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海底的方舟』    第一段  【我住所沒有郵政地址】

(情節概要)

 

老人解吉諾由於要查出為何紫水晶流落到瑪雅以外的地區,又因洛哈同在蒙特婁的公寓,已被東京先生查出又追蹤而至,遂暫時放棄了公寓,帶著羅珊蒂和洛哈同,轉往他在聖羅倫斯河口的安迪科斯迪島海底建立的秘密基地。稍作休息後,才啟程往瓜地馬拉的瑪雅提卡爾廢墟,進行實地調查。

第四章    第一段【我住所沒有郵政地址】

 

當那輛可以投射平衡對應影像的摩托車,悄無聲息地溜入水中那一刻,從車頭燈和車尾排氣孔處,即刻便長出了一層薄膜,將整個摩托車兜起來包住,形成了一個氣泡,在水中游動,並且氣泡尾端的膜又長出了兩片魚鰭,推動整個氣泡向前滑行。

摩托車氣泡行進在相當深的河水中,所以氣泡外是墨綠混濁的一片,能見度極差,可是神奇的氣泡卻發著熒光,周圍幾乎五公尺左右水域裏的情況,都能清楚的觀察到。

這個氣泡更神奇的地方是,薄膜竟如水晶般全透明的。

不但如此,薄膜內部的表面,呈現出不規則大小的菱形突起,而突起的一端都是鈍角,所以看上去像壓花玻璃那樣,

並且不時的有不規律的星芒閃動著,好像膜壁內有一群神經組織,在相互傳遞著運作的一切信息。

這時他們三人都已取下頭盔,羅珊蒂好奇地觸摸著她身旁的氣泡內壁,凡她手指所觸及的壁表,便有一線星芒將她的觸摸傳送到整個氣泡去,這令羅太開心了!她覺得好像在看一齣神奇的魔術表演。

解吉諾見到羅珊蒂天真開心的樣子,遂微笑著自西裝口袋內取出那塊紫水晶遞了過去。

羅珊蒂捧在手裏,紫水晶發出粉紅色暖暖的光芒,然後快快慢慢地閃了好幾閃,似乎在悄悄地告訴羅珊蒂某個有趣的密秘。羅珊蒂似乎也能與紫水晶溝通,她眼內亮出了驚異,然後對紫水晶笑著點點頭。

突然氣泡水晶內壁的星芒像煙花那樣爆出了五彩的圖樣來,整個氣泡內部便完全地籠罩在無盡變幻,絢爛的星光色澤裏。

好像那些煙花繽紛地墮落到你的肩頭,也好像滿天五彩的星星你伸手便可摘下那樣。

洛哈同恍惚間鬆開了握住的車頭把手,他真的去抓一顆煙花,一團晶光在他手中綻放出無數跳耀的彩星,全數又跳回到透明的膜壁內去。

「凱絲,妳看星星,星星在我手裏!」

羅珊蒂也學著樣,兩人開心地在河底水中一個狹小的空間內,一起經歷著童年。

不一會煙花停了下來,可是立即的氣泡內的空間,出現了各種的游魚在他們身邊游來游去。

羅珊蒂發現並非氣泡內滲了水進來,而是游魚的三維立體影像,可以隨意自水中穿越氣泡,游進來游出去不受阻礙。

但這些游魚雖然只是些影像,卻竟能與他們真實的互動。羅珊蒂用手去碰觸牠們,雖然未能確切地感到牠們的實體,但這些游魚卻好像能感應到她的觸摸,而回過身來向她搖尾致意,一如跟老友記打招呼那樣。

這時洛哈同注意到,他已經不用駕駛了,他沒有握住車頭把手,但氣泡好像一頭海豹那樣,似乎知道方向、路線、和目的地,此刻並正加速地往前趕路。

剛才他忙著抓星星,現在停了下來,這才想到不知摩托車到底開到了哪裏,又車行有多快?

而且幸好他們都沒有懼狹症!要不然氣泡的空間根本不夠寬敞,而且在水底行駛,懼狹症肯定會發作!

氣泡在水中行走雖然有熒光能照見五呎開外,但混濁的水不能讓人感覺出車行速度。

他轉頭向左,見羅珊蒂在跟一隻章魚玩得好起勁。他又轉頭,老人在閉目養神,並且好像打起了輕度的鼾聲。

他想起來,老人在公寓裏要他演練給羅珊蒂看,應付緊急狀況的程序,回想當初老人設下這個訓練的時候,他就曾經想到過,老人似乎是在為情況發生突變,而他們必須放棄公寓時做的準備。

那麼此刻他們在路上離蒙特婁愈來愈遠,是否就意味著他們已經放棄了那間公寓?

三年來他從來沒問過老人住在哪裏,假設如今真的要放棄蒙特婁的居所,以老人到公寓來的頻繁,說來就來,想走就走的情形來看,那幾乎就是將公寓當成自己的家那樣了!只差沒將來往郵件給轉遞到他這裏來!那麼此刻老人是否正在將他和羅珊蒂兩人,帶往老人真正的自己的家呢?

他轉頭四面看看,一條小白鯨帶著啤啤白鯨游了進來,牠們的影像似乎是按比率縮小了的,要不然牠們大過了氣泡許多,可是此刻牠們像海豚那樣地跟羅珊蒂親熱嬉戲玩耍。

小白鯨來了,章魚便走了,章魚一出了氣泡的範圍,立即飛速變小,被氣泡拋下,幾乎是瞬息間就不見了。

根據這個情形,洛哈同推測,摩托車車速,當在每小時二百海里以上,而他們應當是順著聖羅倫斯河往下游駛去,那就是海口的方向了!

從蒙特婁到海口,距離約一千英哩,如果是更往北,那就要看他們以這個速度駕駛,要開上多久時間,才能推算出來!

他們決不可能往上游駛去,因為聖羅倫斯河水位往上游逐級高了上去。

所有上行的船隻必須通過好幾道人工建造的運河和閘門,那樣他們就無法再隱身,而勢必被人發現了。

但老人真正的住所究竟是在哪裏呢?會是比聖羅倫斯河出海口更北、更遠的地方嗎?是紐芬蘭?格陵蘭?甚或北極?!

他看看手錶這時大概自他們下水後,一小時還不到一點,那麼距海口都還要駛上兩三個小時,而海口會是他們的目的地嗎?

不管目的地在何處,或得航行多久,有一事是肯定的,這個目的地,他從來沒去過,很可能就是他從來都不知道,也從來沒主動問過的,老人的住處!

這時老人身子動了動醒了過來,他開口問:「我們是──」
「是的,是我的住所。」老人以腦波即刻回答了他的問題。

「你從來沒說過你住在哪裏。」
「我住所沒有郵局的地址。」

「你在那裏──水底,住了多久?」
「你沒出世前我就住在這裏了。」
「就你一個人住在水底嗎?」

「你見過珊瑚礁嗎?」
「珊瑚礁?當然見過!」
「珊瑚礁有各式各樣的水中生物。」
「有各式各樣的熱帶 -」

洛哈同話未說完,羅珊蒂突然插嘴說:「我知道有好多好漂亮好漂亮的熱帶魚!」
她聽不到老人用腦波跟洛哈同在交談,而且隔著洛哈同也見不到老人,因而以為是洛哈同在自言自語。

老人欠過身子,向羅珊蒂微笑著說:「還有螃蟹、章魚、鯨魚等許多特別的動物,和各式各樣海底植物。」

「聖羅倫斯河口已經是寒帶了,哪裏會有什麼珊瑚礁呢?」
「不是珊瑚礁,是──是一種-『水晶礁』。」
「水晶礁?從來沒聽過!」

老人不理洛哈同,又欠過身:「卡珊德拉,妳想先看看我們要去的地方嗎?」
羅珊蒂點頭。

(接  -  第二段【實像虛擬的海底世界】)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