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斜行的老人』    第四段  【人稱『東京先生』的便是

(情節概要)

 

老人和洛哈同正在準備行裝,門外有人敲門。洛哈同以為是芭芭拉阿姨,不料開們一看,來人竟是伊萊夏蒙,一位長住東京的美籍猶太富商,人稱『東京先生』的便是。

◇  第二章    第四段    【人稱『東京先生』的便是】

 

洛哈同開門,卻見一老者橫衝直撞地闖了進來,這老者穿著特別整齊,並顯然是名貴西裝,拄一根金龍頭黑漆拐杖,而且居然還跟著兩名私人保鑣,不過保鑣們沒進來,只背轉了身在門外站崗。

洛哈同闔上門回過身來,訝異地發現解吉諾和羅珊蒂不見了蹤影!

「馬樂開,你好,」那老者面向他說。
他問老者:「你是誰?」
老者自胸前口袋內取出一張名片遞給他。只見名片上只簡單地印著兩個名字: 『Eli Charmoon 梶兵猶太郎』

洛哈同可從來沒聽過這個名字,但這老者直呼他的名字,好像跟他是老友記似的!
「你怎麼認識我的?」
「你應該問我是怎麼找到你的。」
洛哈同頓了頓說:「你找我有事嗎?」

老者看到地上的背包說:「馬樂開,你準備遠行嗎?」
「 夏蒙 先生,如果你沒事找我,那我就要送客了。」

「你看了今天的報紙了嗎?頭條新聞,昨晚巴黎的裴聿美亞洲藝術博物館,發生了日本忍者綁架駐館考古學家,丹芙博士女兒的事件。」
「我沒訂費加洛報。」

「這實在冤枉忍者,是不是?」
「的確,他們應該多報導一點安妮依黛歌的新聞。」Anne Hidalgo 是現任的巴黎市長。
「你昨晚請到的那位小客人呢?」
洛哈同揚了揚眉,沒有答話。

梶兵猶太郎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交疊起腳,一面說:「一個晚上還真被媒體挖出不少新鮮事,可是遺失的一件寶貝,卻再沒人提起!」他向洛哈同看看:「我派手下去取,沒取到手,我相信應該是被你捷足先登了,我要買。」

洛哈同說:「你要的東西不在我手上。」
卻不料羅珊蒂的聲音在洛哈同身後響起:「你要的東西在我手上。」

洛哈同轉身,梶兵猶太郎猛然站起身,因為他一眼就見到這個小女孩手中捧著的正是他派了忍者去搶的紫水晶。

他的眼光似被紫水晶迷住,不自覺地向羅珊蒂跨近一步。洛哈同立即攔在羅珊蒂前面,梶兵猶太郎回過神來,向羅珊蒂說:「羅小妹妹,看來妳已經是水晶石的新主人了,我想向妳買。」

「我不是。」
「但至少,現在水晶石是在妳手中。」
洛哈同說:「這是非賣品。」

「可是我相信我有很多妳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可以跟你交換,」他沒理會洛哈同,繼續向羅珊蒂蘑菇:「不一定是金錢,比如妳現在最想知道而無法知道的是什麼,我或許可以給妳答案,來交換這塊水晶石。」
「這是非賣品。」

「水晶石我可以作主。」解吉諾終於自書房現身,他斜斜地走入客廳。
梶兵猶太郎一臉驚嚇:「你──你──」張大嘴說不出話來,幾乎完全忘了紫水晶。

「伊萊夏蒙,人稱『東京先生』的便是。」
「解──解──」梶兵猶太郎結巴說不出話來。
「不錯,解吉諾。」
「可是,你──你──」
「不錯,我還在人世。」

「我二十歲時第一次見到你,」回過神智的梶兵猶太郎說:「那已是五十年前了!我四十歲時見過這樣的水晶,沒想到這水晶竟是你的,難道──傳聞中在這一帶出沒的『大飛魚』也是你的?」

「我沒有什麼想知道而無法知道的事情要跟你交易,不過,」解吉諾指著羅珊蒂說:「如果她有想要知道的事情你能告訴她,那麼,只要你能自她手中取走水晶石,這水晶石便是你的。」

「好!我們一言為定!羅小妹妹,妳有任何想問我的事嗎?」
這短短一剎那間,這兩位老者所交換的資料,竟是像打啞謎似的,既便是成人,也一時間有可能完全摸不著頭腦,好像洛哈同就是如此,露出一臉的迷惑。

羅珊蒂仔細地想了想,看看手中的紫水晶,又回頭看看老人。解吉諾微笑著向她點頭並眨眼,要她放心。
她回過頭向梶兵猶太郎說:「我想知道我父親現在在哪裏。」

梶兵猶太郎舉起了蟠龍杖,洛哈同馬上擺出了功夫的架勢,其實梶兵猶太郎只不過是想加強說話的語氣而已:「啊──羅軒轅,中國最權威的地質學兼礦物學家。羅小妹妹,妳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他頓了頓繼續說:

「羅博士的行蹤,世上恐怕沒有多少人清楚。五年前他在北京大學宣佈了實地調查青康藏高原的十年計劃,由四川、青海到西藏,可是青海之後卻失去了直接跟外界的溝通,其實他秘密潛回了四川,因為他在三星堆附近有了極重大的發現,卻未向外公佈任何消息,由於我一向關注他的行動,才掌握了這個機密。」

「三星堆考古文物早就出土了,」洛哈同這時說:「難道羅博士跑去三星堆博物館找工作?」

「他的手下仍然照著計劃在青海───進行地質考察的工作,但他本人卻沒有。我說三星堆附近,他的重大發現確實地點,到目前我仍無法查出,但絕對在那附近,」他轉向羅珊蒂:「羅小妹妹妳還有什麼問題要問我的嗎?」

羅珊蒂向老人看看,解吉諾微微地搖了搖頭。
「我沒有問題了。」
梶兵猶太郎得意地伸右手向水晶石抓去,便在就要握住的時候,水晶石突然向上冒出短短三根又細又銳的尖錐。

梶兵猶太郎『啊喲』一聲猛然縮手,但手心已被錐尖刺到,他檢視著,只有淺淺幾個紅印,好像沒刺破。

羅珊蒂和洛哈同也都同時吃了一驚。然後房門被推開,原來是保鏢聽到梶兵猶太郎的叫聲,闖了進來護衛主人,這兩個保鏢不是東方人面孔,洛哈同很好奇,不知兩人是否昨晚出現在藝術館內的忍者。
但梶兵猶太郎立即做手勢阻止了他們任何肇事的行為。

正於此時,只聽得公寓外街上,有警車鳴叫而來,在公寓大廈門外停住。
洛哈同公寓是在六樓,臨街的那一面,老人斜斜走到窗邊向街心瞄了一眼,然後向梶兵猶太郎說:「伊萊夏蒙,我們有事要先走了,瘋帽匠,送客。」

「讓我再試一次。」梶兵猶太郎要求。
解吉諾稍作考慮,食中兩指在太陽穴邊敲了敲,便點頭允許。

梶兵猶太郎這時將龍頭拐杖,用右腋挾住,雙手握住龍頭,手指在龍頭不同的部位按著,只見龍口內緩緩吐出一團蛋青色光球,他手指操縱著龍頭上的雙角,只見那光球慢慢向羅珊蒂手中的紫水晶罩上去。

光球罩住了紫水晶,梶兵猶太郎正要操縱光球將水晶石運過來,不料光暈流轉,光球突然熾熱起來,由蛋青逐漸轉成紅光,並向龍口延伸回去,將操縱光球的原本無形的連線,全顯現出來,原來竟像個小小磁場那樣的一個光團,而磁場則被拉長而變形。

蛋青色光暈將紫水晶完全罩住,卻立即又慢慢退去,因為紫水晶的光暈開始增長;如此增長消退數次,突然紫水晶開始將蛋青色光暈漸漸吞吸入體內。

梶兵猶太郎大驚之下,瘋狂地按著控鈕,企圖切斷控制,但似乎來不及了,只見整個光球帶磁場,被吸入紫水晶內。梶兵猶太郎頹然鬆手,老人將紫水晶由羅珊蒂手中取起,放入西裝口袋,紫水晶吸了光球,好像充滿了活力。

老人用眼光示意洛哈同拿起背包,然後將羅珊蒂推去讓他牽著手。
「那咱們快走吧!」洛哈同說。
但羅珊蒂突然說:「我要上廁所。」
「那妳快去,我等妳。」

廁所裏羅珊蒂急急地自袋內取出一角撕下的紙片,上面寫著『瓜地馬拉』,她想了想,將紙片藏到鏡櫃內的刮鬍水瓶子後面,隨後略洗了手,沖掉水便走了出來。

她匆忙走出,沒注意右面辮梢上繫著的粉紅緞帶鬆了滑下,並掉到門後的角落裏。
老人見她出來了,突然說:「我也先上個洗手間先。」

洗手間內他四面看看,很精確地便放在刮鬍水瓶後面找到了紙條,他看看紙條上寫的字,微笑點頭贊許羅珊蒂的聰明伶俐,然後自西裝口袋拿出另一張小紙片,上面寫著『坎空』,將紙條壓在刮鬍水瓶子底下。

回到客廳,老人向窗外瞄了一眼,突然向洛哈同耳語,洛哈同聽完點頭,拿起背包自行離去。
「我們一定得走了,夏蒙先生,您請自便吧。」
說完,解吉諾牽起羅珊蒂的手也走了出去。

 

(第二章完)

​(接 - 第三章『二合一的摩托車』  第一段【洛先生住六三三  不是七二三】)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