工具,有挖土刨山的,有鑽測儀器加一堆電纜,和一台小型電腦屏幕,有簸箕、刷子、掃帚等,還有兩張長桌。

而今天聚集到這兒來的共十二人,他們分站在儀器之間,竟毫不覺擠迫,可見這個考古現場佔地挺廣的。

這個天井不是開放,而是封閉式的,兩旁圍著竹籬,頂加蓋竹架。而延順著整個建築扇形的式樣,兩邊竹籬也往山壁斜斜的靠攏。

解傑若指著兩邊竹籬的籬門說:「西北為『開』門,西南為『死』門。」他又指著中央通往實驗室的門說:「這是『驚』門,羅博士,你的八門,開得果然十分精妙。」

他站到已被挖開的山壁前,左右觀看著,又凝視著兩邊的竹籬和頂上的竹棚,然後『胸有成竹』似的向大家說:「我們先到休息室裏去說吧。」

員工休息室的弧形一面,因全是窗子,所以光亮得很,窗外所見除了周遭的蔥鬱樹林外,更能見到遠處的民居和一小段繁忙的旌金公路。
但由於窗子面朝東北的方向,因此無法看到位於西南的桃源老農舍。

當大家坐定後,解傑若說:「你們之中,只有三位還不知道,其實我是外星人。」他這時背窗站著,因此正面形象隱在黑影內,而身形卻被窗外陽光照出一圈金色的輪廓,實令人不得不相信他的自我介紹。

「但嚴格說來又不是!」他皺皺眉說:「我的人體形象,實際上是透過水晶髑髏投影出來的幻象。」正說時,他突然消失不見。但兩秒後,重新出現。

這使羅軒轅、薄鳳池、和麥麗詩三人,加上一色與珡海,滿臉驚愕。
只聽得解傑若又說:「但我還是有實體的。」他向坐在不遠的羅軒轅伸出手,兩人握手。羅軒轅更覺得不可思議了!

「我的實體是由上億個,一種奈米菌體構成的。」他看著那幾名從未見過他的人,發現麥麗詩似乎仍不能完全的接受他。

其實麥麗詩對於解傑若是不是外星人,完全的不在意,她所關心的只是羅軒轅一個人,而且她知道羅軒轅很容易沉溺於這一類新奇的思考中,往往到不能自拔的地步,所以她一定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為羅軒轅一旁護駕。

「簡單的來說,我不是自然生成的,是製造出來的,製造我的人叫解吉諾,除了我之外,他又製造另外兩人。而只有解吉諾本身才擁有超自然的能力。

「可是為了要保持超自然能力,他必須每五百年睡入一張特定的床內,並至少需睡上一百年,他才能像正常人類一樣的作息。

「這次他錯過了入睡的期限很久,大約三四十年前他就應該放下一切,睡入床內,如今他的能力正迅速地在衰退中,而更糟糕的,有如雪上加霜,我們三人中的一人,叫解極茸的,不知如何也似乎取得了超自然的能力。

「這次,解吉諾到了瑪雅後,湊巧發現了冬眠中的我,因此恢復並增強了我的能力,讓我到這裏來,幫著他探取解極茸的底細。」

聽到此,無人作聲。他看羅軒轅好像陷入更深的沉思,麥麗詩似乎仍持著懷疑的態度。薄鳳池則低頭與唐美儀和薄樂妮開始小聲交談著。
一色理性恐怕正動著腦筋,要如何把這一切都編入他的『繁花』劇本中去。

這時春花若子問道:「你們另外一人叫什麼?」
「解蓉娜。」
「就是現在跟東京先生在一起的?」
「是的。」
「是女性?」
「是的。」
「難怪。」

羅軒轅從沉思中抬頭問:「謝先生,你剛出現在這兒的時候,為什麼是三星堆巨人的形像?」
解傑若考慮了一下說:「那是我們首次來到地球陸地上,解吉諾給我們設定的。」

「根據呢?」
解傑若搖搖頭:「他的智慧高出我們太多──」
「三星堆是你們的老家嗎?」
「之一。」
「你說首次來到陸地──那麼之前呢?」
「海底。」

羅軒轅本想繼續追問是哪裏的海底,但臨時轉移方向:「石龍堆這兒,也是你們老家之一嗎?」
這回解傑若想了一會說:「我知道你問的意思,這兒不是,不過我應該先解釋一下我的任務,解吉諾不但能力銳減,更發現我們海底老家的連線也被切斷──」

「你們根本失去了控制。」
「是的,我們完全不知道解極茸的現況,很多事情我只能猜測,準確到什麼程度,就不敢說了。我覺得我們是特別被引到石龍堆來的──」

羅軒轅嚴肅的問:「你難道認為這兒會是一齣騙局?」如果真是這樣,問題就大了!
「這倒不一定,想想我們可以在提卡爾建立起瑪雅文明,他在宋朝,回這兒來建一座道觀,不是大問題。」

「差不多一千年前,他在石龍堆建了座道觀,又設法埋進山裏,就為了一千年後,引你們前來探查?」羅軒轅提出質疑。
「我的意思只是說,這山裏可能真有一座被遺忘的道觀,只不過被他拿來吸引大家到這裏來。」

羅軒轅悚然一驚,他說的情形,不正是李白煦天師的作為嗎!這李白煦會就是解極茸嗎?
他正要向解傑若提起李白煦,解傑若卻繼續說:「解極茸吸引了羅博士,在這石龍堆布局張網,但解吉諾並沒有告訴我,是什麼原因將我們,」他指指自己和洛哈同等人,「引到這兒來的?」

「是紫水晶,」這次說話的是一向比較沈默寡言的凱薩琳,「到今天為止,所有發生的事,幾乎全是由薄先生送來裴聿美展覽的紫水晶開始的。」她正是第一個與那怪異的紫水晶接觸的人。
薄鳳池陡然站了起來,看著羅軒轅說:「不錯,我們都忘了追查,那紫水晶究竟到哪裏去了!」
「紫水晶在我這兒。」羅珊蒂輕聲地說。

她看看母親,又看看洛哈同,然後將紫水晶取出捧在手中。
只見傑若呆呆地瞧著紫水晶,然後一步步向她們走近。
凱薩琳立時要站起來保護女兒,但一旁的洛哈同卻將她拉住。

走近了,傑若伸手就要去取紫水晶,豈料紫水晶爆閃出一片強光,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傑若也只得收手。
「妳怎麼不認得我了?」他顯然很哀傷地說。
紫水晶發出律動的柔光。
「妳變紫色了。」

就這樣,他倆敘舊交談著。
「這一切都是解極茸造成的。」
「妳受苦了!被他掌握了這麼久。」
「玉琮在我這兒。」他取出玉琮。
洛哈同不由得多看了兩眼,因為這玉琮似乎增大了一倍。

「這次他將妳拋了出來,果然引起艦長的注意,而展開了調查。」
紫水晶點點頭。
「如此看來,艦長應該早已洞徹他的陰謀。」他轉向大家:「對解極茸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也有可能這個機會就是他自己策劃製造的,但無論如何,他將大家引到這裏,目的何在?」
春花若子說:「要剷除對手。」
「有更簡單直接的方法!」解傑若搖搖頭。

「雙方最後對決!」薄鳳池說。
薄樂妮在她哥哥臂膀上拍了一下,唐美儀瞪了未婚夫一眼,薄鳳池卻莫名其妙。
這時,一色理性也插嘴:「是在找她們曾經擁有過,如今卻失落的某種東西。」
瀨戶內珡海將頭靠上他肩頭。

羅軒轅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抬眼注視著解傑若,繼續說:「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頓了頓,他繼續說:「他們要找的,和我們要找的是同樣的東西,生命的意義──甚至,是宇宙的奧秘。」
解傑若跟他相對凝視著。

這時春花若子卻大聲說:「我知道。」
大家全向她看去。
「他將大家引到這裏來,是為了找紫水晶。」
紫水晶光芒連閃,似乎想急於辯解什麼。
「怎麼可能──」解傑若方要駁斥春花若子,卻又突然轉向紫水晶:「妳說什麼?」
春花若子:「不是這個紫水晶,是你們艦長的紫水晶。」
洛哈同歎道:「老人的內丹!」
但羅珊蒂也同時間出口:「她說找一張床。」

解傑若立時伸手阻止大家同時說話,想了一下,先問紫水晶:「妳怎麼知道的?」
洛哈同心中想:「她不是怎麼知道,她是只知道要找一張床。」
果然不錯,紫水晶同樣的光芒一閃再閃。
「我們三個宇航員,有三張床,兩張移到陸地上來,我的一張後來移往瑪雅叢林,這裏的確還有一張,而且就是解極茸的,可是,」他向紫水晶:「被蓉娜睡壞了,是不是?」
紫水晶仍閃著相同的光芒。
「我們找到這張床後,難道要誰睡進去?」
紫水晶沒有其他的反應了。

他又轉向春花若子:「春花小姐,妳為何知道要找的是艦長的內丹?」
「很簡單的一條定理,以同類物件,引出同類物件,是不是?」春花若子反問。
解傑若問洛哈同:「解吉諾的內丹現在在何處?」
羅珊蒂答道:「在我這兒。」
她先收起了紫水晶,然後取出瑪瑙內丹捧在手中。 

「艦長是什麼時候將內丹交給妳的?」
這次洛哈同代她回答:「是瑪雅球賽前,我將老人的外衣,暫時讓珊蒂穿著。」
羅珊蒂接著說:「那天晚上,解公公告訴我,找到晶床時,一定要將內丹放進去。」
「原來他是要睡進床裏,但不對啊,晶床是宇航員的睡床,艦長睡的是──」
「一張石床,」凱薩琳說。

解傑若正想問她如何得知,不料紫水晶又光芒閃動。
「找一張床,」羅珊蒂幫著翻譯。
解傑若看著紫水晶,然後點點頭說:「我明白了,原來他們兩人都在找床,而很明顯,艦長要我們做的,就是找到晶床,將內丹放進去,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我們只有隨機應變了。」

「妳的玉環呢?」
紫水晶緩緩地說著,似乎有些唉聲嘆氣!
「哦,竟被他扔到提奧蒂華坎羽蛇神廟地底的水潭裏了!」
他又問「艦長是否都知道這些?」

但沒等紫水晶回答,便轉向羅軒轅說:「羅博士,首先要向你鄭重道歉,你是這兒的主持人,可是眼下的情勢有了極大的轉變,我必須領導這一次的探險,僭越之處,請原諒,希望你能諒解。」

羅軒轅考慮了一下說:「從剛才我們討論的情形來看,確實似乎已超出了科學研究的範圍。但,我仍需要對政府和國家負責,任何考古挖掘的行動,我需要親自參與,這是不得更改的。」

「我們將面對的是無可預測的凶險,甚至步步陷阱,處處有死亡的威脅。參與人員的安全是我首要的考量,所以能進入山腹內探險的,必須要擁有有效的護航工具,這是我的責任所在,因此只有我,洛哈同,羅珊蒂可以進到山裏。」

薄樂妮立即說:「我也有一個水晶髑髏。」
解傑若說:「薄小姐,我需要妳在外面坐鎮,跟我密切聯繫,以防出現任何緊急狀況。」

凱薩琳正要表明跟去保護女兒的決心,卻聽春花若子搶著說:「讓我加入,絕對是有利的!我帶了兩件東京先生奇寶,會帶給你們很大的幫助。」
解傑若:「不行,妳帶來的奇寶,我完全不熟悉用法或功能,若產生相反的效果,豈非立刻將陷我們於死地!」

凱薩琳站了起來:「凱絲去哪裏,我就去哪裏,你沒有權力拆散我們母女。」
解傑若正感到為難,凱薩琳卻覺得手心內,女兒塞給她一個東西。
她舉手打開來看,竟是那顆水晶寄居蟹!
羅珊蒂卻向解傑若說:「我有紫水晶。」
解傑若只好同意凱薩琳也一起去。

這時羅軒轅也站了起來,「我也有一塊白玉璧,可以符合你的要求。」
解傑若陡然提高了警覺問:「什麼樣的白玉璧?」

「從我們發現的資料來看,這座道觀是宋徽宗的國師林靈素建來存放一件秘寶的,也因此稱道觀為荊玉宮,荊玉指的就是『和氏璧』,因此我們猜測,白玉璧就是和氏璧。」

「你們是怎麼找到的。」
「先是從探測儀裏,我們看到一塊石碑,艾莉絲,我的助手,鑽進通道,取出了石碑,後來我和鳳池打開石碑,發現了白玉璧。」

「發現多久了?」
「大約兩星期前吧,我們又發現白玉璧有些很奇異的超自然的能力,所以至今還沒能往上級報備,也未公布這個發現,只將玉璧鎖在那間,」他向密室房門指指,「密室的保險櫃裏。」

解傑若想了一下說:「這樣就更不能將白玉璧帶進去了!我們帶水晶髑髏進山探險,是在給解吉諾護航。而白玉璧很顯然是解極茸預先佈置的一顆棋子。」
「可是,我必須親自審閱──」
他未說完,被洛哈同阻止了,接著洛哈同遞給他一個中型的水晶髑髏──洛哈同自己的。

 

(接  -  第九段  【遁甲】)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