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十七段【解傑若同樣荒誕的故事】

(情節概要)

 

老人出現,正式向蓉娜詢問這一千多年來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結果發現她也是個受害者,根據她的記憶,是在豹爪王的時代,一位由西方來的武士,對她和解傑若的情況似乎非常熟悉,竟使她在傑若即將醒來,她即將睡入晶床的過度時期,讓傑若將她吞食下肚。

於此同時,她和傑若的水晶髑髏、內丹、和礦脈全部被那武士偷走,最後只剩下一個紫水晶髑髏還在她手中。

實際上,發生的是傑若將她吞食,可是不知為何,二人合成後,主要的意識行動卻是她的,因而使他成了一個男女混合體。根據老人的說法,那是因為她是吐紋紋人,乃比傑若的呼唔哼人智慧高上一等,因此就把傑若壓下去了。

之後,那名武士似乎參與了推翻豹爪王的政治行動,因為藉新王有新薩滿的理由,將舊薩滿──蓉娜趕出了提卡爾,使她帶著體內冬眠的傑若,在這一帶瑪雅叢林內,飄忽遊盪了一千多年。

 

蓉娜的這個荒誕不經的故事,讓大家聽得一頭霧水。但她說完後,老人要把傑若從她體內分離出來,看看他怎麼說。

第五章  第十七段 【解傑若同樣荒誕的故事】

 

這時大家都注視著老人,他向洛哈同示意他的外衣,洛哈同正要脫下還給老人,但老人阻止,只是要他走近。
洛哈同站到老人身邊,老人伸手入衣袋內取出一物,是玉琮,然後再取出一物,是他在弗羅瑞用過的透明的水晶髑髏。

他將玉琮插入水晶髑髏的頭頂,然後將髑髏的兩個眼睛窟窿,對準蓉娜。
眼睛窟窿內發出光芒,罩住了蓉娜,緩緩地她也如老僧入定般閉上了眼睛;但就在她身旁,逐漸卻出現一個如嬰兒胚胎般蜷曲的淡淡身形。

這被投射半空中的身形迅速地擴大、開展,眾人這才看清不是胎兒,郤是個男子。
突然這男子像是沉睡中被喚醒那樣,睜開眼,打哈欠,伸懶腰,舒展手腳,然後落地站定。
只見這人與蓉娜的長相幾乎一樣,只不過年輕許多,也沒有留鬚,又身著現代裝束,而不是一襲長袍。
他一見老人便說:「啊!艦長你終於來了!」
老人問:「傑若,蓉娜呢?」
「我把她吞吃了。」

「這不太可能的吧!」
「事情真的就這樣發生了。」
「隔了這麼久,你記得清楚嗎?」
傑若想了想:「這是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
「你把當時的情形說來聽聽。」

「我在晶床內睡著,不知過多久,後來常常聽到有人在外面說話,我猜想是我太太想念我,常常來陪伴我,聊聊天,後來就沒聽到了。又不知過多久,我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話,起先告訴我說其實我跟本不須要睡這麼久,後來又說,這全是你設計了來控制我們的,如果我不信,可以起來活動活動,四處走走,根本不會有問題的!我沒去理會。又不知過了多久,便發生了這件事。」

停了停他繼續說:「事情發生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我正在做夢,那個夢到現在我都記得很清楚,我帶著孩子們在湟斯法金吉湖中遊泳,吐紋紋的小孩是白色的,到十七歲之後才轉變成黑色。而吐紋紋和胡唔哼交配生下的吐紋紋小孩,是最可愛的!他們在四歲以前有著最可愛的小手小腿。我帶著孩子們在涅斯法金吉白色湖水中遊泳,看著他們隨著湖光變形的身子,划動著可愛已極的小手膀和小胖腿,這些到他們四歲之後,都將逐漸退化而掉落。因此我盡情地欣賞著我可愛的孩子們,突然我被一把提出了水面!同時耳邊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快起來,準備換她』,

「我舉起右手想檢視內丹,看到底睡了多久,不料發現手中的內丹不見了!左手的水晶髑髏也不見了!晶床的蓋子開著,我正要起身,不料蓉娜睡了進來。那熟悉的聲音又響起,『快吞下她』,但我如何能吞下她呢?不料有人將我的嘴自上下拉開,蓉娜全部跌進我的口中,然後我就沒有記憶了。」
聽完老人眼光連閃,臉上卻露出疲憊的神色:「嗯──我知道了。」

「還有,艦長,我有一件事需要立刻向你報告,但你一直沒回來。」
「什麼事?」
「和那個聲音有關,自從你離開後,曾經有三次,我遇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向我問問題。第一次是一隻會說話的五彩大鸚鵡,我當時正在教當地的人類種植玉米,一群色彩斑爛的鸚鵡飛過來,大家都看到了,其中一隻停在我身旁的樹上,突然問我,帶我們過來的大神到哪裏去了?」
老人似乎想要說什麼,但終於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第二次是一條鱷魚,在一個蓄水池旁,我協助其他的人將坍陷的角落剛重新砌起來,水中冒出一條鱷魚,口吐人言問我,有無見到牠遺失了的一張床。」
老人問:「你確定牠說是一張床?」
傑若想了一下:「牠說是一個箱子,一個水晶箱子。」

「第三次是什麼情況?」
「第三次是一條頭上環著羽毛的蛇,突然從土壇的一角出現,說牠在找一位失蹤的夥伴。」
「頭上環著羽飾的蛇?原來他到迪奧地華坎去了!」
「牠見到我身上掛了不少玉器,要我送他一件。」

「你給他沒?」
「沒有,因為他問我要的是玉琮,當時仍然在髑髏──」
老人阻止他再說下去:「好了不用再說了,我知道了,」突然又問:「這三件事經過的時間多長?」

解傑若扶著頭想了一下,搖頭說:「記不得了──不,我記得,」他放下手說:「每換一次新王,就有出現──」
他屈指算著,然後說:「我記得是從獸面王時開始的,到豹爪王,大約一百年間吧。」
「嗯,我知道了。」

 

這時老人手中水晶髑髏的光芒逐漸消失,蓉娜也緩緩睜開眼。
而傑若原先是浴在光芒中,一如站在舞台聚光燈的中央而見不到周圍的情況,如今燈滅這才見到營火旁坐著的眾人,問:「他們是誰?」
隨即他見到了身旁的蓉娜,驚疑地問:「咦?你?蓉娜?妳怎麼是我?」他摸著自己無鬚的上唇:「我真的把妳吞吃了?」

蓉娜不高興的轉向老人:「你把他變出來了,為什麼不把我變回來!?」
老人說:「只有他的真身與人類相似,妳已借用一千多年,妳想變成什麼?」
「那你把內丹和水晶髑髏還給我!」
洛哈同聽了頓時緊張起來,他知道老人此時還能出現,就是得到了紫水晶和紫水晶髑髏所提供的能量支援,如果沒了兩物,他真不知道老人會退化到什麼地步!

「妳早就變成森林裏的妖精妖怪,內丹和髑髏我來給妳保管。」
蓉娜撇撇嘴冷笑著說:「那人說的是真的,對不對?我們根本無需睡什麼床!」
老人嗤之以鼻:「妳以為床搬來就是給你們睡的?」

這時傑若笑嘻嘻地向蓉娜招呼著:「孩子們他娘──」
蓉娜瞪大眼問他:「什麼孩子們?!誰是你娘!?」
「妳不記得了!?」傑若悵然若失:「我們合體後,妳產下──」
老人這時打斷他們的對話:「傑若,你還是先去休息休息吧!你目前的情況不是太穩定。」
「是!艦長。」
老人將玉琮自水晶髑髏頂上取出,又將兩物放回洛哈同外衣的口袋內,傑若形象逐漸消失。

 

◇  解蓉娜要吞食羅珊蒂的好蛋

 

而蓉娜卻開始喃喃自語:「我產下──我產下,孩子們──孩子──」
突然她轉身面向羅珊蒂慢慢走近,凱薩琳立即將女兒肩膀摟住。
蓉娜端詳著羅珊蒂:「妳有好多蛋──而且都是好蛋──」
她逐漸張嘴,愈張愈大,準備將羅珊蒂整個吞噬,但老人陡然擋在羅珊蒂身前:「蓉娜!不可以!」
然後他轉身撫著羅珊蒂的頭,向凱薩琳說:「丹芙博士,我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卡珊德拉。」

 

◇  一串翠綠的番石榴項鍊

 

「瘋帽匠,」老人示意他走過來,洛哈同立即跑到老人身邊,老人自那外衣口袋內取出一串翠綠的項鍊,掛到羅珊蒂頸上。
眾人看去,原來竟是以金線串起的一顆顆番石榴。
這時只聽得蓉娜叫道:「啊!Guyaba !」便自憑空消失!顯然番石榴不是她所喜愛的食物。

 

(接  -  第十八段【解吉諾混淆難明的解說】)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