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六段  【在原始森林的夜空裏飛行】

(情節概要)

老人解吉諾在弗羅瑞的一間旅館歇腳,並等候羅珊蒂的母親凱薩琳,來與他們會合一起前往提卡爾的密林內,探尋紫水晶失落的真相。不料情況起了突變,凱薩琳因得了唐美儀和薄樂妮的大力相助,已經比他們先一步抵達提卡爾國家公園。老人遂給了她們詳細指示,讓三女俠們自行前往指定地點會合。

可是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額外的改動與安排,老人迅速老化,更因無由補充能量,只有暫時消失,惟於消失前,他向洛哈同的腦門內射入一顆星火,然後便讓洛哈同帶著羅珊蒂自行前往提卡爾密林內探索涉險。

老人素有能驅使其他動物的能力,這次他給洛哈同和羅珊蒂安排了一頭,由鄰近安迪斯山區調來的駱馬,讓他們乘著飛去雨森林。

第五章  第六段【在原始森林的夜空裏飛行】
 

他們才一騰空飛行,洛哈同便心中有數,這次的飛行可能一點都不會有趣,也立即瞭解老人為何只安排一頭駱馬讓兩人共乘一騎。在原始森林上的夜空裏飛行,尖銳的風在他們面前呼嘯而過,但實際上他們卻並不感到怎麼的寒冷,因為似乎有一個無形的胞膜在飛行中包裹著他們、保護著他們。

他們無法向下看,只有前方的夜空,在夢境般銀白的月色裏,像是一張一望無際的絲網,伸向一個未知的世界。

這頭駱馬雖非老馬,卻似乎知道途徑,洛哈同完全不用去駕駑牠。

不一會駱馬便開始逐漸的向下降去,然後自一個樹隙落到了地上。

四周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兩人一騎緊緊地挨在一起,深怕一不留神就會永遠消失在黑暗中。

但靈光一閃,洛哈同探手到上裝的口袋裏模索,取出了那個小型的水晶觸髏。水晶觸髏不知究竟何來光源,照亮了不小範圍的一圈。

雖然已經可以見到周遭的情況,但手握著水晶他仍不知如何去分辨方向,身處濃密的莽林,即便有羅盤恐怕也很難快速前行。

他正不知所措,卻見羅珊蒂的衣袋內紫光連閃,他心中一動,說:「妳把紫水晶拿出來,讓她帶路吧!」

羅珊蒂將紫水晶取了出來,果然紫水晶跳閃著似乎興奮不已,而羅珊蒂也似乎有了心電感應,舉步前行。

洛哈同抓住駱馬的毛,想拉牠一起走,不料駱馬卻向他吐口水,他急忙閃開。而羅這時正要向右轉到另一個樹隙去,他無暇兼顧:「那你自己應該知道怎麼回去吧。」
那駱馬好像異常疲乏,緩緩躺下休息。他急忙追上羅珊蒂。

於是紫光在前,白光在後,他倆便在茂密又漆黑的叢林內舉步艱難地緩緩向不知名的目的地推進。

 

◇    要找一張床

但幾個小時候,當洛哈同感覺到紫水晶似乎也迷路的時候,他們正來到一個山坡的坡腳。這山坡延伸似乎極寬 ,起碼有三四十公尺,竟有點像一堵大牆擋著他們前進。

起先紫水晶是極自信地帶著他們在密林裏東拐西彎,有時根本就是密叢阻路,但推撥拉拔地清開一些枝葉藤蔓居然真隱約有條小路,幾乎可以腳落實地的前行。如此他倆緩緩在暗中摸索走了大約好幾個小時,等天逐漸亮出來的時候,洛哈同開始注意到他們似乎在兜圈子!

這樣又一小時之後,洛哈同確定紫水晶也可能迷了路!因為他看著那擋路的山坡,突然覺得,在黑暗中,他們已經來過兩次了!

這山坡的坡頂,中間稍高,兩肩平坦,而山上的樹,在坡的上方相當濃密,但山腳下,跟他們視線平行的地方,卻全是虯結勾纏的粗大而暴露土外的樹根,就好像瘋人院的瘋人穿著束縛緊身衣那樣。

他看看那糾纏的樹根,看看紫水晶,又看看羅珊蒂,要是老人在他就不用管這麼多了,最糟糕的是老人竟然一句都沒跟他交待,只向他腦門彈了彈指頭,好像這樣他就應該知道到底他們要找的是什麼!是人?是物件?還是地方?

他四周看看:「我們到底是在找什麼啊?」
他話聲才落,紫水晶閃跳著,「我們要找的是一張床。」

一時間洛以為紫水晶居然會說話了,等回過神來,他才了解是羅珊蒂在說話,他問:「妳怎麼知道的?我們在找什麼?!」

「要找一張床。」
誰會來這麼荒野的森林裏來睡覺的?!
他又摸了摸她腦門,她肯定在林裏轉圈子又轉昏了頭。

「有沒有帶著蚊帳的?」這兒小蟲子特多,有的恐怕更是有毒的,「還有枕頭棉被呢?」
「床裏有很多儀器。」
「可以自動按摩的麼?」

紫水晶亂閃,好像在氣洛哈同語無倫次。
他問:「她在說些什麼?」

羅珊蒂搖搖頭:「太快了,我──」
他對紫水晶說:「妳說慢一點。」
紫水晶果然慢了下來,有規律地閃跳著,跳了二十幾下,他舉手阻止:「讓凱絲先翻譯出來。」

「床很大的,裏頭有很多重要的儀器。」羅珊蒂停了下來。
大概是『儀錶』吧。
洛哈同又問:「還有呢?」
「沒有了。」羅珊蒂回答。
「她跳了有二十幾下,才講這麼一句?!」
「她說話一遍又一遍──」

他覺得對她們兩個真是沒辦法。
羅珊蒂又說:「你提問題,她來回答──」
「床是單人床還是雙人床?」
紫水晶閃跳著,羅珊蒂說:「他們本來是一個人睡,後來兩個人同時睡下去。」

他感到有些不懂,床多是睡上去的,為什麼說是睡下去?

「他們,他們是誰?」他又問,實在不得要領。

紫水晶閃跳著,羅珊蒂:「是蓉娜,還有傑若。」
傑若和蓉娜,難道老人還有家人嗎?
「嗯,解蓉娜和解傑若──那,解吉諾又是誰?」
紫水晶激烈地跳閃著。
「凱絲。」
羅珊蒂看了看他,搖搖頭。
洛哈同決定放棄與紫水晶溝通。

他按著額頭,企圖與老人直接溝通,為什麼在結骨眼上,老人卻棄他不顧了呢?!
紫水晶仍跳閃個不停,他需要另想辦法。從他為老人取得紫水晶和玉琮後,老人說要找一樣東西,之後就領著他們到這雨森林裏來了,老人知不知道要找什麼?又往哪兒找呢?

對紫水晶,老人似乎有種領導的地位,但顯然不是紫水晶的真正主人。那麼是蓉娜或傑若其中一人嗎?他們住在雨森林裏嗎?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難道是被世人遺忘的原始住民嗎?難道是 Lacandón* 人嗎?但 Lacandón 人應往墨西哥去找才是。

他退後一步,向高聳的山坡上仔細地觀察著。這座山坡若他們真的已經經過三次,但這並不一定就表示紫水晶迷了路,還有一個可能──這山坡就是他們的目的地!
而紫水晶的語無倫次,或許可等同人類的『近鄉情怯』吧!特別是它可能被主人遺失了很久很久了!而且是在怎樣的情況下遺失的?是真遺失?還是被偷走?
他去博物館取物時,老人要他先去取回玉琮,而後的紫水晶,是他用玉琮吸過來的,如此玉琮和紫水晶二物,定有某種極為緊密的關係。二者之間,是否還有主從關係呢?

將注意力收回集中在山坡上,他從左到右,將山坡約略分成上中下三段,逐段仔細審視。發現這可能不是自然形成的,特別是中段,不少地方給人土石嶙峋的感覺,雖然整個坡面植被相當茂密。
細查第二遍的時候,他發現了一段土脊。就在他的正對面,最上段。斜斜的土脊只有一小段,因為兩端都為樹叢遮住,使得這個小小清開的一段,有可能竟是人為砍開的!

他決定上去探查一下,因為從坡底上去,一路都有糾結的粗樹根,好像天然的階梯那樣,爬上去不難。他讓羅珊蒂在坡下等他,讓他先上去看看。
結果還沒上到土脊,他就在旁邊的樹叢底下,發現一個小洞。

​(接  -  第七段【美樂妮遭蜘蛛猴騷擾】)

 

(*註  -  Lacandón 是一群住在『拉坎登密林』內的瑪雅人。拉坎登密林位墨西哥奇亞巴斯州(Chiapas State )的烏蘇瑪沁他河邊(Rio Usumacinta ),臨界瓜地馬拉。拉坎登人絕少與外界往來。)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