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深海巨蟹與八爪章魚的鏖戰』    第一段【千羽鶴飛往水晶方舟】

(情節概要)

 

金鱷大劇院上演的歌舞劇『金鱷仙子』,結尾時那金鱷兇性大發,一俟牠破出了『神燈』的禁錮後,立即吞食了老人解吉諾。此時解吉諾已將他自己的瑪瑙內丹和瑪瑙水晶髑髏,結合成了一個瑪瑙寄居蟹。遭吞食後,老人在金鱷肚內還原成寄居蟹,但幾乎立即又被吐了出來,因為就這數秒的時間內,金鱷已經完全取得了牠要向老人索取的資料,遂棄了解吉諾,卻轉而吞食了春花。

一吞了春花,金鱷立即駕起金龍拐杖,飛出了劇院。大家措手不及,雖慢了一步,但蓉娜也立即駕起『流銀飛鏡』追趕而去。

 

另一面,解傑若搶回老人瑪瑙寄居蟹,立即讓凱薩琳和羅珊蒂乘坐著由洛哈同變形的『千羽鶴』,也迅速的飛出了劇院,但他們並不是去追趕金鱷,而是趕往安提科斯提島──老人解吉諾在魁北克聖羅倫斯河河口所建的海底方舟,去完成一項攸關宇宙生命秘密的任務!

第八章    第一段 【千羽鶴飛往水晶方舟】

 

衝出了金鱷大劇院,紙摺的千羽鶴便載著凱薩琳和羅珊蒂,一路往東飛去。
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往加拿大魁北克省聖勞倫斯河口的安迪科斯迪島,老人在那兒建立的海底水晶礁。

由東京到安迪科斯迪島,約一萬公里,飛行時間在十五小時左右。直線的路徑,便是越過北太平洋,再橫穿美洲大陸北部,安迪科斯迪島便在聖勞倫斯河的出海口。

以解傑若的能力,如此長程的飛行,又帶著三個人,恐怕也難以勝任。
因此決定由洛哈同保持千羽鶴的形狀,由解傑若從後方推進,利用幾乎是滑翔的方式,先由洛哈同打頭陣向魁北克前進,能飛多遠就飛多遠,剩下的便由解傑若接替。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們需要儘快的趕路,牽涉到金鱷架著金龍返回南極海底的路程。以兩點之間直線距離來算,金鱷這一路線約稍稍少於一萬公里。

可是金龍的飛行速度,可以比他們快一倍,也就是說他們飛行到一半時,解極茸便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如果他是從南極海底調兵遣將到聖勞倫斯河口來爭奪石床,那也是十幾個小時的路程。

 

而他們只要將瑪瑙寄居蟹及時放進石床中,老人應該便可以立時獲得旺盛的生命力,便可以告訴他們要如何應戰了!或許這正是石床對老人和解極茸如此重要的原因吧!

此刻老人的瑪瑙寄居蟹是由羅珊蒂揣在懷中。看著那似乎了無生息的寄居蟹,想起解公公對她那麼好,那麼體貼,羅珊蒂早已淚眼汪汪了。凱薩琳摟緊女兒,給她安慰與支撐。

 

這個航程裏,最辛苦的是洛哈同,他咬緊牙,盡量忍受著尖銳的寒風,能堅持飛多久,就飛多久!
因受到『聖杯』的改造,他如今已諳習了變形的基本物理,缺的只是持恆的練習。

他發現,他的變形,能使他一再重複的變回第一次變出的形狀,不論期間是否受到了傷害,甚或失去部分的形體!這不就等於他的生命就可以變得永恆了嗎?!

只是他不知道,每當這樣的情形發生後,是否會對他自己的身體造成某種傷害,或會帶來其他的副作用。他根本還沒有足夠的經驗來作研究和判斷。

 

那愈來愈凌厲的冷風,好像將他的皮膚肌肉薄薄一片片的削刮下來。他極力的維持著翅翼的平衡,好讓滑翔達到最易最快的限度;並設法不去理會,他的腋下似乎架著兩把利刃在滑行。

直到他幾乎實在再也無法支持下去時,他感到一層強韌的薄膜將他和凱薩琳母女,完全的包覆了起來。同時解傑若的聲音告訴他們,他們已來到聖勞倫斯河下游的魁北克市上空,可以竄入水中,由水路走最後一段。
一口氣接不上,他全身脫力的暈了過去。

 

(接  -  第二段 【傾巢來犯的章魚軍團】)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to discuss anything or learn more about me and my work.

© 2020 by PJ Chuz.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Contact
chu178@hotmail.com
647-499-7724