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二十九段  【解蓉娜朴簌簌落下淚來】

(情節概要)

 

提卡爾公園內,上午拍的祭典舞蹈場景是在有一號殿和二號殿兩側對峙的中央廣場,下午要拍的實際球賽,便是在腰球球場上展開。

東京先生並未湊熱鬧,到中央廣場去看拍盛大場面的祭典舞蹈,卻一早來到球場,分配給他自己一組的球環看臺上,來練習一招能保證他輸球而勝出的秘密絕招。

第五章    第二十九段 【解蓉娜朴簌簌落下淚來】

 

東京先生一大早就一本正經地端坐在高台的裁判席上,並不是因為他對舞蹈的拍攝沒有興趣,而是跟導演在賭氣。
這導演居然一到了這裏,就處處跟他作對!不過沒關係,他為了確保嬴得這場賭賽,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任何突發的狀況,他都定能控制住。

呆坐了一會,他站起身,將拐杖倒提了過來,像打高爾夫球似的揮來揮去,從右到左,又從左到右像是在練習某種揮棍方法,練熟了他又坐下來。
在座位上,他又握住拐杖不同的部位揮動,試著怎樣才最順手。
又呆坐了一會,他站起來,開始在石環上方的高台邊緣來回踱步,似乎在相度地形,接著他開始調整兩位裁判座位之間的距離。

長方形的球場是南北走向,春花若子的一隊分到了東邊的石環,所以只要這邊的石環被攻進兩球,那麼春花若子的一隊就算輸球了,那他就贏到紫水晶了!
他將自己坐的椅子,也就是石環左邊的那張,挪到離石環一碼左右的地方,然後又將另外的那張裁判席位,挪到石環右邊對等的地方。

將與他並排坐著的另外那裁判,就是自稱是男人也同時是女人的那個解傑若。
解傑若公開承認自己是外星人,又告訴他,他們是一種奈米菌體,而且更是一種『有實體的投影』!
對任何其他人來說,肯定認為解傑若精神有病,胡言亂語,但他是『東京先生』!畢生最大的興趣就是收集天外來客遺留地球的奇珍異寶,若此番能更交上一個外星朋友,平生更復何憾!他當然寧願信其真的!
可是,他也希望能多了解一些這個外星人的來龍去脈,考慮著,他將兩張椅子拉到一起。

球場這時一個人也沒有,所有的人都在中央大廣場,參加拍攝祭典舞蹈的場面。他聽到從一號殿堂那邊傳來的音樂和呼喝,禁不住好奇他走下高台,慢慢繞過殿堂,加入圍觀的人群裏。

場面可真是熱鬧,簡直讓人看得眼花撩亂,尤其是廣場上舞蹈的隊伍,非常壯觀,四排瑪雅武士,上身塗滿藍色的圖樣,頭上又是怪獸異禽的冠飾,又是五彩雉羽,兩兩對舞,動作威武勇猛,兩隊中間更夾著一排白衣少女,柔美輕靈,曼妙婀娜,他的春花若子,穿著一襲金袍一頭棕羽,領著兩排武士,邊舞邊行,看到她這才使他的心情開朗不少。

看了好一會,只覺得拍電影好麻煩,拍了幾下子就停,然後又拍,又停,任由著導演亂發號施令!
於是他就走開,到處去逛逛,發現周圍搭起了不少帳篷,所以每一個都進去闖一下,可是結果又使他一肚子悶氣,因為他見到一大堆不知何用的雜物,更有個帳篷是分發三明治和咖啡給大家的。還有一大堆年輕人,說是僱來的幫手,卻遊手好閒,根本啥事也不做!
這樣亂花錢!早知道這是這間什麼美夢影業公司製作的第一部影片,他就不會這麼快就應承加入合資製作了!

將喧嘩吵雜和一大堆他看不慣的事情扔在腦後,他慢慢又走回到高台的裁判席上。
才坐定他便注意到對面高台的裁判席上已有人坐著,他仔細看去,原來是丹芙博士和她女兒。
與他同一隊,應該坐在對面的裁判,是竜之介,卻不見人影,但他隨即記起竜之介被春花若子換走當球員去了,這時恐怕正在練球,而猿之助恐怕也幫著在練,所以他就沒有在意。

沒多久,他聽到大廣場那邊海螺號角吹響了起來。
不一會,仍穿著黑袍戴著綠羽的解傑若走上高台,坐到他身旁的椅子上。
「嚇!你這一頭綠色的羽冠真是搶眼啊!」
蓉娜側過臉向他展現了一個甜蜜的笑容:「他們發餐券給你了沒有?」
「餐券?」
「喏,這個三明治給你,」她將一個棕黃紙袋遞給他,「還有這杯是茶。」
原來有餐券才能吃到三明治,是火腿蛋的。

「你自己的呢?」
她神秘地笑了笑:「我不需要吃東西的。」
他嚼著三明治然後問:「那你每天的能量是哪裏來的?」
她收起笑容,轉過頭看他一眼:「太複雜了,很難解釋,跟紫水晶髑髏有關。」
「我可以先看一眼紫水晶髑髏嗎?」他偏過頭,小聲地問。

蓉娜沒有答話,別過臉去,不料撲簌簌地落下淚來。
他嚇一跳:「怎麼了?──是我──?」
她搖搖頭。
他猜:「你又弄丟了嗎?」
她又搖頭:「我的髑髏被艦長沒收了。」
「解吉諾?」
她點頭。
「會對你造成傷害嗎?」
「那水晶本身,有令菌體不斷換新補充的功能,相信如果我這次再把水晶髑髏失掉了,不久我可能就也不存在了。」

「別著急,我幫你向他要回來──不,我可以幫你贏回來!」
他轉頭看著她的眼下淚痕,閃著微光。
「我可以──?」他伸手過去。
她轉過頭面對他,他摸著她的淚痕。
「怎麼你也有淚的呢?」
她轉頭看著前方:「我們模擬地球人類,是很全面的。」

「你能模擬我嗎?」
「以前或許可以,以前──我們模擬過許多不同的物體,現在──太久了──」
蓉娜突然想起那被老人析出喚醒了的解傑若。
「據說,我以前結過婚,生過小孩──」
還是,那也只不過是一場記憶而已?

「喔,你們有小孩?那你們應該也是地球人了!」
她搖頭:「我們菌體靠水晶體內某種物質來繁殖新菌體,也因此無法再寄生人體內,無法模擬人類的生殖繁育。」頓了頓:「或許艦長還有可能。」
「解吉諾!」

她的神情好像回到了過去:「一千多年前,他將我們拋在這裏,轉去另一個密秘的所在,沒有留下任何指示,但我相信,他就是想專心往這個方向嘗試研究和發展。」
「他想製造一群小艦長?!」他笑著說。
「或找出寄生人類的途徑,或──」她向他點點頭:「沒錯,如何模擬人類的生殖繁育。」

難怪地球人被外星人綁架的傳聞層出不窮,東京先生想,當然還有被外星人改造甚至製造出來的怪物怪獸,也是層出不窮。
只不知這解吉諾研究發展到目前的成果怎樣!
但立即,蓉娜和東京先生同時轉面相對說,「洛哈同!」「洛哈同!」。

「你想那洛哈同會不會就是他的實驗品?」
蓉娜想了想:「似乎──至少現在已經可以在實質上影響,甚至控制人類了。」
「是用何種方法控制?腦波嗎?」
「不知道,他從來不要我們參與這一方面的工作。」

「你說『至少現在』,難道以前也試過嗎?」
「那艦長去逝之前一直在做實驗,好像從沒斷過。」
他又搞不懂了:「艦長,你是指解吉諾?」
「不,解吉諾跟我一樣,是奈米菌體,我說的是真正的艦長,」她又補充:「真正的艦長是什麼樣子,我都沒見過。」

「你又怎麼知道他一直在做實驗?」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她搖頭:「太久了!」
他突然想到:「那時候你們是在哪裏?」
「海裏──」
「地球百分之七十都是海!」
「深海裏。」

這時,他們身後的高台上,陸陸續續上來不少人,找著椅子坐下。原來午休時間快過,充作觀眾和啦啦隊的人馬前來就位。
對面的高台上也同樣冒出一群年輕的少女,當然都是唐美儀的粉絲團。
而被美樂妮安排到這邊高台上的,則是一些採訪記者和當天真正的觀光旅客。

有一位八卦小報女記者認出了東京先生,立刻上前來採訪他。
一群嘰喳說著西班牙語的年輕女遊客,見到蓉娜的妝束,立刻圍攏來紛紛要跟她拍自拍。

正當蓉娜和東京先生感覺不堪其擾的時候,卻被美樂妮和璜解救下來。
原來美樂妮正是來要告訴蓉娜在角色安排上有了更動。
美樂妮來得正是時候,若不是蓉娜此時被這些記者們搞得不耐煩的時候,恐怕就要讓美樂妮碰釘子了。

而一頂豹冠和綠羽的重要性幾乎等量,更何況要為球賽傳球,所以蓉娜同意讓璜來替換她,當球賽的裁判。
而一坐到椅子上,璜立刻取出那疊裁判條例,跟東京先生磋商研究,逐條討論起來。

 

(接  -  第三十段【凶險莫測的腰球比賽 】)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