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十段  【絕境】

《情節概要》

解傑若帶領著羅軒轅、洛哈同、和凱薩琳母女,深入石龍堆山腹,進行探險。

留守實驗室的人馬,又有兩組,也分別找到方法進入地底;一組是春花若子、唐美儀、一色理性、和瀨戶內珡海,他們因春花若子盜取了白玉璧,開啟了一條時空穿越的通道而進入。

另一是麥麗詩,她知道有一條秘密通道,可能可以進入山腹,遂偷偷自屋外轉由竹棚外的邊門進入,準備隻身探險。

可是她犯了一個大錯,那竹棚的邊門是個『死門』,故進入密道不久,便立刻陷入絕境!

第六章  第十段  【絕境】

 

◇  麥麗詩


對於考古挖掘現場實地的情況,麥麗詩非常的熟悉。曾因要加入羅軒轅『青藏高原』地質勘探團隊,三年前她自願參與了一個獨特的考古研究實習機會,是由中國社會科學學院考古研究所和中美洲的宏都拉斯國政府,聯合舉辦的瑪雅科潘廢墟考察及修復工作,她在那兒實習了兩個月左右,汲取實際經驗。

她匍匐到那個可能的入口前,左側可看見的那個較寬廣的空間,距離她尚有兩碼遠,但隔著一個更窄的通道。
她開始小心翼翼地,以極緩慢的速度,將通道挖寬,挖下的土,自身旁,盡量往腳後推去。

將十公尺不到的通道挖寬,用了三十多分鐘,而其間數度頂上有鬆散砂石落下,她幾乎都決定要退出去了,只因落砂情況並不嚴重,才繼續前進。
終於穿出了通道,她直起身子,小心地探入那個空間。看清情況後,頓覺失望,原來這個空間是封閉式的!大小約一人平伸兩臂,恰可迴旋一圈。

她開始仔細檢視四周土壁,發現正對入口的這一面,土質有些不同。小心翼翼地刨刮著土壁,她發現這一面的土內,摻著不少黑色的石塊。她向左右兩側試鏟,卻沒見到任何雜質。

她取起一塊黑色石塊仔細看著,才知道不是石塊,而似乎是一種燒過的粘土,她相信這應該是碎裂的瓦片,難道,這兒是宮殿的屋頂?她竟站在荊玉宮的屋頂?
但也有可能是這些碎瓦掉落地面,她其實是站在殿基的部位?要不然怎會與石碑出土的位置相差不遠?!

就在她低頭琢磨,並且『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整個小空間震了一震,她見到她剛剛挖進來的那條通道內,開始落下砂土,然後『橐』一聲,一塊大石,竟將這唯一的出口堵死。
她陷入一個完全封閉的山穴內!

◇  有人在哭

解傑若帶走了他自己的水晶髑髏,洛哈同他們頓時陷入黑暗中。他遂再度取出老人的瑪瑙髑髏,黃濛濛的光照亮了一大圈,他很高興見到瑪瑙髑髏好像又恢復了能量。
「我們馬上去找羅博士。」
「你知道他在哪兒麼?」凱薩琳問。
他慢慢地環顧四周:「他進了『三清殿』。」
他好像記得解傑若這樣說過。

「他有危險嗎?」
他向大殿左側的方向注視了一會,卻發現他竟感覺不到他自己的那個水晶髑髏!為了讓羅軒轅能一起進入山腹,他將自己的水晶髑髏借給了羅軒轅。
「我──」但他趕緊打住,不能告訴她們這個情況。所以他將老人的瑪瑙髑髏舉向那個方向照了一會,髑髏一無異樣。
「應該沒有。」
凱薩琳拉起女兒的手說:「我們快過去看看吧。」

羅珊蒂沒有動,因為她手中的小墜子髮絲所發的熾光,逐漸淡了下來,這意味著唐阿姨那邊的危險應該已經過去了,她展示給母親看。
但這時另一種聲音,雖然極輕微,也似乎發生在很遠的地方,卻使洛哈同和凱薩琳頓時魂飛魄散!
因為他們聽到『刷啦啦』碎石掉落的聲音,自上方傳來!

凱薩琳小聲地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看看手中老人的瑪瑙髑髏,然後搖頭。
幸好他們所在的這周遭,沒有砂石落下,腳下又站得很穩,並沒有任何地震的跡象。如果此時發生地震,將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

凱薩琳當機立斷,牽起羅珊蒂的手說:「我們快去三清殿找爹地──」
因為此時此刻,他們應該想辦法愈快離開這個地宮愈好!
不料羅珊蒂卻反將媽媽拉住了,原來小墜子又有了變化。
她衣襟上別著的小墜子,錐體開始出現細細黃色光圈,上下來回不斷旋轉。

凱薩琳才待問女兒是否唐阿姨那邊出現其他的問題,洛哈同手中的瑪瑙髑髏發出的黃濛濛光芒,也開始緩緩閃爍跳動起來。
羅珊蒂將小墜子自衣襟上解了下來,直接湊到耳邊傾聽,然後說:「有人在哭。」

凱薩琳問:「是受傷了嗎?會是──春花若子?」
因為此刻,只要是進入了荊玉宮的人,除了春花若子外,都有了著落。
那小墜子除了錐體上旋轉著的黃色光圈外,環上繫著的幼細髮絲也開始像漂浮在水中般輕柔的游動著。

羅珊蒂:「不是。」
凱薩林:「那會是誰?」
「有人在喊爹地的名字。」
洛哈同:「是羅博士的助手!那位麥小姐。」
酒會時,親自給他們送名牌過來的那位美麗的東方姑娘。

因羅珊蒂必須將小墜子湊在耳邊才聽得到那輕微的啜泣聲,而此時洛哈同手中的瑪瑙髑髏發出的黃濛濛的光開始增強,所以他也自然而然地往前跨了一小步,靠近了羅珊蒂。

那瑪瑙髑髏的光,似乎增強了小墜子的功能,因為就在這時,洛哈同和凱薩琳也都聽到了那輕微的哭聲。不一會哭聲停止,麥麗詩似乎在跟人說話。
- 呼叫鳳凰先生,鳳凰先生。

那『鳳凰先生』她是用法語稱呼的,可是前面兩個字,卻是中文,所以洛哈同和凱薩琳就沒聽懂什麼意思。
「麥阿姨是跟薄叔叔在說話。」
羅珊蒂翻譯著,之後,麥麗詩都用中文在說,便一直由羅珊蒂語譯著。

-真主耶穌,求祢讓我有贖罪的機會啊。
-姊姊,妳知道嗎,他是我的白馬王子啊!
-真的對不起妳姊姊,求妳原諒我好嗎?
「麥阿姨還有一位姊姊,她在跟她姊姊道歉。」
「姊姊?」凱薩琳問。

-那一年他來香港演講,我去聽講,之後,我就身不由己了──
-姊姊,請原諒我,我──真的身不由已啊!
「她去香港聽一次演講,後來不得不向她姊姊道歉。」

-後來在青海,看他獨自痛苦,幾乎沒有一天不想念妳們!我幾乎都不知如何才能幫他,但──後來一發不可收拾──
「在青青的海邊,有一個人非常痛苦,她不知道如何去幫這人整理東西。」

-好妹妹,妳知道嗎,妳的父親幾乎無一日不想念妳和媽媽──好後悔,虧欠了妳們這麼多──
「她妹妹的父親,每天都好想念她妹妹和她妹妹的──」羅珊蒂本來是想語譯『她妹妹的媽媽』,可是這時終於她自己都發現她的翻譯是有問題的,她向母親看去,黃濛濛的光線中,只見媽媽滿臉淚痕。

凱薩琳急促地說:「艾莉絲,告訴我妳在哪裏!」
-噢──這裏怎麼一片漆黑,又燠悶,我好睏,可是,姊姊,妳知道嗎,我見到妳留下的白緞包包,我的心碎了──真對不起傷害到妳了。

羅珊蒂失落地說:「媽,她見到妳留下的白包包,她心碎了!」她鼻子抽搐著。
她終於瞭解,那姊姊是她媽媽,妹妹就是她自己,那痛苦的人是她的父親!

-主啊,請袮接受我的懺悔,寬恕我的罪孽──主啊──
-我是身不由主的,好姊姊,來生我們做姊妹好嗎?讓我來報答妳,來贖我的罪過──對不起傷害到妳了──
-嗚嗚──來生我們做姊妹,讓我來報答妳,贖我的罪過──

「媽,她死後要做妳妹妹,來補償給妳,嗚嗚──」她自己也不禁哭出了聲。
凱薩琳淚流滿面,急促地說:「艾莉絲,告訴我妳在哪裏!」

-我本想自己進入地宮跟你在一起。
-如今一塊大石板掉了下來,封死了洞口。我沒有後悔,為你而死我無怨無悔,以後當你們開始挖掘,挖到我的時候,不要悲傷,我要守在這兒,保護你,永遠守在這兒,保護你──嗚嗚──

凱薩琳轉向洛哈同:「你推測艾莉絲可能會在什麼地方?」
「聽起來,她自己挖開地道跟了進來,但──如果解傑若在這兒就好了。」
但正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他手中的瑪瑙髑髏的光芒開始有節奏的律動起來。

同時羅珊蒂說:「媽妳看──」
她攤開手,手心內握著的那個小墜子,這時竟自身旋轉起來,然後緩緩停下,錐尖指著一個方向。

凱薩琳撫著女兒的頭說:「我們要去救她!」然後轉向洛哈同說:「我們立刻去救艾莉絲,軒轅就由你去找吧。」
羅珊蒂拉著母親就要往前走,但被洛哈同叫住。
「妳們帶著這個。」他將老人的瑪瑙髑髏遞給凱薩琳。「紫水晶已經不在珊蒂手裏了。」

「那你呢,沒有照明,這裏一片漆黑!」
「我可以設法生個火把。」他靈機一動說。
但這時羅珊蒂卻自衣袋內取出了老人的瑪瑙內丹,送到他手裏。
「這是吉諾特別交代要妳保管的。」他要塞回給她。

「如果你見到晶床,一定要把這個擺進床裏。」
說完便拉著母親朝小墜子指示的方向走去。
她們走下梯階,繞過香爐,幾乎是朝著她們當初進入地底的方向退了回去。

洛哈同也轉身,藉著瑪瑙內丹微弱的光芒,向大殿後面『三清殿』方向的一大片黑暗中探了過去。

​(接  -  第十一段  【度厄】)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