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八段  【中場最忙的是美樂妮】

(情節概要)

 

腰球大賽影片最主要拍攝的是兩場戲,一是盛大的祭典舞蹈,一是實際的球賽。

祭典舞蹈是有上百演員,動作勇武,服飾華麗,聲勢浩大的舞蹈場面。經過一上午的迎戰,導演一色理性對鏡頭內捕捉到的畫面,感到真是太滿意了,他衷心的希望,下午的球賽拍攝過程,也會如此的順利。

對美樂妮製片主任兼打雜的來說,這個中場給大家個休息喘息的機會,卻正是她最忙的時刻!

第五章    第二十八段 【中場最忙的是美樂妮】

 

聽到導演喊「Cut」,一旁坐著的美樂妮立刻跳了起來,因為她知道她將成為兩場場景交替間的拍攝空檔裏最忙的人了!
身為製片主任就標示著,所有與行政和管理有關的工作,她就是導演了!她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準備、安排、調度好所有的場景、工作人員、演員、和一應拍片器材,以及各類服裝道具;所以她身邊總有一群年輕的助手,每人配備著一具對講機,等候著她的差遣。

她首先環視全場,見到中央廣場西北角的石柱後面,洛哈同和竜之介兩人提著一付軛,匆匆趕了過來,她立即派了一位住助手去將他們倆人帶往球場後面臨時搭起的兩個給男女演員分別使用的更衣換裝的帳篷,男球員除了短褲和軛之外,還要在臉部、胸前、和後背畫上藍色的線條圖樣。

隨即她又派出了三名助手前去協助攝影小組,拆遷鐵軌,轉運去球場重新舖設,以便導演取景運鏡。
然後又讓一名助手到較遠的廣場北邊道具帳篷內,去取兩付軛來,拿到女演員換裝帳篷,給兩位隊長用,並將那特製的小圓球也帶過來。
她自己則連忙趕去舞蹈戰士隊伍的最前面,與三位女主角會合,要帶她們去帳篷,親自協助她們換裝。

當她趕到隊伍前面時,大家還真的就在等她的行動指示;那大隊的人馬要調去球場一端的空地上席地坐下,以做為球賽時畫面的背景,但他們必須等攝影師選定場地架設鐵軌後,才能就位,因為他們必須是在主攝影機相對的一面。美樂妮便留下一名助手陪他們等候,自己便招呼著三位女主角前往換裝帳篷,但在眾多待處理事件等她去照顧中,她沒注意到的是,蓉娜居然沒在場。

美樂妮讓一名助手協助春花若子,自己則走到唐美儀身旁,那瀨戶內珡海雖不用換裝,但他們一行人一齊走向第一大殿之後的帳篷。
才一繞過大殿,春花若子立即望向球場的高台,見到東京先生仍然柱著拐杖坐在裁判席上,也似乎仍虎著臉。
而這時兩邊高台上,充當觀眾和啦啦隊的臨時演員們,都已經就位了,所以顯得熱鬧得很。

她向另一邊高台望去,見到戴著遮陽笠的猿之助也仍坐在裁判席上,但唐美儀隊的裁判──丹芙博士身旁,則多加了一個座位,是給羅珊蒂來陪伴母親坐的。
就在走進帳篷之前,她見到仍戴著綠羽頭飾,穿著黑袍的蓉娜,從高台背後的階梯走上來,坐到東京先生旁邊的裁判席上。

男女兩頂帳篷相隔約三十碼,女士的一頂裏頭相當寬敞 ,一邊堆滿了道具雜物,一邊布幔圍起了兩個更衣區,而活動空間仍然足足有餘。
她們要將長袍換成短褲,然後羽飾則要卸下,改戴各種不同的獸冠。
當美樂妮正要幫唐美儀取下羽飾時,一名助理導演急急跑來,說導演立刻要見她。

一色理性這時也已經就位,坐在正攝影機後,等球場兩邊的鐵軌完全鋪設好,他就可以發號施令了。
她問怎麼回事?
原來導演一到球場,一眼便見到一件另他不高興的事。東邊的高台上,坐在東京先生旁邊的蓉娜,仍戴著綠羽頭飾,穿著黑袍,因此特別的顯眼,但同時又格外的刺眼!因為高台上應該是觀眾的一個集體形象,且不說大祭師不應該在那兒出現,更因為前一場景裏,大祭師早就有了好幾個特寫鏡頭,此時再出鏡,場面連接上就不好解釋了。

美樂妮遠遠向高台望了一眼,想了一下說:「他接下來是當裁判,所以就坐到裁判席上了。」
「換他下來!」
換誰呢?
導演想了一下:「或者拿掉頭飾,改穿──」一色理性向兩邊高台又望了望,見東京先生、凱薩琳、猿之助,甚至連羅珊蒂也都穿著淡色或白色的衣服,「換件白袍給他!」
美樂妮決定親自去處理這件事,可是偏偏就遭遇了麻煩,蓉娜說可以換白袍,卻堅持不肯取下綠羽頭飾!
美樂妮趕回來向一色理性報告。

一色理性搖搖頭:「他不能坐在那裏!」
那就換人吧,但換誰呢?美樂妮突然想到一個人,或許可以把他叫醒了,這個人大家幾乎都還沒見過,卻跟蓉娜極有關係。
不過她正轉頭要向他提出,卻見一色理性伸手指著前方問:「他是誰?」
美樂妮望去,球場的另一端,那一群戰士正席地而坐,但一名穿著瑪雅傳統白色長袍的男子,站在隊伍中央,似乎向眾人解說著什麼,這時他正好轉過身來,雙手指向球場兩邊牆上的石環。
美樂妮認出那是前兩天才剛聘僱的一名瑪雅歷史考古顧問,「那是璜──奧迪士,丹芙博士特別推薦的──」

原來美樂妮本來是要讓凱薩琳來當考古顧問的,可是凱薩琳卻向她推薦了那名帶路的導遊──璜.阿杜若.奧迪士,因為這位導遊對提卡爾的歷史和瑪雅文明,有著相當深入的研究。
一色理性順手抓起了擱在椅邊地上的『喊話筒』:「璜──,璜──奧迪士──請過來一下──」
弄清楚了是在叫他,璜立刻穿越球場,跑了過來。

導演起身將他拉過一邊,又摟起他肩頭,好像有密事相商那樣,向他說明,石環上方的高台,兩邊都各有兩個裁判席,由兩球隊各指派一名裁判,坐鎮監視雙方石環進球的狀況,唐美儀那一隊負責監視對方石環的裁判是蓉娜,但──
「你看──」他讓璜轉身面向高台上的蓉娜,然後解釋,大祭師不能又在看台上出現,並且還穿著舞蹈時的服裝。

身為『顧問』,璜稍稍考慮一下,立即提出了建議,事實上,美樂妮和一色理性於事後都慶幸凱薩琳向他們推薦了這位顧問,因為璜提出的建議,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
在他建議之下,蓉娜不但同意取下綠羽頭飾,換上白袍,更同意讓出裁判的位置,因為此時的大祭師,將換成眾武士領導的地位,也就是坐在武士們前面的正中央,並且戴上豹形頭盔,於球賽開始前,主持發球的儀式。

一色理性原本並沒有為發球設計任何的儀式,只準備讓東京先生將球由高台上拋下就是了,但由於璜的提議,導演構思了『聖女傳球』的儀式,球將由大祭師先遞給聖女,然後在兩位武士的護送下,聖女送球到東京先生席位下方,向上拋給他,再由他拋給球員,開始比賽。

導演這樣的設計,當然是有私心的,他給自己的女友──瀨戶內珡海,增加了一次絕佳的出鏡機會。
至於蓉娜空出的裁判席位,順理成章的,就讓璜替補上去!因此美樂妮立即交給了他一份電腦列印的球賽準則,要他臨時抱佛腳,儘快熟悉所有的球賽規則。

棘手的問題解決了,美樂妮立刻讓一名助理,將蓉娜領去男士更衣的帳篷換裝,因為此時蓉娜仍借用著解傑若的形體,她又最喜歡和男人廝混,而且戴豹形頭盔本來就是一種榮耀,所以興沖沖的走進去。
幸好此時洛哈同和竜之介已經完全裝扮好,並到球場就位,不然她是絕不喜歡看到洛哈同的。

美樂妮接著趕去女士帳篷,要向瀨戶內珡海報告這個好消息,並招呼她補妝,準備出場。
帳篷內她見到唐美儀和春花若子都已經補好妝,唐美儀正在一名助理協助下,將軛穿在腰上。

而春花若子一手提著軛,一面彎著腰,在帳篷邊堆著的雜物內,似乎翻找著什麼東西,那名派來協助她的助理卻不見蹤影。
美樂妮走近了:「來,我幫妳──」
「我不用妳幫,」春花若子猛一直起身子,「我自己會穿。」然後走離幾步,開始審視手中的軛。
美樂妮楞了楞,但沒作聲,向瀨戶內珡海走了過去。

春花若子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說話的態度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因為她全神貫注在數分鐘前發生的一件事上。
當化妝師幫她補好妝而轉去幫唐美儀時,她走向帳篷邊去取軛,就在那時,映著篷隙外滲進的陽光,她眼光觸及一件亮晶晶的東西,一閃而逝,而她確信沒看錯,是一個水晶鱷魚!一個手掌大小的水晶鱷魚,好像剛剛從帳篷外偷偷地溜了進來!

雖一閃而逝,她肯定沒看錯!簡直的不可思議!水晶鱷魚飛快地爬去她們剛換下的那堆衣物裏。
她翻找,擴大範圍找,便再沒見到了。
她心不在焉的看著軛,那軛的底部有一圈塞了棉花的布墊子,由五處繫帶紮綁在軛上,這自然是為了減輕擊球時,球員的腰部受到木軛傳來的震動和衝擊力量,同樣的又可增加球員將球反震出去的攻擊力量。
這時末尾開口處一根繫帶鬆開了,她重新繫緊,然後側身穿進軛裏。

今天的比賽,原就是為了東京先生想贏得那塊紫水晶,此刻她若能得到這個水晶鱷魚,若這個水晶鱷魚竟還是某種外星的生物,有著神奇的異能,那麼今天就是輸了紫水晶,東京先生也應該可以自豪地冠以『十全老人』的稱號了!

這時帳篷外突然跑進來一名助理,氣吁吁地手中握著一個球,這助理是美樂妮派來照顧春花若子的,原來他忘了將球也帶過來,所以又回去取。
美樂妮向他招招手,他連忙走近,將球遞過去。

接過球,美樂妮環視一周,見大家都裝扮妥當。
兩名隊長腰間戴著軛,頭上各一頂短尾雉羽的彩冠,唐美儀紅色,春花若子綠色。聖女仍是白袍,但頭上則加了一頂五彩短羽的鳥頭冠。

她正要將球遞給瀨戶內珡海,卻突然打住,因為她的右手掌心似乎被一粒小硬物劃了一下,她檢視,手心沒劃破,但球面上似乎沾了幾顆砂粒,她用手指去摘掉,卻感覺砂粒好像被粘住那樣,但還是被她掐掉了。雖感詫異,但時間無多了,她將球遞給瀨戶內珡海,於是聖女捧著球,率領眾人走出了帳篷。

 

(接  -  第二十九段【解蓉娜朴簌簌地落下淚來】)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