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三十三段  【解蓉娜率領八名武士入場完賽】

(情節概要)

 

局勢緊張的球賽下半場,因洛哈同顛覆傳統的打法,使得其他的球員也忽略了訂下的遊戲規則,而將腰球變成了足球,專以強勢擊球對準對手身體要害,痛下殺手。

第五章    第三十三段【解蓉娜率八名武士入場完賽】

 

◇    唐美儀一球擊中春花若子  被判出局

 

唐美儀蓄勢以待,等球射到,她身子微側,左足反鉤,以『粘』字訣,腳底貼球輕托,說也奇怪,來球煞氣盡失,乖乖輕輕被托起,她踏步旋身,右足踢出,一氣呵成,這正是那招『驚濤拍岸』!
球勢更快,更猛,一眨眼就擊中春花若子的頭臉,春花若子摔倒地上。
全場譁然,有大部分是不敢相信,那春花若子何等身手,這一次竟被唐美儀一擊便倒!

最緊張的是美樂妮,她立即讓一名助理,往東邊高台後面的行政人員帳篷內,找醫護專員過來救護,自己則趕往春花若子身旁。這位醫護專員是影業公司向公園部門借僱過來的。
最大聲抗議的是東京先生,他吹起口哨,並學著璜稍早使用的手勢,高舉雙手,左手握住右腕,判唐美儀出局。
唐美儀也開始往倒地的春花若子走去。
正於此時,那春花若子自動站起了身子,並向美樂妮表示無關大礙。
可是,在東京先生的堅持之下,唐美儀終於被判出局,而離開了球場。

這一下子,洛哈同自己也知道,即將完全處於挨打的地位了!
此刻最憤憤不平的是羅珊蒂,她雙手在外套的衣襟上,輕輕摩挲著,心中暗禱:「解公公救救洛叔叔。」


這時春花若子向竜之介打了個暗號,如今他們只要擦牆送進一球,東京先生就可以志滿意得了!
他們向東京先生椅下的石環接近,竜之介往中線北,春花若子往中線南,她將先傳球給他,他用軛頂回給她,她攻球穿環,當然,這最後『輸球』的一步,東京先生更提供了私人的擔保。

這樣的計畫,完全沒將洛哈同仍然存在的因素考慮進去,因為誰都知道,洛哈同這點能耐,根本不是兩名忍者高手的對手!但這層『輕視』事後證明給他們帶來了致命的打擊。
因為當春花若子傳球給竜之介後,兩人便見到洛哈同在中線上,向他們的石環,連爬帶跑搶了過來,顯然只有一個意圖──就是搗亂!
他們兩人,還有東京先生,對洛哈同這樣無賴的行為,已經深惡痛絕到了極點!

 

◇    洛哈同中球倒地

 

或許出於一時衝動,球飛到竜之介跟前時,他沒有照預定計畫回傳給春花若子讓她攻環,卻竟輪起一腳,將球向正四腳跑來的洛哈同,當頭擊去。
球和人是相對著衝來,那球正中洛哈同的頭頂,只見他脖子一軟,手腳一鬆,便躺到地上,再也沒能爬起來。
美樂妮立即帶著醫護專員過去查看,結果他們還得去拿了擔架來,將洛哈同抬去公園的醫務室進一步檢查。
洛哈同被抬走後,凱薩琳吹哨,判竜之介出局。

 

◇    球賽只剩春花若子一名球員

 

竜之介也出局後,球場上只剩春花若子一人,她呆站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此刻球若仍控制在她手上,球賽立刻可以結束,因為她肯定能以間接觸球的方式,輸掉這最後一分,可是球也不知在何處,她向東京先生看去。

此時導演正用對講機跟美樂妮商量著,他們兩人也不知道如何能結束球賽,兩隊的比數各得一分,如今球賽到底應該怎樣來決定誰輸誰贏呢?
就在這時,球場南端的大祭師蓉娜,一手捧著球,一手拉著身旁的瀨戶內珡海,一同站起身,身後兩排共八名武士也站起身。
原來她手中的球,當比賽被中斷時,落在地上無人照管,當時場面一度十分混亂,但細心的美樂妮讓助理將球取起,並拿去給蓉娜暫時保管。
而蓉娜見球賽居然發展到無法繼續下去的地步,並且對場上四名球員不按規矩打球的表現極為不滿意,因此主動挑了八名武士,率隊進場,要讓球賽有個完美的結束。

 

◇    蓉娜給球賽一個完美的結束

 

對於導演和製片來說,兩人都不曉得是誰讓蓉娜帶隊過來的,也不知道這幾名武士會不會打這種球,但,只要這些武士能將這場球賽比完,他們當然不會反對。一色理性遂立刻指示所有的攝影機,馬上繼續拍攝!
這時瀨戶內珡海吹響起海螺號角,與大祭師一起,率領兩隊武士球員,莊嚴威武地進入球場。
隊伍在南端三分之一處暫停了下來,瀨戶內珡海脫隊,曼妙地走過去,牽起春花若子的手,帶著她回到大祭師身後。

八名武士則開始繼續往前走,他們頭上戴著紅與藍不同羽飾的頭盔,四人一組,紅羽東邊,藍羽西邊,在球場中央兩旁逐漸一字排開,兩人在中線以南,兩人在中線以北。
按這個局勢看來,顯然紅羽武士將向西邊的石環攻球,藍羽武士,便相反的攻東邊的石環。如此一來,東京先生賭自已輸球的禁忌,對他們可說完全的失效!
東京先生本人也不知道讓舞蹈的武士們來結束球賽是否對他最有利,但他想到,最後的輸球,應該『穩』操在他手中的這根拐杖,因此就沒有抗議,任球賽開始全新的發展。

這時南端三分之一處,瀨戶內珡海又吹起海螺號角,宣告球賽再度開始。蓉娜莊嚴地捧球高舉過頭,向球場拋了過去。
球精準地在中線中央處落下,立時場上球員們有了動作,從北端算起,藍羽一號和三號,紅羽二號和四號,同時向中央逼近,但每人的速度與方向均有不同;近中線的兩名顯然負責搶球,那藍羽三號動作最快,搶得控球權,傳給藍羽一號。他們沒有戴軛,都以側腰頂球。

紅羽二號轉身,和紅羽一號同時向藍羽一號接近;藍羽一號傳球給藍羽二號,紅羽一號和二號轉盯住藍羽二號,沒注意藍羽三號已經切入西邊他們的腹地,藍羽二號傳了一個高飛的快速球給藍羽三號,中線以南的紅羽三號北上搶過中線,但藍羽一號也同時快速切入西邊,藍羽三號巧妙地將球頂向牆邊攻環最佳位置,藍羽一號正好到位,飛身側腰擊球攻環。

這一切都幾乎是在東京先生椅子下方展開的,他緊張的俯瞰情勢,興奮不已,瞭解他們即將攻環,趕忙握緊龍頭拐杖,準備讓自己輸球,但他才向飛來的球看去,便暗叫一聲「不好!」他們攻錯方向了!
他的裁判席在石環北面半公尺左右,而這一球是由北邊攻來,這樣如何『穿針引線』?簡直要像打高爾夫球了!他氣急敗壞,下意識地揮仗打『高爾夫」球──
說也奇怪,那藍羽一號攻來的球非常精準,勁頭也強,眼看就能穿過石環,卻在環孔前,球呈弧形跳過石環,向中線南面飛去。
兩邊高台上的啦啦隊本來要大聲歡呼的,卻都漏氣地「噢」出聲來。

球越過東邊石環,落向中線以南,這時南面的球員只剩紅羽四號,和對邊的藍羽四號,其餘的武士們全在中線以北。
藍羽四號搶上來攔截,紅羽四號機警地傳球給南來的紅羽三號。藍羽四號和二號,逼近紅羽三號。紅羽三號更往北傳球給紅羽二號,大家正以為他們也試圖在北面攻環,沒注意到,紅羽四號逐漸向西倒退,已經站到攻球最佳位置,而紅羽一號這時飛奔中線,接過紅羽二號傳來的球,猛力地側腰頂球,球疾速地斜斜橫貫球場,射向紅羽四號,紅羽四號早已蓄勢以待,看準方向角度,飛身側腰頂球攻環,球漂亮的穿過環心。
全場爆出一陣陣歡呼,比賽勝負已出,球賽結束。
東京先生見大勢已去,站起身,憤憤地將座椅一腳踢向台下。

 

(接  -  第三十四段【水晶髑髏送給了東京先生】)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