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三十一段  【瑪雅『腰球』是寄居蟹玩的球戲】

(情節概要)

 

腰球比賽和影片的開拍正式開始,東京先生使用手中龍頭拐杖,神奇的將球懸空飄起,傳給春花若子打出第一球。

觀眾正驚嘆於他魔術師般的技術,殊不知這是他預先在那四號足球上動了手腳,在球內塞入一塊強力磁鐵,以便春花運球攻環時,在最後那一刻,他的龍頭拐杖就可以發揮『穿針引線』的效果,來確保球能順利穿環而過!

春花若子接球後的動作,卻令全場得人吃驚不已!因為連著兩球她幾乎都將球當成武器,強勢地攻向洛哈同,第一球砸向他脛骨要打斷他『狗腿』,第二球飛射他頭臉,要打到他趴下。

 

第三球春花若子故技重施,卻惹怒了唐美儀,飛身截下,轉向竜之介攻去。

第五章    第三十一段【瑪雅『腰球』是寄居蟹玩的球戲】


◇    唐美儀神奇的球技

 

唐美儀變換策略,對球場上的球員位置,有了調動,將洛哈同由中線的南邊,移到中線上,這是因為她看出來,春花若子所以如此接二連三對洛哈同施展兇猛的攻擊,極可能是想要將他逼到某一位置,以便利用他作為間接觸球點,使球穿過自己的石環,讓自己輸球。
而此時,春花若子一見唐美儀改動了洛哈同的位置,也決定和竜之介交換位置。四人之間變成春花若子仍與洛哈同對峙,而竜之介就變成和唐美儀相對。

接過球,唐美儀略觀形勢,見到一個絕佳的機會。不動聲色地,她將球往左前方拋起,隨即施展一招『旋風掃葉』,平地長身,半空中連連旋轉,然後挺腰,以軛的邊緣斜斜擊球,使球飛快的旋轉,疾速射向前方的竜之介。球勢勁如龍捲風,竜之介方震攝於唐美儀精湛的武藝,來不及反應,球已切過他的軛邊,更因球是旋轉的,他被打得連轉兩圈,跌坐在地。而球,卻因兩人幾乎在同一條線上,以小於三十度的斜角折回,射向凱薩琳椅下石環的牆面,又因球是旋轉的,遂以斜角,擦過牆邊,穿環而過。
這一氣呵成的一球,贏得滿堂彩!羅珊蒂更是站了起來,熱烈地鼓掌。

全場一片歡呼聲中,其實有少數一些人感到有些納悶的,比如璜就是。
他知道對面高台的凱薩琳和女兒,明明她倆監視的是自己一方的石環,為何被自己人攻進了一球反而歡躍?
當然這是因為沒有人告訴他,東京先生賭的是自己輸球。
在北端坐鎮的導演,看著三個攝影機的監控熒光幕,分別傳來三個不同歡呼雀躍的群眾場面,感到十分滿意,這三部機子的佈置,讓他得以全面性的捕捉到球賽過程。
顯然兩隊隊長之間,存在著某種仇視和衝突,而衝突便是戲劇!這正是他要捕捉的!
可是突然他的第六感給了他一個警覺,他尚未能明白警覺是什麼,但極可能與攝影機的運作有關。

歡呼聲方落,西邊高台上的猿之助便吹響哨子,將控球權判歸春花若子。
心高氣傲的春花若子是絕不會有什麼『英雌』相惜的概念,有的只是要『比妳強』、『跟妳別瞄頭』,因此她接球後,眼角溜了一下全場,便用日語向竜之介大聲喊道:「Bōru o ushironi tōsu。」
這是他們事先約定的暗號,春花若子是說,她將向後方傳球;這時他倆都站在中線以南,面朝北,對著中線上的洛哈同,和中線以北的唐美儀。
只見兩人同時轉身向南,春花若子將球往右後拋出,那竜之介估計球速和上拋的角度,即刻斜斜向後躍起,他是忍者武術『乾坤神隱流』的高手,不論面向何方,足以罩定周圍一丈見方的空間。

而春花若子球一出手便向左前方跑了兩步,雙腿一蹬,飛起空中,連翻兩個筋斗,腳沾地再次騰起,又在空中扭身折轉挺腰,正好以軛擊中竜之介半空傳來的球,將球擊向自己一方的石環。她使出的正是『蝶甲蜂刃流』武術內曼妙的一招『翻花撲香』。
她當然不會直接攻自己的石環,而是以間接觸球,先擊中牆面,再折射入環。但這一球角度不對,不太可能自行穿環而過。
可是這時曾失手過一次的東京先生,手已經不再抖了,他握住拐杖,看準來球,龍頭指向石環中央,那球果然修正了偏差,像穿針引線般,被拉過石環中心。
全場立時報以一陣歡呼,只有一個人大聲的喊:「Boo!」是一臉怒意的羅珊蒂!

東邊高台上東京先生此時居然站起吹哨子,同時伸出食指,高舉起右手,然後又指向前方。他的意思是說對方得一分,不過沒人看懂,也沒人關心。
因為如今兩隊分數拉平,兩邊石環各進一球,大家殷切地猜測,不知下一球會是哪一隊得分。
無論哪一邊的石環,只要被兩球穿過,球賽便算結束,就是對方贏球,而大多數人並不知道,只有春花若子輸球,東京先生才能嬴得異寶。
正當大家迫不及待想要看鹿死誰手之際,璜站起身,吹響哨子,並打出『暫停』的手勢,隨後揮手指向球場北端的導演。原來一色理性以對講機通知他,要他暫停球賽。

原因是他終於發現了第六感是什麼,從大廣場的祭典舞蹈開始,到球賽,他一直注意著三台螢光幕傳來的圖像,總結的感覺十分滿意,直到現在,他才注意到球賽開拍後,正副兩架攝影機的移動,似乎過於同步,因此重複而不夠靈活。
稍加思索,他發現那是因為兩段 L 形鐵軌的敷設太過對稱。現行的樣式,長軌在球場對角的位置,平行貼牆安設,短軌則九十度角打橫在一端,南北兩端均如此,因此他決定將南端的鐵軌長短掉換方向,短軌貼牆,長軌變成九十度橫向中央,如此一來,則兩機向同一方向運動的機率就減少了,再經過後期作業的剪接,銀幕畫面就可以千變萬化了!於是工作人員集中到南端快速地將兩段鐵軌調換方向。

 

◇    凱薩琳的第六感

 

就在改軌這段期間,凱薩琳也在琢磨她的一個第六感,那就是她感到打腰球,腰上戴軛,實在不可思議,因為那對人類造成了不必要的限制。一想到這裏,她靈感迸現,立即拉過羅珊蒂,秘授機宜。
由於想到這樣打球不像是人類玩的遊戲,她立刻就記起前一晚在林內看到的老人現形,這個腰球,若是寄居蟹一類的生物玩起來,豈不是『得心應腳』!寄居蟹多腳,但無法用來踢球,而背上的硬殼部分,正是頂球的最佳工具!
所以對人類來說,這個球的正確打法,應該完全不同,球員戴著軛,雙腳走動不便,但用爬的方式,豈不更易更快捷!而四足落地,則以腰擊球便『順理成章』了!加上那軛還可以在原地旋轉,甚至滿場旋滾!

此刻唐美儀和洛哈同正在石環底下不遠處,商量著下半場比賽的策略,凱薩琳可以叫他們過來,或自己下去,告訴他們她的新發現。但南端的鐵軌已經調整好,比賽即將繼續,凱薩琳靈機一動,向羅珊蒂秘授機宜。
她要女兒悄悄取出紫水晶,使用紫水晶,將她的新發現,以心電感應的方式,傳給洛哈同。她相信洛哈同定能感應到這個信息的。
於是羅珊蒂伸手入外衣袋內取出紫水晶,用手掌完全遮住不讓人瞧見,閉起眼睛,手掌對準球場,心中默默將母親所說重複一遍。
這時坐在球場南端眾武士前面,中央石墩上的蓉娜,突然站了起來,四周張望著,但似乎沒見到什麼,便又坐了下來。

而凱薩琳突然感到眼角閃過一線晶光,她抬眼看去,又沒見到什麼,但感覺晶光是自春花若子腰間戴著的軛的底邊反射過來。她想不出可能是何物件,難道春花若子在軛上掛了一個耳環?
就在這時,北端傳來一聲:「球員就位!」
下半場球賽即將開始,球員赴位。而球員的位置又有了變動,這時兩位隊長依然唐美儀在北,春花若子在南,不過兩人都靠西邊看台,而且都拉長了與中線的距離,很可能兩人都發現,她們毫無問題能以軛擊球,並且擊出足夠的速度與力量,並以間接觸球的方式擦過牆面而使球穿環而過,由於石環本身凸出牆面五十公分都不到,所以那擦牆的切角,距離愈遠救愈客易掌握。

至於她們所屬的隊員,兩位隊長不約而同都將他們安置在中線的位置,竜之介在中央,洛哈同則較近東邊石環。
這時導演一色理性正準備開拍,見到球員們位置又有了改變,突然記起自己也應該為鐵軌的調整做必要的解釋,便以對講機告訴掌控副攝影機的景瑋,指示他注意配合正攝影機的運動,如果一架是直向移動,另一架盡量往橫向移動,來避免重複的運鏡。
然後他取話筒喊道:「開麥拉!」球賽第二場正式開始。

上一球是春花若子攻進的,這一球便由唐美儀開始。
唐美儀將球拋起,一挺腰將球傳給洛哈同,可是竜之介卻立即竄上來半途攔截,將球擊給春花若子,春花若子瞄準來球飛身跑向有利位置。
西面高台上的羅珊蒂見狀立即握緊了手掌,閉起了眼睛,拚命要把母親悟出的打球方法,傳給洛哈同知道。
說也奇怪,球場上的洛哈同這時真的做出了出人意料的舉動。
見到春花若子重施故技,洛哈同手腳併用像狗一樣飛奔,一路跑上石環前方斜坡,並攀上牆面,就在春花若子的球擦過切角衝向石環時,他正好跳起來,用軛堵住了環孔,那球向中央彈起老高。

裁判席上的東京先生,原準備只要再引進一球,他便能穩獲異寶的,卻被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不,半路殺出條狗!壞了好事!因此氣得握住拐杖的手抖得更厲害了。
這時的洛哈同單手勾住石環,像只猴子般吊在半空晃盪。四周的觀眾見他一會像狗,一會又像猴,爆笑聲此起彼落。
他設法將自己打橫了,在石環底的斜坡面躺下身,然後索興讓軛帶著他一起滾落地面。滾到球場中央站起,全場又報以歡呼和掌聲。他斜舉雙臂,沾沾自喜自旋一周,向全場致意,然後特意背對著春花若子,搖擺屁股。
春花若子七竅生煙,一臉殺氣。
這下連裁判們束手無策,都不知如何判決。

 

(接  -  第三十二段【完全出軌的球賽下半場】)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