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的叢林』    第四段  【消失的老人】

(情節概要)

老人解吉諾帶著洛哈同和羅珊蒂,還有紫水晶,在瓜地馬拉的小鎮弗羅瑞落腳,本來是要等羅珊蒂母親──凱薩琳先跟他們在此會合,然後前往瑪雅叢林追尋紫水晶被失落的真相。

不想於邁阿密機場,他們與準備前往墨西哥坎空探查外景地點的唐美儀和薄樂妮,差肩而過。

機靈的羅珊蒂抓準機會,私下託兩位阿姨,送一則簡訊告知母親,她和洛叔叔、解公公下一個行程的地點。

唐美儀和薄樂妮知道了所有事件的來龍去脈後,主動的要幫助凱薩琳找回女兒,卻反而打亂了老人的安排。

老人只得另下指示,詳細告訴他們如何分路前行,然後在瑪雅的雨森林內一指定地點會合。

第五章  第四段  【消失的老人】

 

瓜地馬拉,弗羅瑞。


老人解吉諾專注的看著桌上的水晶髑髏,手指在髑髏的兩邊太陽穴附近隨意輕敲著。

他們暫時在弗羅瑞的一間平房旅舍內落腳,這樣的行程安排使洛哈同頗覺奇怪,因為老人若知道目的地,則又為何在最後的階段裹卻租了間小旅舍來休息?難道他是在等什麼人嗎?

可是立即靈光一閃,他想到肯定是在等羅珊蒂的媽媽,美麗又端莊的丹芙博士。

他看著一旁在方桌上畫著圖的羅珊蒂,她在飛機上拿了一盒蠟筆之後便一直的在隨手找到的紙片上亂畫,而且無所不繪;有時畫女式草帽、不同形狀狀的小旗子、某種小動物等,有時又稀奇古怪,像是在骷髏頭底下卻畫了一朵花,她前世肯定是個畫家!

他在桌面上各式不同大小的紙片內翻找:「咦?凱絲妳畫的那張頭骷髏加一朵花的畫到哪裏去了?」

一聽他這麼問,羅珊蒂猛然抬起頭,惱怒地伸手按住那些紙片,不讓他翻動。
「妳肯定是在那間炸雞快餐店忘了收回來。」

這時老人突然推開椅子站起來,不料卻沒站穩,又跌坐下去。他們聽到聲響轉頭看去,老人又扶住水晶髑髏專注地看著。

原來老人看的竟是凱薩琳在手機中接到老人的網郵後,立時發了回信,要求先了解一下女兒的情況。

『敬愛的解公公:真多謝您允許我跟著珊蒂一起來幫您尋找您遺失的物件,我能現在就跟珊蒂說一下話嗎?您的電腦有傳播影像的功能嗎?我好想念她,我太想念她了!我能即刻見見我的女兒嗎?您可以再次允許我們嗎?』

老人閱讀著,然後手指又在水晶太陽穴兩側輕敲,髑髏內仍是一片透明。
可是羅珊蒂突然說:「媽咪來找我了──」

老人停了動作,緩緩轉身面對她,扶起她的肩頭說:「卡珊德拉,我們在這兒落腳本來就是在等妳的母親趕來,好一起進入叢林裹。我本想給妳一個驚喜的,可是她卻走到我們前面去了,」他想了一想:「這樣吧──讓妳們先見個面吧!」

他回身將髑髏轉向一旁的羅珊蒂,她一見便高興地跳著:「媽咪!媽咪!妳找到我了!我知道妳一定會找到我的!」

洛哈同急忙自老人背後伸長脖子去瞧,只見水晶髑髏內芙博士又哭又笑,嘴巴急速地說著話,可是他們一個字也聽不到。洛哈同心想,他必須承認,這丹芙博士不論哭還是笑,實在都很美。

這時那丹芙博士稍離了鏡頭,身旁又出現兩名女士,一名他認識,就是那差一點摑了他一記耳光的中國電影明星。

羅珊蒂拍手叫道:「唐阿姨、美樂妮阿姨謝謝妳們幫助我媽媽!」
洛哈同很懷疑她們是否能聽到聲音,水晶髑髏似乎沒有音響的設備。而這時影像也逐漸淡去而消失。

羅珊蒂抱緊老人:「謝謝你,解公公。」
但立即突然「咦」了一聲,又放開老人。
洛哈同問:「怎麼了?」

他看向老人,竟發現老人鬢角上出現了不少白髮,可是他們一早出發時,他分明記得老人一頭白髮那時已經全轉成黒的!
他想問羅珊蒂是否也注意到了,卻發現她的一對大眼睛只盯住老人西裝的口袋瞧。

老人幾乎把所有的東西都是往這外套的口袋內一放,可是放了進去,口袋外表卻依然是平貼的,從來沒有因放了物件進去而鼓起來過。
這時老人嘆了一口氣,好像在回應羅珊蒂詢問的目光,緩緩自口袋內掏出了一樣東西遞給了她。

洛哈同一看,竟是那顆紫水晶!他正是一直在猜測紫水晶哪裏去了?
可是很不對勁,上次看到紫水晶的時候,牠剛吸飽了東京先生龍頭拐杖裏放出的磁場能量,因此內部發出近似熾熱的白光,但此時羅珊蒂手中捧著的,竟似乎奄奄一息的樣子。

他探過頭去想仔細瞧瞧,羅珊蒂仍在生他的氣,轉過半個身子不給他瞧。
他轉身去看老人,但老人不見了,已經不在屋裏了!沒聽見開門的聲音啊!

他快步走到窗邊,拉起窗簾向外看去。屋外十分漆黑,但藉著這一排旅舍小屋窗內透出的微弱燈光,他見到老人的身影在老遠的湖邊,雙手半舉空中不知在做什麼。

他回頭招呼羅也來看:「珊蒂妳快來,老人不知道在做麼!」
她沒理他,依然呵護著紫水晶。

他轉向窗外,卻嚇了一跳,老人不知怎麼竟就站在窗外跟他眼對眼的瞧著!

他一向對老人有些害怕,因為老人非常嚴肅,平時對他要求又極高。而且老人凡事都透著神秘,好像現在不知如何,似乎只需抬腳跨一步,便自湖邊來到窗前!

可是此刻近距離他竟感到老人眼神中,似乎滿是憂慮,並且不知為何,更有一絲無助。

就在他張嘴結舌的這一剎那,老人舉手向他的腦門彈了彈手指,他見到一顆橙黃色的小火星彈上他的印堂,而老人也隨即消失不見了。

他腦中感到一陣劇痛!心臟停止了跳動,喉頭口鼻完全的窒息,他雙手在胸前握緊拳頭,跌坐到剛才老人坐著的椅子內,僂腰張嘴忍受著心與腦的劇痛,逐漸他渾身好像浴在火焰裏燃燒!

半响,他勉強撐起頭來,眼光正好對著仍在桌上的水晶髑髏,而髑髏裏兩個空洞的水晶眼眶內,慢慢游出兩縷光影,自他的眼珠鑽了進去。他閉上眼讓那光影逐漸冷卻他全身灼熱的痛楚。

半响,他回過神來,緩緩站起身,卻發現羅珊蒂站在椅旁看著他,手中仍捧著紫水晶。他伸手去取,不料紫水晶微光連閃,似乎驚慌不已。羅珊蒂立即將手藏到身後不給他拿,他沒有堅持:「珊蒂快把東西收拾好,我們上路吧,早些跟丹芙博士見面。」

他幫著她收拾,羅珊蒂將紫水晶收入褲袋,其他所有需要的東西都裝進背包,然後他自己收拾,最後將桌上的小水晶髑髏,放入自己的背包內。

羅珊蒂並沒有問他,老人到哪裡去了?她這是為了保護紫水晶,老人似乎對紫水晶做了一件極壞的事,因此紫水晶好像一見到老人,就驚慌害怕地紫光亂閃。

他領著她默默走向湖邊,到剛才老人所在的地方,這離他們停留的旅舍約五十碼左右。

此時夜已深,可是整條街上的旅舍和住家,仍未安寢,有燈光和電視聲傳到街上。老人所選的旅舍是街尾倒數第二間,他們走向湖邊,正好可以避開燈光和其他旅客的注意。

弗羅瑞是個湖心小島,位蒂卡爾南方十公里處,是進入蒂卡爾觀光的前站。若是進到蒂卡爾國家公園裏面,則可能沒有現代生活所需的各種設備,沒有電源,也無法使用電話,更別說網路了。

弗羅瑞的小島南端以一條長堤與聖塔伊蓮娜小鎮連接,機場便在小鎮的西邊。
他們是不會用飛機飛去的,但老人可能為他們安排了怎樣的交通工具呢?

他領著羅來到湖邊剛才老人站著的地方,弗羅瑞環湖是一條水泥路長堤,長堤兩邊排列著街燈,將這一帶照得頗為明亮,但這老人先前所站的地方卻相當的隱僻幽暗,因為邊上正好是一片不小的樹叢,而且離明亮的長堤尚有著相當的距離。

洛取出手電筒四周照著,隨即便領著羅珊蒂走向一棵大樹。隱藏大樹間,他們竟見到一頭駱馬躺在地上,慢慢地嚼著草。見他們接近那駱馬立起身,親熱地向他們搖著短尾。

這時有一隻朱紅色的小鳥,從駱馬身旁飛到樹上去,好像牠是專門陪著駱馬在等他們的到來。

洛哈同相信這很可能是老人自安迪斯山區,臨時調來給他們騎往雨森林去的交通工具。
可是駱馬只有一頭,而他們有兩人,所以只好兩人共乘一騎了。

駱馬背上是一件西裝上衣,洛取起檢視,似乎正是老人平時穿著的那件,他立即穿在自己身上,羅珊蒂用懷疑的眼光看他。

他用手撫著上衣的口袋,又伸手進去,居然取出了一顆極大的瑪瑙色的半透明髑髏。
可是羅珊蒂卻立即往後退了一步,然後用手按住自己的褲袋,顯然可能因為她褲袋內的紫水晶有著驚慌的感應。

這是他首次見到這麼大的一顆瑪瑙色的髑髏,早前也不知到老人手中有這麼一個東西。
心中一動他又伸手入袋,這次取出的才是他平常看到的那個水晶髑髏。
他審視著兩物,顯然老人是在告訴他瑪瑙髑髏是老人所有,而水晶髑髏可能跟這外衣一樣,今後就算他的了。
他將兩物擱回袋內,而口袋仍是毫無突起。

看到如此親切可愛的坐騎,羅珊蒂又高興起來,洛哈同幫著她翻身騎上,自己也跨上,抓緊了駱馬長頸上的毛,兩人連夜往雨森林進發。

 

(接  -  第五段  【三女俠走上曼得士大道】)

(註  -  本章由第四段【消失的老人】開始,到第十一段【三女俠二度陷絕境】為止,故事將採雙線平行發展的方式,在兩組人物之間,交叉進行:第一組人物──三女俠進入雨森林內後三次遇險,第二組人物──洛哈同、羅珊蒂兩人於失去老人的督導後,像瞎子摸象般在叢林內盲目涉險。)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