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瑪雅提卡爾》  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一段  【喬治男孩闖入記者招待會】

《情節概要》

 

老人帶著洛哈同和羅珊蒂前往瓜地馬拉的提卡爾廢墟,卻因某種原因,這次並未使用那馬蹄蟹形的大飛船直接飛去,而是經由一般路線,先往提卡爾廢墟南面的弗羅瑞,再轉去提卡爾。

去弗羅瑞最快的途徑是由佛州邁阿密搭機前往,就在邁阿密機場,他們恰巧與唐美儀和薄樂妮差肩而遇。

後者乃因『美夢世界國際影業公司』的製片計畫,要往墨西哥坎空取景,便在邁阿密機場先舉行了記者招待會。

第五章    第一段  【喬治男孩闖入記者招待會】

 

老人似乎連斜行的毛病都治好了,似乎這次短短的休息,使他年輕了十幾年。在走進邁阿密國際機場登機的大廳時,他步伐特快,又更催著他們走快點。

可是洛哈同不懂的是,老人為何不直接讓他們再次的乘坐『大飛魚』直飛瓜地馬拉的提卡爾,卻帶他們風塵僕僕轉了好幾個地方。

先由海底的水晶礁,他們乘了一個『氣泡魚』,到紐芬蘭的聖強斯,上岸後,氣泡魚改頭換面轉成了一輛小金龜車,開去一個小機場。

老人居然已經包好一架小飛機,直飛蒙特婁,然後再到邁阿密轉機,去瓜地馬拉。

一路上他都沒機會問老人,後來就完全忘了這回事。
其實不只一個問題他想問,比如紫水晶老人帶著沒,就是另一個。

 

◇  羅珊蒂變成他的兒子洛山地

 

還有羅珊蒂的打扮,老人將她可愛的兩條辮子打散了,然後編了一連串的小辮子垂在兩側,又給了她一頂窄邊的男帽,又給她穿起了一套深藍色小西裝,看上去不男不女,不,看上去像傳統猶太教的小男孩,只是格外的秀氣。

這次的遠行與上次抵達這兒時的情況,在氣氛上顯著的有不同,這次不但沒得虛擬實像秀看了,『氣泡魚』內部的氣氛非常沉重,老人和羅珊蒂神色嚴肅,默然不語。

幸好由水晶礁到聖強斯,不用多少時間,但洛驚異地發現『氣泡魚』駛出海面變成小金龜車後,外面天還是黑的!一直到小飛機抵達蒙特婁時天色才開始亮出來,這使他十分懷疑他們在水晶方舟內到底休息了多久?是一晚,是數小時,還是他們竟足足睡了兩天?

在蒙特婁機場加拿大航空公司櫃台辦理登機時,洛又發現老人所持的三人護照上,他們的關係全改變了。

老人仍用解吉諾的名字,但卻變成洛的哥哥,由老人目前的外表形狀來看,的確可以說得過去。
他的護照名字改成了解弗諾,而羅珊蒂竟變成他的兒子──洛山地!

這時他才瞭解為什麼老人把羅打扮得像猶太小男孩那樣。他想質問老人,噢,不,該改稱他『哥哥』,將羅珊蒂扮成男孩的目的何在?不過後來又完全忘了這回事。

到了邁阿密國際機場,他們由入境區轉去出境區,剛進大廳,遠遠見一群人同時也進了大廳。好像是狗仔隊在追擁某個女明星,熙熙攘攘往 Aeromexico 航空公司的登記處走去。

他依稀聽到遠遠有人喊道:「喂-麥妮-有哥哥的消息了嗎?」

他們的是瓜地馬拉的Aviateca航空公司。老人拖著行李大步往登記櫃檯走去。排隊的人並不多,因為只是一架 TACA 的小型空中巴士。

老人在隊伍尾端剛剛站定,羅珊蒂就拉拉老人的西裝,說要去洗手間。老人讓洛哈同帶她去。

洛哈同帶著羅珊蒂到洗手間時,又發現了一個難題──由於她這樣子半男不女的打扮,到底要帶著她進男廁所?還是讓她自己進女廁所去?
不過羅珊蒂沒等他下決定,立即就往女廁走去。

「喂,這樣我也先上個廁所,妳先出來就在門口等我,別亂走開啊!」他完全沒想到,女生用洗手間的時間一定會比男生用的時間更長。說完洛哈同走進了男廁。

隨即羅珊蒂探出半個頭看了一下,便出了女廁,一溜煙跑向墨西哥航空公司的櫃檯。

 

◇  一色理性該改成黃色非理性

 

墨西哥航空公司櫃檯前一側,這時已被佈置成一個新聞發佈會,一張長桌前一大群採訪記者和攝影師,加上狗仔隊,坐的坐,站的站,將現場圍得滿滿的。如果再算上一旁的櫃檯前,排起長龍正在辦理登機手續的人群,那麼場面確實相當混亂,但同時也格外顯得熱鬧繽紛!

有兩名航空公司經理,陪著兩位豔光四射的名人坐長桌後,正接受著記者們的採訪。而這兩位艷光四射的名人,竟是唐美儀和薄樂妮!

兩人不再以寬邊草帽和墨鏡來掩遮憔悴的神色,倒不是因為已經有了薄鳳池的下落,而是她們這一次的記者招待會,具有一層十分不尋常的意義。

原來唐美儀在影劇圈內一向以多才多藝著稱,並非僅僅憑著美貌姿色,她不是銀幕上的花瓶,而是能挑起整部影片大樑的紮實演員!所有她的影迷都相信,要是她當導演,肯定會在電影史上多添幾部驚世駭俗的經典影片!

自從她與薄鳳池相戀,薄鳳池早有主意打算出資成立一間影業公司,讓她來全力主持並發展高素質的影片製作。

薄家在馬賽是望族,祖上與馬賽甚至有歷史的源源,財力雄厚,成立影業公司根本不是難事,因此立即積極的籌措資金,廣邀人材,並登記了一個很妙的名字──『美夢世界影業公司』De Baux Mondes Film Corp.

可是就在他們正準備舉行一個隆重盛大的宴會宣佈公司成立之際,薄鳳池突然向裴聿美博物館捐贈了一批文物,並公開展覽。至於這批文物是何來歷,除了他自己外,連薄樂妮也不清楚。更糟的是就在展覽開幕前兩天,他竟離奇地失蹤了。

因此邁阿密機場的這個記者招待會,幾乎就等於是『美夢世界影業公司』成立後首次與外界接觸。

那長桌後牆上原有的墨西哥航空公司標識旁,現加懸了一長條橫幅,上寫著『美夢世界電影公司新聞發佈會』。長桌桌面前緣也是航空公司和電影公司的小標幟牌,一個間一個列成一排。

坐在長桌後,她倆今日的打扮真是格外的迷人,唐美儀是一襲紅色露肩無袖褶紗長裙,腰間繫一條白色亮皮寬皮帶,襯得她格外窈窕嫵媚。

薄樂妮穿著相同款式的長裙,但顏色換成了法國國旗的靛藍色,而且無袖的前衫,左右兩片在脖子後連結,形成勾頸領子,腰上也是一條白色亮皮寬腰帶,幾乎與瑪麗蓮夢露在『七年之癢』內所穿的那件白色長裙一模一樣。
兩人這樣的裝束當然是基於『美夢世界影業公司』乃一間法國公司。

由於『美夢世界』深具潛力,她們的一舉一動早就受到各界熱切地關注!因此這次趕來的與會者,除了受邀請的各國娛樂記者之外,更有不少當地的小報,透過小道消息得知,還有好幾個唐美儀的影迷粉絲團體也紛紛前來捧場。

電影公司老闆薄鳳池失蹤尚未尋回,薄樂妮是家族成員,也是公司董事之一,因此新聞發佈會她是主持。

「我哥哥不在,所以由我來主持,」她向大家吐了吐舌頭扮鬼臉:「先來向各位介紹一下,唐美儀──唉呀!她不用介紹的啦!大家都知道的嘛!喏,再過去那位是我們公司的公關部主任莎朗絲女士,我這邊坐的是製作設計金茂芮先生,兩端坐的是墨西哥航空公司經理薛先生和黃先生──」

「美儀──美儀──」一位年輕的女粉絲沒等薄樂妮說完就叫著:「妳有了自己的公司是不是會做導演?」

唐美儀側過頭向薄樂妮看了看。
「美儀在公司的職責將是在製片方面,我們公司已經與許多各國的新一代導演簽下了片約──」

她話還沒說完,一堆記者七嘴八舌同時發問,顯然學那位女粉絲的榜樣。

「你們公司資金多大?」
「每年準備拍幾部?」
「哪些新一代導演?各國的都有嗎?」
「明星有多少?會不會召新演員?」
「美儀妳會不會做導演?」

薄樂妮站起身,揮手壓住全場:「停!停!你們不能這樣大家一起亂問!你們這樣我們怎能回答呢?!而且我要說的還沒說完呢!」

她坐下:「今天這次記者會並不是美夢世界影業公司的成立大會,那要等到哥哥找回來後,會盛大舉行,今天是新聞發佈會,我們要宣佈公司的第一部拍片計劃,現在我們讓美儀來告訴大家是怎樣的計劃。」可是她又故做神祕兮兮的,像講悄悄話那樣用手半遮著嘴:「我先偷偷告訴你們,這個計劃一定會令你們大吃一驚的!哪──美儀,交給妳了!」

聽薄樂妮這麼一說全場肅靜,等著唐美儀發言。
「剛才美樂妮說明過美夢世界已經網羅了不少全球各國的新生代導演,」她的聲音笫一個給人的印象便是端正,隨後聽者心中便產生清甜的感覺,因此令人愛慕不已。

「經過初步遴選,第一位將跟我們合作的是日本新生代導演一色理性,翻拍另一本古典小說。」

一色理性自日本大學電影系畢業後,第一部影片便一舉成名。這部影片正是翻拍了日本『平安朝時代』的古典名作,清少納言的『枕草子』。

他更別出心裁將故事背景移到現代的京都,借古喻今,對現代日本民族的日常生活與心態,自哲理的層面,進行反思與探索,得到了全球觀眾的認同與激賞,而被西方影評家們譽為『東方之柏格曼』。

因此當唐美儀才一宣佈,立即又引起了一陣喧嘩。
「是源氏物語嗎?」「是哪一部古典作品?」「肯定是井源西鶴的『好色一代男』!」

唐美儀又輕輕學舉手讓大家安靜,「這次我們翻拍的不是日本古典名著,而是中國的一部經典文學──」

「『紅樓夢』嗎?」「是不是『聊齋』?」大家正亂猜一氣,那群青少女粉絲們竟開始尖叫不已。

「美儀妳演林黛玉好不好,妳的古裝太美了!」「美儀妳唱黃梅調演林黛玉好不好,妳的聲音太好太好聽了。」

聽到她的粉絲們如此溢美的讚譽,她微笑著等大家靜了下來,才又宣佈:「是金瓶梅。」

一時間大家都楞住了!鴉雀無聲三秒之後,全場記者一起張嘴發問:「三位女主角的卡司已經有了嗎?」「妳會參演嗎?」「一色導演真的要往三級片發展嗎?」「一色導演怎麼沒來?」「他的新片裸露的尺度多大?」「如果妳也參演,有可能為藝術而犧牲嗎?」

這時那些清純的少女粉絲們,卻悵然如失般滿臉的苦惱與不解。

薄樂妮這次根本就放棄了維持次序,而唐美儀稍一停頓後,半舉起手,提高了聲調說:「一色導演在提出這個計畫時,便指出,『金瓶梅』書中描寫的,是中國北京在十七世紀中葉的日常生活情景,是對當時中國社會最寫實的描寫,一色導演正是最擅長以哲理性的思索與探討來詮釋這一類的題材。他保證絕不會以煽情或低級的色情趣味來處理本片。」

「一色導演為什麼突然對中國的黃色小說有興趣了呢?」一名年紀稍長的記者問。
另一名年輕的同時也問:「『金瓶梅』少了色情又有什麼看頭呢?」

「一色導演就是有能耐將任何色情的題材,」這時薄樂妮在一旁突然一本正經的說:「拍得深具意義而不低俗,要不然他的名字就不能叫一色理性了,而應該改成『黃色非理性』!」

最後這幾個字,她是以相當不錯的中文說的,並顯然是以一色的姓來做雙關語,因此聽懂的人都笑了。唐美儀則見了她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禁莞爾。

正當大家漸安靜下來時,一家邁阿密華人社區的中文小報女記者,突然冒出一句:「唐美儀小姐妳會在片中露一手妳的武功嗎?」

這個問題使全場的記者們茫然不解,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唐美儀會武功,而這也是唐美儀並不想讓人知道的事。

正於此時,只見羅珊蒂自外圍的人群中擠出一條路,鑽了出來,站到坐位最後一排的邊上,用中文喊:「唐阿姨!唐阿姨!」一邊向她們招手,又用法語說:「我母親是博物館的考古學家。」

唐美儀看到她了,她側頭跟薄樂妮交語,薄樂妮離了座位走向羅珊蒂,一面笑著說:「沒想到『喬治男孩』也來了我們的記者會!我是美樂妮,妳記得我嗎?」

而這時唐美儀則正好藉此機會,避過她會武功的問題,因此岔開話題:「同他的第一部片『枕草子』一樣,他計畫將『金瓶梅』搬到現代來講,我們準備把背景挪到現代的墨西哥,地點是『坎空』,我們正要去探外景──」這又引起了記者的發問。

這時薄樂妮走到了羅珊蒂身旁想牽著她一起回座位,但羅珊蒂反而將她拉向人群的外圍。
「妳是丹芙博士的女兒,卡珊德拉,妳母親呢?」

羅珊蒂自褲袋內取出一張『加航』的餐巾紙,上面用臘筆寫著幾個字。

「美樂妮阿姨妳可不可以請唐阿姨幫我把這個消息用網郵送給我媽媽?」

她將餐巾字條遞給薄樂妮:「我要趕回去,洛叔叔在找我呢!」

她向薄樂妮搖手做別,跑了回去,洛哈同果然團團轉在找她,見到她趕緊將她牽回去。

 

(接  -  第二段  【喬治男孩不像被綁架】)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