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凶險的地底秘宮』    第六段  【酒會】(二)

《情節概要》

酒會裏她們終於見到了要找的親人,卻又發現一色理性、瀨戶內珡海、和春花若子竟也是酒會的嘉賓。

凱薩琳見到春花若子和羅軒轅神情甚為親密,因此擔憂傳聞羅軒轅曾與一位日本女子結褵是真有其事!

酒會典禮開始,有道士唱『三寶贊』、各級官員致詞,還有馬賽道教協會會長杜渡人教授致詞錄相帶等。

典禮後更有兩款道教酒:「太白春」,「武當紅」的試酒品嚐。

但凱薩琳卻急急的尋找不見了的羅軒轅的人影。

第六章  第六段  【酒會】(二)

其他來賓立刻學樣,紛紛就座,不一會都坐滿了,其他的只好在周邊站著。

這時鈴聲、磬聲、還有木魚聲響起,六位道士開始唱贊,唱的是『三寶贊』,贊詞是這樣的──『無極大道、元始法王、寶珠一粒在中央、說法說法放祥光、流衍玄綱、萬聖禮虛皇。
三十六部、太上真詮、清微道德五千言、靈寶靈寶妙玄玄、奧義難言、玄妙騰先天。
玄中大法、萬聖宗師、隨方設教度群迷、紫氣紫氣貫紅霓、清淨無為、天地悉皆歸。』

由於這是酒會,不是正式的齋醮,所以三寶贊只唱了一小部份便結束,唱贊道士們離席,並帶走了樂器。
這時,兩名工作人員,立即從人群中,延邀了六名重要人士,坐到講台兩邊來,其中竟包括了羅軒轅、薄鳳池、和李白煦。
羅軒轅遂改坐到前面去,薄鳳池是從陽台那兒被叫上去的,只有李白煦,不見了許久,沒人知道這會兒她是從哪裏鑽出來的!

另三名是:三星堆文物管理副主任委員、四川省道教協會副秘書長、和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辦公室主任。
等他們剛坐定,酒會主持──松陂鎮鎮委書記賀敬宗站到講台上宣佈酒會開始。

他首先介紹了坐在講台兩旁的相關重要人物,又繼續介紹了坐在台前第一排的省級、縣級政府官員,及全國知名的道長;包括了中國道教協會副理事長、國際道教協會副會長等,以及成都青羊宮,武當紫宵宮,西安青華宮等各重要道觀的住持。

隨後他向大家說明,雖然今日的酒會旨在慶祝中國與法國雙向成立道教協會的分會;中方為『中國道教協會』在馬賽成立分會,法方為『法國道教交流協會』在成都成立『四川分會』,以為更直接的聯繫。

但交流的整個契機,卻起於二十年前,當時的法國道教交流協會會長,杜渡人教授,立志著手整理浩瀚的道藏經典,並於年前完成了『道藏資鑑』,為中國道教的深入研究,做出了偉大而不容忽視的貢獻。

目前杜教授任職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哲學系。在他指導下的博士後研究生,李白煦天師,以最鍥而不捨的精神,對典籍進行更進一步的梳理,竟被她發現了一則記錄,提及一座被掩埋而遺忘的宋朝道觀『荊玉宮』。

故今日的酒會,同時也是在慶祝『荊玉宮宋朝道觀考古挖掘計畫』的開展。而有關這部分的計畫,以及馬賽大學協資興建的『石龍堆考古研究實驗室』進一步的資料,他轉向右側座位上的李天師:「我們就請正一道士李白煦博士,直接來向大家說明。」
李白煦離座,走上講台。

「各位貴賓,諸位來賓,誠心的歡迎大家出席酒會。我們首先就要感謝黨和國家對我們的大力支持,我們就更要珍惜黨和國家對道教,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保護與宣揚!
「我上面所說的國家,應該是複數,就是中國和法國,所以我也感謝艾克斯馬賽大學,給我們經濟上的幫助。
「當然我也十分感謝我自己,哦,不,不,我自己也感到十分榮幸,」大廳內不少人竊笑著,「能在這個推廣海外道教的計畫中,演出一個橋樑人,這真是我三生的幸運!」

聽到這裏,台前觀眾紛紛覺得這位天師,有些語無倫次的樣子,但考慮到她到底不是中國人,能講一口漂亮的京片子,就已經難能可貴了,只在文詞上稍有不通順,也就不忍多責了!

「相同我們也不能忘掉感謝真正幫我們準確找到了荊玉宮位置的羅博士,」她指著座位上的羅軒轅,然後輕輕拍掌,大家也跟著鼓掌,羅軒轅起立向大家鞠躬。
「今天,他的夫人,丹芙博士,和女兒羅珊蒂小妹妹也出席了。」她示意兩人站起來。凱薩琳覺得真是出其不意,因為她正在辦離婚手續,當然嚴格說來,此刻她仍是羅太太。羅珊蒂拉著母親的手站起來,向大家致意。

「然後還有馬賽的實業家薄鳳池先生。」
薄鳳池也起立鞠躬。
「還有他的妹妹薄樂妮小姐。」她向廳內來賓中搜尋著。薄樂妮這時仍站在陽台上,因此走向前,舉手向大家揮著。
「和他的未婚妻,中國電影明星唐美儀小姐。」
唐美儀不得不也上前,輕揮著桃紅色的紗絹。站在陽台前的幾位來賓,紛紛退開幾步,好讓大家看見她。她得的掌聲最多最亮。

「我不說得太多,我不得不說的太多,好,我們現在就來看看一段很是短的影片,是國際漢學權威,杜渡人教授,上星期親自出鏡給我們錄製的祝賀詞。」
她示意工作人員按控鈕,於是整個大廳的玻璃牆前的天花板上,開始紛紛垂下來一片片半透明帷幕,適切地遮去部分日光。
同時講台被挪開,長桌後的人也離席,並退往牆後,因此羅軒轅並沒有回到原先的座位上。
這時天花板中央降下一台數位放映機,開始投射牆面,放映影帶。

「大家好,我是杜渡人,道名鏡璽,」銀幕上是一位銀灰頭髮,帶金絲眼鏡,方臉大耳的西方人,他的中文稍稍帶著一點口音。影片似乎是在一間教室內錄製的,他就坐在黑板前,可能休息時間或剛下課,教室內學生有獨自看書,有相聚討論的。
「我的學生清敏道友將做為『馬賽道教協會成都分會』的第一任會長,使我感到格外高興。」這時,鏡頭稍稍往左偏移,銀幕上出現背景內李白煦跟另一位女士在桌旁談話的情形。

但鏡頭立即又回到杜教授身上,「大家都知道,道教本是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從五斗米道開始,其基本的功能,便在維護一種與自然和諧相處,在社會上樸實守法的生活方式。
「在中國的歷史上,道教曾經過數次大起大落。中國傳統向有儒道釋三教合一的觀念,但到了現代,受到西方宗教和科學的影響,特別是道教,逐漸走向式微,這是非常可惜的事。」

這時,洛哈同突然彎腰側身,走進第三排中央,坐到羅軒轅原先坐的位置上。
羅珊蒂轉頭向他看看,他側著頭小聲地向凱薩琳說:「丹芙博士,羅博士要我來告訴你,有上級官員找他去說話,暫時不能回來座位上。」
凱薩琳一無表情,羅珊蒂勾起母親的一隻手臂,坐得更靠近母親一點。

銀幕上杜教授繼續在說:「──所以我們絕對可以期待,羅博士主持的荊玉宮考古研究計畫,在不久的將來,定能為我們開拓一片道教研究的新天地。如此,則今日我們兩個分會的成立,中法雙方對道教的研究工作所做的努力,便能緊密牢牢的聯結在一起。
「我們要在黨的十九大精神領導下,堅定地遵照習近平主席的指示,邁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祝賀大家!」

影片結束,全體鼓掌。
然後四周垂下的帷幕,嗡嗡地紛紛上升被收了回去,但不是全部,而是一片隔了一片的方式,原因可能是此時已經向晚,若由屋外向裏看,玻璃牆遮起一半,當能為梨香榭增添一層神秘。

這時只見胡庚生站在『武當紅』的海報旁,提醒各位來賓,酒會向大家介紹兩款道教名酒,在牆後設有品酒處,大家不妨試試。
「走,我們也去看看。」洛哈同說。
母女倆遂站了起來,凱薩琳離開座椅時,向陽台看了一眼,發現大家都已不在那兒了。

他們隨著其他的人向牆後的空間走去。
雖說只是整個大廳的三分之一,這一邊仍覺寬敞。
牆後靠牆有一陳列架子,上面果然擺著大大小小的酒瓶酒尊,然後有四名工作人員站在兩張長桌後,為來賓斟酒遞酒。

羅珊蒂不能喝酒,三人便往屋後的玻璃牆走去,也就是洛哈同最先看到一色理性跟拍瀨戶內珡海的地方。
這一邊大廳中央散置著不少小沙發和靠椅,可以讓人坐著交談。
凱薩琳看去,都是些她不認識的人。她是想知道春花若子在那兒,會不會與羅軒轅在一起。

但她立刻就找到了!
就在左側牆邊,春花若子和瀨戶內珡海站在兩片帷幕的中間,笑著,說著悄悄話,卿卿我我極其親熱。一色理性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從各個角度,將倆人吸入鏡頭中。
又過去一點,唐美儀和薄鳳池,並肩牽手,背對著他們,一旁又站著薄樂妮,正欣賞著玻璃牆外的山色美景。

他們開始往橫向走,打算去看看這一邊玻璃陽台的情況。這時的陽台,左右兩側仍遮著帷幕,只有向著滴水潭的那一面玻璃,帷幕才被收起。

凱薩琳愈發急切的搜尋著,這次她想知道羅軒轅究竟去了哪裏?
她隨即就找到了!
她打住腳步,身體僵直,無法移動。
洛哈同正要問她是否身體不適,但隨著她視線看去,原來就在一個只容兩人的小陽台內,羅軒轅和那位麥麗詩小姐,正倚著帷幕做屏障,相擁接著吻。

臉色蒼白的凱薩琳向洛哈同說:「你送我回去。」
說完,拉著女兒,向電梯方向走去。
「好的,」洛哈同急急的說:「我去跟唐小姐說一聲就來。」

腳步虛脫的凱薩琳,走過那張接待桌時,扶著桌面勻著心中的氣,然後取下名牌,將手中的暗荷花白緞心形小包包擱在桌上,又將名牌擱在包包上,然後牽著女兒快步離去。

 

(接  -  第七段  【測寶】)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