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三十二段  【完全『出軌』的球賽下半場】

(情節概要)

 

唐美儀以精準的反射角度,加上強勁的擊球力量,利用間接切送的方式,只一擊便將球送入自己的石環而讓東京先生贏了一分。

但春花若子亦不甘示弱,與竜之介以約定的攻球方式,向自己的石環攻了一球,但卻是靠了東京先生龍拐的『穿針引線』,也讓自己輸了一分。

如此兩方分數打平,於是球賽進入,最緊張的時刻,無論何方,以何種方式再進一球,便輸贏立判而定生死!

這時卻導演喊停,因為他要改動攝影機運動的軌道,以求畫面的複雜多變。

這時凱薩琳亦悟出,洛哈同可以利用戴在腰際的軛,來主動掌控攻防運作的時機。

第五章    第三十二段  【完全出軌的球賽下半場】

 

◇    一縷烏光射向羅珊蒂

 

這時的羅珊蒂也跟著大家一起歡呼,她雙手高舉,前後擺動,但手掌仍然緊緊相握,盡量不讓人看到手中的紫水晶,那樣子使她看起來好像某個政要,當選後在謝票。
可是這時凱薩琳卻見到一件事,險些令她停了心跳!
她見到一縷烏光自春花若子腰上的軛內射出,直奔身邊歡躍著的女兒。她方要翻身遮護,耳邊卻聽得老人解吉諾的聲音:「不要看!不要轉頭!記住,我絕不會讓卡珊德拉受到任何傷害的!」
驚魂甫定,她強行克制住轉頭看女兒的衝動,卻轉向相反方向,湊近猿之助,和他商量如何裁判。

高飛球落在東京先生席位下方不遠,可是怪異地左右來回翻滾,好像正受到某種引力的反覆拉扯。春花若子見狀,不等裁判的指令便飛身過去拾起,立即對準洛哈同準備砸他,而洛哈同見狀,即刻四腳著地,向中線以南竄去。
兩旁高台上,觀眾指指點點,有人叫好,有人恥笑,更有不少人心裏紛紛在問,古瑪雅人會是這樣打球的嗎?

看著這一幕完全『出軌』的球賽下半場,導演一色理性緊急地自耳機內給景瑋下著指令:「轉直向,轉直向。」原來北端的正攝影機,跟著球的起落,正於橫向的短軌上,朝尾端緩緩推進;而這時南端的副攝影機對準著洛哈同,正要轉入長軌的橫向運動,因此他要景瑋反過來用直向的短軌推動鏡頭。
對一色理性來說,這樣『出軌』的演出,真是求也不一定求得到,不啻天賜!因此叫所有的攝影機,不要停止,繼續搶拍。

 

◇    球場上球員自動失蹤又出現

 

拼著犯規,正準備用球砸洛哈同的春花若子,見到他真的像條狗一樣落荒而逃,不禁又好氣又好笑,立即改變主意,將球往前方拋起,同時躍起追球,半空中雙腳併攏,弓身挺腿,給球加上一腳,那球似箭般射向洛哈同。這一招正是『蜂刃』中的『一針見血』!平時使出,中者非死即傷!
這時南端掌鏡的景瑋,緊盯著向北推進的鏡頭,發現四腳著地跑來的洛哈同,臉上居然笑咪咪的。
這時北端橫向推進的攝影機,捕捉到了春花若子既美妙,又厲害的忍者武術全貌。
就在兩架攝影機同時抵達鐵軌的尾端時,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鏡頭內,愈來愈近的洛哈同,突然憑空消失,那明明緊追著他射來的球,也隨即不見,球和人頓時無影無蹤!

不可思議的事情!目擊者張大嘴,卻沒發出聲音。
這一人和一球不是蒸發掉,竟是像穿過一道無形的門,跑入另一個空間!
睜大眼、瞇著眼、皺著眉、遮著眼皮、揉著眼皮,五花八門的視覺效果統統用出來,全場搜尋蛛絲馬跡。
全場只有少數幾人,曾親身經歷過瑪雅叢林的莫測神祕,才較為鎮定,靜等其變。
武士隊伍前石墩上坐著的蓉娜站了起來,她知道這準是艦長故意撥弄的玄虛。
她旁邊地上坐著的瀨戶內珡海也站了起來,深情款款地遙遙望向春花若子,這是導演給她的指示,在『春夏秋之繁花』裏,她暗戀著春花若子。

對於這件離奇的事情,看得最清楚的,是一色理性,因為他等於擁有三對眼睛!
洛哈同南竄消失前,幾乎是正對著景瑋的鏡頭衝去。
洛哈同消失後,吉爾的手提攝影機傳來大家驚愕的表情和動作。
他自己的攝影機鏡頭內,背對著他的三名球員──唐美儀、春花若子、和竜之介,正忙著張望搜索。
但驀地,一邊的高台上,有人向他這邊指指點點;隨即他也見到了,自正攝影機的左角,洛哈同突然出現,四腳著地,向攝影機的鏡頭衝來。
從他的消失到再出現,期間才過去了約十秒鐘。

洛哈同身後,來勢強勁的球也出現,他回頭,那球擊中他軛的邊緣,球跳高,他被彈出五十公分左右,卻立即翻身站起,球正好下落,他輪起一腳,將球向春花若子攻去。
甫轉過身,春花若子尚未弄清楚情況,猛見一球射到,立即身體側轉,用肩背接了一球,這正是她的『蝶甲』功夫,那是像『鐵布衫』一類的硬功,正名應是『鐵甲功』忍者武術。
其實洛哈同的這連串動作,是他將『驚濤拍岸』一招發揮到了極致。而對春花若子,他卻是結了更深一層的仇恨。
這一球對春花若子來說,勁道全無,真是不痛不癢,但又是這條狗!給了她兩次奇恥大辱!

沒有勁道的球,彈跳不高也不遠,但靠近竜之介,他衝上去也是一腳,球射向洛哈同,正中他的軛,兩人距離極近,洛哈同被擊退三公尺,翻滾倒地。
跳起來的球,被『平步青雲』飛身趕來的唐美儀接下,她是趕在球前,半空迴身,幾乎跟著球一起下落,右腳單腳點地,左腳踢蹴,一招『一蹴而就』,那球飛奔春花若子。
春花若子又豈肯示弱,見球攻到,立即伏地撲倒,又利用腰軛,仰面翻轉,而球正好落到腳上,她倒踢一腳,這招正是『蜂刃』中的『蜂倒螫』,球飛射唐美儀。

 

◇    古瑪雅腰球變成了現代足球

 

下半場從一開始到現在,球員似乎將古瑪雅腰球,擅自改成了現代足球!但導演不但沒有不高興,反而興奮不已!『金瓶梅』一書中,李瓶兒原就是被潘金蓮害死的!『有衝突,就有戲劇!』這是一色理性的至理名言。
球飛向唐美儀,但這次她卻採取了正規的打法,見球飛近,側過身子,用軛的邊緣輕輕擦球,傳遞給悄悄走到預定位置的洛哈同。
這是唐美儀推演出來的攻己方石環的策略,由她先截球,他儘快趕到一個預定位置傳球給她,但她必須飛身先趕到她自己的預定位置,擊球攻環。
而所謂的預定位置,就是她認為可以連環傳球,最後擊球,使球擦過牆面,然後穿過石環的最佳角度。

可是這一次他們功敗垂成,因為他們先從中線以北開始傳球,唐美儀必須在洛哈同傳球給她之前,趕到中線以南的預定位置。而他們的這個攻球策略,被春花若子看出了倪端,她飛身趕到中線截下了洛哈同傳給唐美儀的球。
就在春花若子中線截球之時,第二件離奇的事情竟又發生了!
春花若子截球之時,唐美儀根本沒看到,因為她已經在中線以南,又仍面向南方。而這第二件離奇的事情,極完整地被正副南北兩架攝影機記錄了下來。因為事件發生的時候,兩端的鏡頭和春花若子幾乎在一直線上。

鏡頭裏看得清清楚楚,就在春花若子與球接觸的一剎那,一片晶光閃現,便見到人和球,登時變成透明水晶般物體,一閃而逝。
這次的事件,較第一次的更為離奇,故凡目擊者無不發出了驚嘆。
才趕到預定位置的唐美儀,聽到一片驚嘆聲,轉過身來,方察覺球和春花若子都不在球場上了。但卻立即看到了球和春花若子又出現在球場的情形,只見水晶透明的球和人,自恍樣的晶光內,成形湧現,瞬息凝聚成實體。
不過,球和人,已經由西邊的中線石環底下,向東挪移了約三公尺左右;而球更擊中春花若子的軛緣,跳起老高。

由於春花若子本就在中線上出現,因此無法攻自己石環,但竜之介這時卻在中線以北不遠,大有利於擊球擦牆進環的進攻角度,他立刻飛身追上高球。
洛哈同也看到了,隊長唐美儀交給他的另一項任務,便是阻擾對方進球,他連爬帶跑地衝上斜坡,跳起勾住石環,正好又擋掉了竜之介送過來的一球。
這邊本就是春花若子一隊的石環,而東京先生的椅子根本就在石環上方,他見洛哈同又來搞局,輪起拐杖就要敲他的頭。
洛哈同單手勾住環,盪來盪去耍猴戲,還笑嘻嘻仰頭朝東京先生打招呼,不料老頭子要給他當頭棒喝,嚇得立即鬆手滾下坡去。

今日合是他霉運高照,那跳起的球,正巧落入春花若子手中,她臉生嚴霜,揚球要來砸他。
洛哈同慌忙逃避,採『之』字形前進路線,滿場亂竄,打算往唐美儀身後躲藏。

氣極的春花若子乾脆放棄了洛哈同,轉向三丈開外的唐美儀,只見她將球拋高,一足點地,一足後蹬,飛快的原地轉了兩圈,然後輪起後腿,將正好落下的球踢射唐美儀,這正是『蜂刃』裏的一招『花心針』。

那球竟似火箭樣,快、狠、準!甚至還帶著一絲呼嘯!

 

(接  -  第三十三段【解蓉娜率八名武士入場完賽】)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