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二合一的摩托車』
第二段  【凱薩琳來到洛哈同蒙特婁的公寓探查】

(情節概要)

 

巴黎裴聿美東方藝術博物館的考古部門主任,凱薩琳丹芙的女兒羅珊蒂,於一個中國玉器的展覽開幕當晚,被一位神祕的隱形人帶走。

但第二天便在加拿大魁北克的蒙特婁被找到了。

羅珊蒂在洛哈同的協助下,打電話給她住蒙特婁的阿姨芭芭拉,來接她回去。

受凱薩琳囑咐,芭芭拉偕同蒙特婁市的警察,到洛哈同公寓查看,不料正見到洛哈同駕著摩托車,兩側加座,載著老人和羅珊蒂離去。她喊警察追去,自己也攔一輛計程車在警車後追去。

 

洛哈同駕的摩托車,極其特別,每到警車追近,老人便要洛哈同轉入另一條街,就在轉彎的十字路口,摩托車會自動一分為二,出現另一輛向相反方向行駛的摩托車就會出現,給追來的警車造成混亂!

結果當然是他們擺脫了警車,和芭芭拉阿姨的計程車,而順利的變成一輛氣泡潛水車,潛入聖勞倫斯河,從水陸逕往老人在聖勞倫斯河口的一個安提科斯提島建立的秘密基地前進。

 

由於跨國失蹤兒童案件已經成立,處理羅珊蒂遭綁架案,由蒙特婁市警局,移交加拿大皇家騎警來偵辦,皇家騎警遂安排凱薩琳到蒙特婁洛哈同的公寓,親自來查看羅珊蒂失蹤前待過的地方。

第三章    第二段 【凱薩琳來到蒙特婁洛哈同的公寓探查】

 

◇   檯面寫著「 MAYA 」字樣

 

蒙特婁晚間十九時許,凱薩琳由裴聿美博物館的安全主任傅易天陪同下,來到洛哈同在聖爾本街的公寓。

極度失望之下,又加上旅途勞頓,她顯得格外憔悴,本以為可以見到女兒的,不料陡生變化!
更糟糕的是,到現在為止令人完全不知道綁架她女兒的動機!如此沒頭沒腦的事情,連猜都難,惶論去主動控制了!

唯一能稍感安慰的,便是她的表姊也來陪她。
芭芭拉又趕來現場跟她會面,只是芭芭拉比她更多了一份自責,因而變成反要她不斷的去安慰。

這次主持接待並配合協助他們調查的,己換成了加拿大皇家騎警,因為綁架事件已經構成,而且情況似乎比表面能見到的要更複雜一些,尤其是皇家騎警向日本駐蒙特婁領事館查詢那位身著粉紅色日本和服的美女,她自稱是領事的助理,名片上印著的名字是『春花若子』,領事館卻根本沒有這樣一個人!

那位穿名貴西裝,拄金龍拐杖的老者,就連姓名是什麼也都不知道了,當時他們聲稱有外交豁免權,因而拒絕到警局去接受詳細詢問。

皇家騎警要凱薩琳到公寓裏來,主要目的是要她仔細檢查她女兒停留過的現場,看看是否能找出任何蛛絲馬跡。

對於公寓的現場,皇家騎警也因為對案情完全不熟悉而保持了原封不動,讓他們親自來仔細調查。

於是凱薩琳和傅易天,從書房開始,分頭展開搜索,芭芭拉則守在客廳裏。

傅易天打開了電腦查看,她巡視著整個房間,客廳裏的芭芭拉,這時也自行走進洗手間查看。

她是考古學家,每當古物逐漸出土的時候,她撫物追思,每每有極敏銳的感覺,設想當年使用這些文物的主人,他們的日常生活,在她的腦海裏栩栩如生地一幕幕出現。

此刻她正是以敏銳的觸角在重新塑造這個曾對她笑了一笑的隱形人,她審視文具、擺設,她打開抽屜,她翻閱紙片、文件,甚至在垃圾筒內翻找,但突然她驚覺地打了一個寒噤,這個隱形人連可以確認的身份也沒有!這如何可能呢?

他真是完全隱形的嗎?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上會不會已經有這麼一種完全隱形的人類存在?而且平常的地球人類毫不知情?甚至根本沒有人知道真相?
如果真有,可不真令人不寒而慄了!

她一到了這裏,芭芭拉就告訴她,那摩托車上,除了羅珊蒂外,駕車的是個身著黑衣、揹著背包的年青人,另一坐在邊上的,就芭芭拉的印象來說,感覺好像是個年紀頗大的人,三人都戴著頭盔,看不清面貌,可是羅珊蒂她卻一眼就認出來了。

如此說來這個隱形人並非單槍匹馬,而是幕後可能有人在主使,凱薩琳覺得這個主使之人有很深的城府!

她仔細看著書架上的書,書並不多,似乎都是些小說、雜集等一些消遣性閱讀物,但她突然注意到,就在眼睛平視所及的這一層,最後一本橫倒了下來。

她將倒下的書豎直了,赫然發現有淺淺灰塵中留下的印子,半個手掌大小,不規則的圓形。

她立即想起那塊紫水晶,她將手掌凹起覆罩在那印子上,掌心居然立時感到好像喝第一口可樂那樣,無數小氣泡在她掌心跳躍!

心血來潮地她突然深信,她女兒最後一定會回到她身邊的!這一陣衝動,使她眼眶又濕了。
她收手,這是那隱形人在給她傳信息嗎?

還是凱絲在給她傳信息?凱絲是極聰慧機敏的小女孩?一定會給她留下某種消息的!她突然覺得應該到廚房裏去看看。

這時一旁的傅易天說電腦好像已經全給洗乾淨了,空空如也。
「我要去廚房看看。」她說。

廚房裏簡簡單單沒什麼東西,顯見這個屋子沒有女主人,冰箱裏啤酒好多,食物只有兩盒子吃剩的外賣,半片披薩餅,儲存櫃內也多數空著。

餐桌上只擱了灑胡椒和鹽的小罐,附近的桌面上郤有些許細鹽散粒,沒抹乾淨。

洗水槽內有兩個中型的碗和兩柄匙,碗內所剩好像是牛奶泡麥片,她又傷心起來,極可能其中之一是她女兒吃過的。

現在已經是晚餐時間,她卻無法知道女兒是否已用了晚餐。入夜了,天涼恐怕也沒人會給她多加一件外衣,她又唏唏嗦嗦地哭了起來。

「一點有用的資料都沒有!」傅易天這時查完了客廳正好走進來,卻見到她傷心,「凱薩琳,妳沒事嗎?」
她抹去眼淚,「我沒事。」

洗水槽是在沿牆一片狹長檯面的中間位置,抬上散擺著一些洗碟水、鍋刷、調味料組合座架等,和一些植物已枯萎的花草盆。檯面尾端靠牆角處,有個大肚型的餅乾罐,凱薩琳注意到餅乾罐旁的也灑了少許的鹽粒。

「噢!易天──」她急急朝餅乾罐走去。
「妳發現了什麼嗎?」

那些鹽粒顯然是從罐底散出來的,她撥了撥鹽粒然後將罐子捧了起來。罐底是圓圓一層細鹽,上面寫著『MAYA』字樣,線條幼細,顯然是小孩子手指印大小,而且她認出正是女兒的字跡。

傅易天也看到了,「別聲張。」他將鹽自檯緣全撥到手心,然後在洗水檯內沖走。

這時芭芭拉緊張地跑進來,手中握著一條粉紅色小蝴蝶結緞帶,是她在洗手間門後的角落裏發現的。

凱薩琳一眼便認出那是昨天早晨親手給女兒辮子尾巴上紮起的,凱薩琳握著小蝴蝶結緞帶,不由得又傷心起來,於是這一對表姊妹又是淚眼相對了。

 

(接  -  第三段 【凱絲,妳在哪裏啊?】)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