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五段  【三女俠走上曼得士大道】

(情節概要)

 

前一晚三女俠抵達提卡爾,第二天一早,她們在公園門口,設法僱請到一位導遊──璜.阿杜若.奧迪士領她們往第六殿進行研究探查。

提卡爾的第六殿,座落在公園東南角,地處偏僻一隅,景色亦頗荒涼。由公園中心前往,必須通過曼得士大道。

曼得士大道長約四分之三英哩,據瑪雅研究權威學者,David Stuart 的認證,最早建於公元 527 年,建成之時,為石子路,兩側有小土提,路面寬六十公尺,應是當時相當重要的一項工程。

璜邊向三女俠解釋,邊將她們帶上了曼得士大道。

第五章    第五段  【三女俠走上曼得士大道】
 

第二天她們遵循老人給她們最後一份郵件的指示,準備一早就進入提卡爾,然後穿過中央廣場,由白鴞路,去到豹王殿,在殿前的祭壇上,取得地圖和羅盤,然後前往指定地點與羅珊蒂和洛哈同會合。

如今的提卡爾已是國家公園,對照著旅舍內提供的遊覽地圖,唐美儀和薄樂妮無從推測白鴞路和豹王殿究竟是哪個景點。但凱薩琳本是考古學家,又曾仔細研究過 60 到 70 年代,由賓州大學主持的帕朗開廢墟考古挖掘工作的實況報導,因此從老人留話的口氣中判定,白鴞路應是那條由公園的中央廣場向東南隅伸展的曼得士大道,而豹王殿應該就是公園的笫六座廢墟殿堂,這一座殿堂正位於曼得士大道尾端,離公園的中央廣場有半公里之遙的東南角叢林裏。

提卡爾國家公園開放參觀時間是每日早晨六點到下午五點,但為了方便一個特殊景觀──就是爬上最高的第一殿頂層,於照壁的前沿坐觀日出,觀光客可以買一張於五時便進入公園的門票,在未天亮前趕到觀光景點,登上殿頂等待日出。

她們三人於昨晚才抵達,無法預定行程,但凱薩琳看過公園的管理章程後,心中自然有數,便領著她們前往進門處隨機應變。她的西班牙語相當不錯,趕緊先買了五時入園的門票,又以較高的價碼,從其他觀光隊的導遊內挖了一名過來,專程帶她們前往第六殿。

往第六殿必須取道曼得士大道,因此仍須先經過提卡爾公園的中央廣場,這廣場已經成為公園觀光景點的交通樞紐。一千五百多年前左右,瑪雅文明的極盛時期,這個廣場就似今日紐約百老匯大街那樣,人來人往穿梭不息,過著繁忙的日常生活。

此刻她們隨著挖角來的導遊,與另外共七八名看日出的觀光旅客一起進入了公園。
這些觀光客原先有不同的導遊,如今則只由一位領著向廣場東端,仍在一片漆黑中的第一殿塔底下走去。

廣場約有三個足球場大小,東西兩端對歭著高大的第一和笫二殿塔,黑暗中只覺如兩棵參天巨木;但那雄偉的氣勢在白天,必然令人震撼而無法忽視。
由兩殿塔為核心,北面是一個稍高的平台,其上有七座中小型殿塔而組成北護衛區。

第一殿塔座東朝西,塔高 154 英呎,於公元 734 年由一個較小的塔加建而成,乃古典時期瑪雅王『軋梭千卡威一世』為自己建的陵墓。
而對峙西邊,稍小的第四殿塔,則是他的皇后的陵墓,可是近代的考古挖掘,並未在塔裏尋到她的棺墓。

由於笫六殿在東南隅一角,她們遂與前往笫一殿頂看日出的隊伍,分道揚鑣。
站在一條岔路的起點,那導遊舉起手電筒往前方的一片黑暗中照著,說:「這一條半公里長的曼得士大道盡頭,就是提卡爾公園的第六殿了。」

導遊名叫璜阿杜若奧迪士,在公園大門口處,被挖角過來時曾向她們自我介紹過,已五十出頭,膚色黝黑,聲音低沉,但相貌看上去十分老實。
介紹自己時,他特別顯示了他在公園導遊上所做的充分準備,由他隨身攜帶著的不少圖片和對各景點講解所做的文字介紹卡,便可知道這不是自吹自擂!

事實上璜阿杜若年輕時的夢想,是希望成為一位考古學家和教授,像印第安那瓊斯那樣讓生活充滿冒險與刺激。
但後來為了生活,進了電腦/電訊業,任職於 Telmax ,掙夠了錢提前退休,生活不愁,遂到瑪雅當起導遊來。
原有心於此,所以他對提卡爾廢墟和瑪雅文明都做過深入的研究。

她們也用手電筒向前照著,但看到的不是什麼『大道』,卻簡直像一條『羊腸小徑』,因為兩旁被濃密的樹叢緊逼,與巴黎的香榭里榭『大道』如何相比!

而她們腳底下踩著的,雖然有一些碎石,但大部份是泥土,經過一晚的濕氣,此刻又是雨森林雨季的開始,所以感覺像走在濕軟的草地上!幸好她們都穿著適合行軍的防水鞋,不怕腳會浸濕。
這條大道的寬度無法讓他們四個大人並肩前行,因此就前後排成一排,璜領隊,薄樂妮第二,凱薩琳則跟唐美儀走得很近,兩人殿後。
這時周遭仍漆黑一片,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只有他們握著的手電筒,像四柄『星球大戰』裏的光劍──羅珊蒂沒拿電筒,在無邊黑暗中揮舞,照著他們的步伐前進。

璜一心要做個好導遊,便又開始解說:「這一條路被稱作『曼得士大道』,據學者的研究,認定乃公元 527 年建成。妳們要去看的第六殿,也就是『銘文殿』就在這路的盡頭。」

「璜,你的研究工作,確實的道地!」凱薩琳稱讚著,「大衛史徒沃真是天縱奇才!為我們解讀了瑪雅圖形文字,才使我們得以管窺瑪雅王朝的實際情況。」

原來凱薩琳對中美洲的瑪雅文明也曾深入研究過,知道璜所說這個曼得士大道的建成年代,是不久前,經過大衛史徒沃(David Stuart *)研究了『銘文殿』背面的一組碑文後,提出的認證。
於是他們兩人像互相切磋的學者般,津津有味地交談著有關瑪雅文明的研究。

為了要讓凱薩琳和璜容易談話,薄樂妮便自然的退後一位,跟唐美儀走在一起。
「妳看我們會拿到地圖漢羅盤嗎?」她悄悄問唐美儀。
「別擔心,一定會的。」

薄樂妮聽後果然安下心來,並開始注意起身邊周遭的情形,她發現夜間的林子裏,一點都不安靜,有各種嘰嘰啾啾的聲音!
「這裏這麼吵。」
「樹林裏有各式各樣的小蟲子。」唐美儀說。
薄樂妮是無甚心機的,常常會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這往往是因為她的好奇心作祟,這時她竟聽著蟲叫,找了一兩種相當悅耳的,啜唇便學了起來,並且還學得挺像的。

起先他們也沒注意,但幾次之後,她一學,那兩邊樹叢裏相同的蟲鳴便會停下數秒後再開始。
這個情形璜注意到了,因此停下了與凱薩琳的對談向薄樂妮說:「薄小姐,夏夜這些小蟲子叫──」

話還沒說完,便聽到薄樂妮一聲尖叫,原來有個小蟲子飛上她胸口,她揮手將蟲拍到地上,好像是個胖嘟嘟的大蟲。
「是一種蚱蜢,」璜用手電筒照著地上那綠色的蟲子,「夏天夜裏蟲叫,多數為了求偶──」

話未說完,薄樂妮又連連驚叫,這次有兩個帶長長觸角的天牛飛上她髮鬢,她雙手亂揮。
而這時,她的驚叫,竟引來了一聲聲強烈的吼叫,在他們四周此起彼落,薄樂妮抓住了唐美儀的臂膀。

「不要緊的,這是附近的『黑吼猴』在叫。」唐美儀說。
「牠們也是在──求偶嗎?」薄樂妮緊張的問。

「不是的,」璜回答,但忍不住嘴角掛著笑意,「每天清晨,天快亮時,黑吼猴就要叫上一陣,是告訴族群內其他的團體,牠們各自所在的位置。」

黑吼猴的叫聲,比較深沈,卻傳聲極遠,常常數英哩之外也聽得清楚。所以就在他們繼續往前趕路時,聽到不少回應的吼叫,從愈來愈遠的山林裏傳來。

薄樂妮轉頭向後看了一眼,說:「這條路好像野外的散步小徑,又特別的彎彎扭扭。」
「事實上,」璜又開始解釋道:「這條路在公元 765 年擴建過一次,建築完成時是頗為可觀的,兩邊加築了短堤,路面更舖設石灰石,是白色的。」

凱薩琳「噢」了一聲,似乎自言自語的說:「所以可能才有了白鴞路的名稱。」
璜繼續著:「據記載,路面足足有六十公尺的寬度。」
他自書包內翻出一張圖片,遞給凱薩琳:「這是我自己簡單畫的示意圖。」

 

(接  -  第六段  【在原始森林的夜空裏飛行】)

 

(* 註 一  David Stuart 從小便隨父母在中美洲一帶瑪雅廢墟的考古場地,幫著研究人員描繪記錄瑪雅的圖形文字,於十歲左右,他突然開始得以『正確』地解讀那些瑪雅文字,如今早已被公認為研究瑪雅文明的權威學者。)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