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十六段【解蓉娜荒誕的故事】

(情節概要)

 

洛哈同被當做『壞屁股』被美樂妮踢了一腳,撞上樹幹而暈倒,頭上起了個大疱。

他醒來見到羅珊蒂與凱薩琳母女相會,如釋重負的格外高興。

會合的眾人正在興高采烈地談論各自的怪異經歷時,便見一長袍有鬚老人,像夢遊般在林內穿梭飄行,手中似乎捧著某物,喃喃自語。

凱薩琳立即想到稍早撿到的一個水晶髑髏,可能正是這怪異老人手中所捧之物。她遂自帳篷內將水晶髑髏取出。

受到感應,那怪異老人立即出現,要索回髑髏。但見到站立一旁的羅珊蒂,竟立刻上前張嘴要將羅珊蒂連頭帶肩一氣吞下!

洛哈同用腳頂住那怪異老人腰際,一手拉住羅珊蒂要拖她出困,凱薩琳也來搶救女兒。

這時那水晶鱷魚又出現,吐出吞下的紫水晶。

怪異老人遂不再吞食羅珊蒂,而要去取髑髏和紫水晶,不料洛哈同眼尖手快,將二物搶下置入外衣口袋。

怪異老人被激怒,突然變成一團黑油撲向洛哈同,卻被老人現身喝住。

第五章   第十六段 【解蓉娜荒誕的故事】
 

老人解吉諾終於出現了,這正是因為洛哈同想到了幫助老人的方法。他終於想通老人的失蹤,可能與能量的衰竭有關,而紫水晶和紫水晶髑髏兩物,應是可以為老人提供補充能量的物體,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將兩物收到老人的外衣口袋。
如今老人出現了,證實他的推測是對的,也使他肩上的責任輕了許多!

老人環視一周,然後走到凱薩琳和羅珊蒂面前:「丹芙博士,謝謝妳,妳有一位傑出的女兒!卡珊德拉,我要特別謝謝妳,沒有妳和紫水晶的協助,瘋帽匠恐怕會栽一個大跟斗,而不只是頭上起個疙瘩而已!」
羅珊蒂看看洛哈同,慧詰地笑著。
但洛哈同沒注意聽老人說什麼,因為他東張西望,發覺那水晶鱷魚又自動消失不見了!真是來去自如!

老人又對兩旁的唐美儀和美樂妮說:「還有妳們,唐女士和薄女士,兩位慷慨協助丹芙博士,也等於幫助了我,我也向妳們道謝!丹芙博士,」他轉向凱薩琳:「我相信妳有一事急於要向我提出。」
凱薩琳流下淚:「解老伯,我想請您立刻送我們回去。」
「是的,是的,苦了妳了,等這裏事情一處理完,我會立刻安排送妳們母女,還有唐女士和薄女士,返回巴黎。」

然後他轉向蓉娜,就是那長袍有鬚的老人,問:「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蓉娜似乎輕微地顫抖了一下,然後撂了撂頭髮,向自己的身上攤攤手,做了一個『你自己看』的手勢說:「他吞吃了我。」
蓉娜這輕微的顫抖,對洛哈同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在老人送一顆火星到他額頭之前,他對老人就一直是如此的畏懼,如果老人竟是『他/她』的艦長,難怪『他/她』的行為要收斂許多!

「妳的內丹說,妳吞吃了他。」
「她說謊!」
「內丹就是妳真實的自我,她說謊,妳就是說謊者嘍?!」
「她跑出去參野狐禪,已經不是我的內丹了!」
「妳什麼時候把內丹弄丟的?」
「我沒有弄丟。」
「妳什麼時候發現內丹自己長腿跑走了?」
洛哈同不敢相信,老人居然還這麼風趣!這句問話,把大家聽得臉上都帶著笑意,但好像只有蓉娜不覺得好笑。

「隔太久記不清了。」
「是哪個王在位的時候?」
「有太多的王,記不──」但她似乎突然想到:「是豹爪王!」
「豹爪王?」老人頓了頓:「是恰托亦恰喀?」
蓉娜又疑惑著:「不,不是!是個新王。」
「豹爪王兒子繼位?」
「不是,是一個新王。」
「是提卡爾周邊的城市來爭奪王位?卡拉克穆爾?朵斯比拉斯?柯潘?還是亞克斯奇朗?」
「不是!都不是!」

「妳說清楚些,新王到底是什麼人?」
「是打從西邊來的。」
「西邊哪裏?」
「不知道──」蓉娜顯然努力搜索著記憶。
「妳是豹爪王的薩滿,不是兒子繼位,那新王仍用妳做薩滿?」
「先是有一隊武士來朝見豹爪王──」
「那裏的武士?」
「是從西面來的──」
「西面?帕藍基來的?」
「武士當中有一個很奇怪──」

凱薩琳記起,稍早她們進入那幻象小屋內查看時,曾在牆架上陳列的陶罐上,見到過這麼一幅帶著羽毛頭飾的武士,朝見某位瑪雅王的圖畫。

「怎麼奇怪法?」解吉諾問。
「很奇怪的他竟知道我很快就要回去睡覺,換傑若出來。」
老人深沉的眼色更為嚴肅了:「妳沒有追問他是如何知道的?」
「沒有,因為他說他知道我一點都不喜歡回去睡覺。」
「我將床運到這裏來讓你們輪流睡五百年,是為了要補充和延續你們活動的能力。」
「可是那名武士告訴我,我和傑若根本沒有這個問題,」她停下來看看老人:「他說這種安排令你會比較容易控制我們,其實我們根本不須要入睡。」她又停下來看著老人。

老人一無表情。
蓉娜繼續說:「他說我若不信,可以去看看傑若。」
「妳就真的墜入他的圈套。」
「可是我沒告訴他,床在哪裏。」
「可是妳真的就去看了?」
「當晚我就去看了。」

「床是打開的,玉琮掉在床邊不遠,這是傑若的,我想難道傑若已經出來了?我走到床邊探頭看去,他還在裡面,但好像被催眠那樣,也好像在做夢。
「我俯身下去細看,有人將我推進床去,我聽到有人說:『吞了他。』

「傑若張大嘴就把我吞下了,可是別問我為什麼變成是他的外表,卻是我在活動。」
「因為吐紋紋人是比胡唔哼人較高一級的生物。」老人解釋著。
「我在外面流浪了一會,再回進床內睡下,完全無法入睡,只好又去流浪,後來那名武士要我繳出玉琮。」
「妳為什麼交給了他?」解吉諾問。
「我將玉琮繳給他了,因為玉琮不是我的,是傑若的,我的是玉珮。」
「傑若的藍水晶內丹和藍水晶髑髏呢?」
「不知道? 後來又發現連我的玉珮和紅水晶內丹也不見了,我手裏只剩下一個紫水晶髑髏。」

「後來呢?」
「後來他告訴我有新王即位,而且已經有了新薩滿,他要我趕緊離開,不然就有生命危險。」
「妳不認識那武士嗎?」
「不認識。」

「嗯,知道了,看來都是我疏忽了!」老人責備著自己。
洛哈同也想問老人是否知道那名奇怪的武士是誰嗎?他懷疑就是那隱身的勁敵,可是老人顯然沒有意思作答。

「換傑若來吧。」
解蓉娜撇撇嘴:「好吧,只要你能變他出來。」
「這會難倒我嗎?」
「他的內丹和水晶髑髏都不在了。」
大家都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但像這樣半通不通、沒頭沒腦的『故事』,令每一個人都如墜五里霧中!

 

(接  -  第十七段【段解傑若同樣荒誕的故事】)

 

(註:  恰托亦恰喀  Chak Toh Ich’aak I  - 在位 公元 360 - 378 年

             即豹爪王  Jaguar Paw)

(提卡爾周邊的瑪雅城市:  卡拉克穆爾 Calakmul

                                             朵斯比拉斯 Dos Pilas

                                             柯潘  Copan

                                             亞克斯奇朗  Yaxchilan )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